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三十章 离开之前
    杨光满的庭院里,没有莺莺燕燕,没有奢靡豪气。

    倒是比元正租住的那个庭院气派了很多,起码这里多少还是有些园林工艺的。

    “公子要走?”杨光满好奇问道。

    元正看了看杨光满身后的老管家,一语不发。

    老管家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微鞠一躬,便徐徐退下了。

    李尘站在元正的身后,换了一身锦绣衣裳,养出了三分书生气,还真有几分世家公子的风采。

    杨光满大概知道是因为杨四海的缘故了,凝重道:“杨四海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

    元正实话实说道:“诛九族的重罪,私自勾结天魔宗的斥候,我打算临走之前去杀了杨四海,解决掉这个利欲熏心的祸害。”

    杨光满目瞪口呆,他知道杨四海是一个赌徒,却不曾想到杨四海竟然敢和天魔宗的人接头,这的确是诛九族的重罪。

    元正对杨光满很有好感,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琐事,而连累了这个不错的房主。

    咸阳这里,纸是包不住火的,杨四海勾结天魔宗,便是一步跨入了深渊,被深渊吞没,只是早晚而已。

    坠落深渊,也需要一个过程。

    杨光满很快便从紧张中缓了过来,看着元正的眼睛问道:“杨四海是否是因为公子的缘故,才和天魔宗接触上了。”

    这个问题,有些诛心。

    元正没有避讳,点头道:“今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来了一个打更的,那个人是生人,就是天魔宗的人,我杀了他。”

    “我和天魔宗之间的确有些过节,来咸阳,也只是通报此事,顺势引出天魔宗的人进入大秦铁骑的视线里。”

    “和杨四海接触,也就是利用杨四海在黑道上的人脉,看看能否有些进展,顺势给他一笔不错的封赏。”

    “可在真金白银的诱惑下,杨四海还是没能保持本心。”

    杨光满了然于心,这位公子的言行举止,的确是官宦世家里面出来的公子哥。

    有这样的武道修为,来咸阳执行任务,也能说得过去。

    “所以,是特意来给我打一声招呼,在杨四海没有暴露之前,解决掉那个祸害,也能让我继续在咸阳城里安居乐业?”杨光满这般说道。

    说话的声音有些憔悴,和杨四海虽然形同陌路,可细算起来,大家都是同出一宗的亲人。

    元正道:“大局面前,我必须要做出取舍,若是我这么做也暴露了,不单单你杨家要诛九族,连我也是如此。”

    “天魔宗的事情,接下来皇室成员会亲自出动,理应会镇压下去。”

    “我毕竟在咸阳这里和黑道豪强打过交道,也需要出去避避风头。”

    杨光满给元正倒了一杯茶,茶不是很好,但也能凑活喝。

    元正知道这杯茶,人情味很浓。

    “罢了罢了,细说起来,也怪不得公子你,是杨四海自己持身不正,自己找死。”杨光满无可奈何道。

    元正知晓杨光满现在心里很复杂,五味杂陈,可他不知如何安慰。

    毕竟是一位亲戚,即将死去。

    元正起身拜别道:“若有来日,定会再度拜访前辈你。”

    杨光满停顿了一下,说道:“你还没有住到半年时间,租金我理应是要退还一些的。”

    元正没有拒绝,一个老人家的人格气魄,是不容撼动的,尤其是这位房主曾经也投身军伍,做人做事,都讲究一个爽利。

    他和李尘静静的等着,不多久后,杨光满拿来了两块大金元宝,交在了元正的手上。

    意味深长的说道:“公子此去一路凶险,沿途多加小心。”

    元正嗯了一声,有很多话想说,却又无从说起。

    只好和李尘转身离去。

    离开咸阳,是为了大局考虑,若继续在咸阳这个地方寻求庇护,会连累了杨光满。

    一旦自身大魏武王庶子的身份暴露了,于元家而言,亦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元正知晓父王很疼爱自己,绝不会坐视不理,到了那个时候,又难免和大魏皇城里的那位发生政见不合的情况。

    身在咸阳,心在大魏。

    走出这个巷子,刚好临近傍晚,不久后天就彻底黑了。

    李尘轻声说道:“若是杨四海在这个时候在赌场的话,我们动手也不方便。”

    元正微笑道:“无妨,既然他敢和天魔宗的人接触,大丰赌场那里的利润,他就看不上了,哪里的利润最大,他人就在哪里。”

    李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一只雏鹰从远处飞来,落在了元正的肩头上。

    微微鸣叫了几声,元正和李尘便朝着东面最隐秘的那个巷子里走去。

    夜色渐渐浓郁了起来,咸阳的大街上比之以往,在今晚上要格外热闹一些。

    巷子里,寂静无人,和外面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家家户户,门户紧闭,这个巷子里没有气派的宅院,大多数都是简朴的四方庭院,也是外地人来咸阳租房最好的地方,价格不算昂贵,也清净。

    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了一队人马。

    杨四海走在最前方,后面约莫有十来个打手,各个身着黑衣,忽然间出现在眼前,倒也有些气势不凡。

    元正和李尘停下来了。

    杨四海见状,也停下来了,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温和说道:“公子怎么来了此地,莫非在这里有些故人?”

    元正心里觉得有些莫名的想笑,到底是硬气了,都敢打听自己的私事了。

    元正的手也没有放在狱魔的剑鞘上,对付杨四海这群人,也用不着拔剑。

    淡然道:“哪怕是在黑道上也要讲究一个江湖道义,否则路都走不远,本公子如此的信任你,何曾想到,你竟然是一个两面三刀的玩意儿。”

    杨四海心里咯噔了一下,如此,他便知晓自己已经暴露了。

    早上那位打更的,没有按时回来,杨四海就知道了,只是不太确定。

    现在他才真的确定了。

    杨四海倒也无惧,行走黑道,自然要四海通杀。

    一改往日的谦卑嘴脸,冷笑道:“和黑道打交道,就是与虎谋皮,无论公子的来历是何等的不凡,理应知晓这些事情。”

    元正淡然道:“看来你已经做好面对我的准备了。”

    微微举起手,真元涌动,周围的夜色一阵扭曲,令杨四海的心里紧张了起来。

    两位黑衣人从杨四海的身后走出,都是约莫三十余岁的青壮男子,气度不凡,腰间佩刀。

    随着这两人出现,周围的夜色又再度恢复了正常,一如既往地浓郁。

    杨四海冷笑道:“公子的武道修为即便再怎么不凡,可这两位,都是道境后期高手,公子怕是真的要在阴沟里翻船了吧。”

    两位青年没有看元正,而是凝望向了元正身后的李尘。

    李尘一脸从容,微微捏住了拳头,哪怕知道今夜自己没有出手的机会,他还是下意识的捏住了拳头。

    两位青年缓步向前,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而来。

    元正道:“被小看了啊。”

    紧着,一步跨出,流露出一道道瞬影,眨眼之间就到了两位青年的面前。

    夜色再度扭曲,一股极强的重力落在了两位青年刀客的身上。

    两位青年神色大变,刚欲拔刀,元正并指为刀,一刀横扫而过,两位青年人头飘扬而起。

    杨四海瞪大了眼睛,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以为天魔宗的两位高手,面对元正是没有悬念的。

    事实上,也的确没有悬念,一个照面便可以解决掉,只不过活着的人是元正。

    杨四海求饶道:“在下错了,在下罪该万死,还希望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

    元正也没有理会杨四海,而是转身,和李尘开始离开这个阴暗的巷子。

    杨四海抬起头,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两位有些伟岸高大的背影,难道就真的这么放过自己了吗?

    莫非这位公子,还是需要自己为他做事。

    杨四海的心里一时间想到了很多。

    忽然间,元正转身,拔出了狱魔,一剑轻柔的飘过。

    发出宛若九幽魔主般的剑鸣,整个巷子里的夜色极度扭曲。

    剑气无踪无影,地面上的两位天魔宗高手成为了虚无,紧接着,杨四海一行人,也成了一地的尘埃,剑风横卷而过,这个巷子依旧夜色浓郁,却也干干净净了。

    李尘心有余悸的说道:“这就是狱魔真正的威力吗?”

    元正将狱魔插回了剑鞘,若有所思道:“不算是,这柄剑在我的手上,还没有真的大开杀戒过,方才只是小试牛刀,这也只是狱魔的冰山一角罢了。”

    “云端上国的传承之剑,没有这么简单。”

    大街上很热闹,疑似有家酒楼举办盛宴,来往的宾客很多。

    元正也没有请柬,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

    “出了咸阳之后,大概是要过上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这也是对我们年轻人的磨砺。”

    “可我们也不能返回大魏了,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李尘明白,咸阳之外,还有着更多天魔宗的高手斥候在等着他们。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