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霸气的回信
    作为一个武夫,元青并不喜欢逛街,实在是太无聊了。

    反正他也不缺银子,想要什么东西,给下面的人吩咐一声,自然就有了。

    作为一个读书人,元青也有着山上清风,海上明月的习惯。

    他体验过山上清风,还没有经历过海上明月,等到北斗山脉的战事结束之后,元青便打算带着颜夏语去体验一番海上明月。

    颜夏语始终都没有看上任何的胭脂水粉,除了街边小吃看了几眼之后,其余的东西,颜夏语都不在意。

    元青见状,轻声道:“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颜夏语问道:“去哪里?”

    元青想了想,回道:“大梁城郊外有一条还算绵长的护城河,顺着河流往上,一来可以散散心,二来晚上回去的时候,也能带上几条鱼回去。”

    颜夏语嗯了一声,元青总算是说出了一句人话。

    护城河很长,其河流的源头,就在北斗山脉深处,不过再厉害的人,可以让河水改道,却不能断了水流。

    这条护城河历史悠久,自古以来便存在,后加柳苍岳也曾亲自出面治理河道,令护城河里的水,绵延千里,滋润了不少寻常百姓的田地。

    河水哗啦,湍急的河流里,隐约可见大鱼劲水,鱼鳞呈青褐色,鱼头椭圆,身子修长,俗称过江龙。

    元青大概扫视了一眼,便顺着河流往上。

    他走在前面,颜夏语跟在后面。

    岸边是青青草坪,经常有人在护城河岸边垂钓,也让这里的草坪有了人气,较为平坦,并非杂草丛生。

    走着走着,上面下来了一男一女,女的是诸葛韶荣,男的是诸葛韶荣的哥哥诸葛磊。

    诸葛韶荣漫步此地,颇有兴致,南方女子对北方的壮阔风光,也有所向往。

    来到北方之后,诸葛韶荣觉得自己的目光格局开阔了不少。

    自己的哥哥,在北斗山脉里同妖兽厮杀,其南疆炮锤的功力也有所长进。

    军伍之中,最为激励人心。

    尤其是诸葛磊,看到其余各路高手,风采各异,实力不俗,也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武夫情怀。

    在某次大战过后,诸葛磊还进入了道境后期。

    作为一个南方武夫,诸葛磊进入北斗山脉后,没有给南方青年丢脸,很长脸。

    元青和诸葛韶荣不期而遇了。

    在这里能见到元青,是诸葛韶荣没有想到的事情,也是元青自己没有想到的事情。

    诸葛韶荣曾暗中调查过元青的喜好。

    发现元青除了读书练武之外,几乎没有其余的喜好,就像是一块木头,有点闷。

    这样的人,一旦风骚起来,也会令人眼前一亮。

    比如元青冷不丁的将颜夏语带回了居住的院落里,就让诸葛韶荣眼前一亮。

    对此事,诸葛韶荣也没有吃醋,也没有觉得难过。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对元青起了心思,只是单纯的喜欢,那都是自己的事情,和元青没有多大的关系,这样的想法,也有些古怪。

    颜夏语此时心里也不是多么平静,女子相妒,比较一番姿色的话,颜夏语和诸葛韶荣其实不相上下。

    可诸葛韶荣那份恣意大家闺秀的风采,是颜夏语没有的。

    会面后,先是诸葛磊双手作揖道:“见过大殿下。”

    元青还了一礼,微微一笑道:“闲来无事,四处走走罢了,身为南方男儿,来我北方,可否有些水土不服?”

    诸葛磊说话的声音很有中气,即便在北人听来还是有些软绵绵的。

    回道:“起初是有一些,可同妖兽厮杀,也就慢慢忘了,现在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诸葛韶荣见状,露出嫣然一笑,风情外露,对元青笑道:“大殿下不仅仅是有闲情雅致,带着自己的意中人,四处溜达,我还以为大殿下就是一块石头呢。”

    元青没有拘谨,也不在意颜夏语是否有些拘谨。

    最近发生的事情,于元青而言,都有些莫名其妙的。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大梁城遇到诸葛韶荣,在北斗山脉里遇到颜夏语。

    淡然应道:“诸葛姑娘言重了,我又不是圣人,自然也有喜怒哀乐,闲情雅致。”

    诸葛韶荣没有和颜夏语说话,主要是不知道这话该从何说起。

    颜夏语也是同样的想法,面对诸葛韶荣,颜夏语也没有底气不足,心里有些羡慕。

    大概是羡慕诸葛韶荣那显赫的家世背景吧,谁知道呢。

    气氛莫名的闷了起来,护城河的水流激荡,也没能让这几个年轻人热闹起来。

    诸葛磊忽然对元青说道:“久闻大殿下勇武过人,可惜在北斗山脉里的,我们不在同一个方向,也不曾见过大殿下的风采,既然今天刚好遇见了,大殿下可否赐教一番。”

    同元青演武切磋,是很多年轻人的想要去做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和元青较量一番。

    诸葛韶荣嘻嘻笑道:“哥哥的南疆炮锤近身之后,便绵绵不绝,势大力沉,可以堵死对手的招式,这位毕竟是大殿下,哥哥要是让人家下不来场面的话,可就难看了。”

    “不过还好,这里也没有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知晓。”

    诸葛磊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细算起来,近些年因为诸葛韶荣的缘故,才让诸葛家族增添了几分风采。

    谁知知晓,江南有明珠诸葛韶荣,有公子谢华。

    两人之间也是部分南人心中的天作之合,可就是走不到一起去,无缘也无份。

    可诸葛绍荣是争气的,在江南是才女,更是女侠,也曾挑落过江南不少的年轻剑客。

    其江湖趣事,也是不少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对于妹妹的乖张随意,当哥的人,也没办法,毕竟是妹妹啊。

    元青依旧和个木头一样,不在意诸葛韶荣的讽刺。

    既然诸葛磊有次想法,元青身为北人,也要尽地主之谊。

    演武切磋这种事,于元青而言没有多大的乐趣,他杀过很多人,不喜欢点到为止的演武切磋。

    便是和弟弟元麟之间,也没有切磋过。

    出于礼仪,元青坦然应道:“无妨,你尽管来攻我即可。”

    诸葛磊心中大喜,他不指望能胜了元青,起码要知晓自己能在元青手底下走过多少回合。

    诸葛韶荣严肃了起来,武道一途,诸葛韶荣的兴趣很大,她也想知道哥哥和元青之间到底有着多大的差距。

    颜夏语腾开了地方,当初在稷下学宫的时候,颜夏语一直都以为元青是个穷酸秀才,没有武道修为,可来了北斗山脉后,都没见过元青有所紧张的时候。

    诸葛磊沉声道:“请殿下接招。”

    元青嗯了一声。

    诸葛磊猛扑向前,双拳其出,爆出雷鸣之音,力道颇重。

    元青左右拍击,恰到好处的破开了诸葛磊的拳法,随后一招神龙摆尾式的后扫腿攻向了诸葛磊的头部。

    诸葛磊架拳格挡。

    嘭!

    一腿力道不轻,令诸葛磊连连后退了七步有余。

    顿觉手臂一阵酸麻,体内真元起伏不定。

    从一开始,就克制住了诸葛磊连绵不绝刁钻古怪的南疆炮锤,令诸葛磊极为不适。

    元青依旧无动于衷,就像是一座山,纹丝不动。

    硬功夫,元青不弱于人,他走的是万人敌的路子,无论是真元撄锋,还是短兵相接,元青都无所畏惧。

    诸葛磊凝聚真元于双拳之上,闪烁雷弧火花,发出阵阵轰鸣。

    一个简洁的瞬移,抵达元青跟前,一拳直刺而来,如利剑一般,可轻易让寻常武夫丧命。

    这一拳,诸葛磊没有藏拙,而是真的使出了全力。

    元青撑起一道护体罡气,任由诸葛磊一拳轰击而来。

    砰砰砰!

    护体罡气纹丝不动,诸葛磊轰出了数十拳,也没让元青的护体罡气泛起一星半点的涟漪。

    诸葛韶荣在一旁惊呆了,哥哥的南疆炮锤有多厉害,她是清楚地。

    她也知道哥哥不是元青的对手,却不曾想到,两人的差距如此之大。

    颜夏语在一旁看着,面无表情,她清楚,元青是出于礼貌,才接招的,才站在那里让诸葛磊轰击了这么多拳。

    这一拳完全可以开山破石,炮锤无敌,虚空阵阵扭曲。

    元青很平静,依旧是纹丝不动。

    轰!

    一拳过后,终归是让元青的护体罡气泛起了一丝涟漪。

    诸葛磊也被巨大的反弹之力,给弹飞了。

    诸葛韶荣赶紧搀扶住了自己的哥哥,也没有对元青发脾气,也没有说元青不讲理。

    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说的。

    元青行抱拳之礼道:“承让了。”

    诸葛磊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是真的服了,连对方的罡气都没有破掉,自己反倒是被震的不轻,不服也没办法。

    “是大殿下手下留情了,若是生死搏杀,大殿下只需要一个照面,就可要了我的命。”诸葛磊正色道。

    元青微笑道:“我本来就高出你一个大境界,你输了并不奇怪,你我若是同境界,不用御龙戟,我不见得能稳赢你。”

    诸葛磊若有所思,深表佩服。

    其实元青即便和诸葛磊境界相当,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战胜诸葛磊。

    武王嫡长子,修行武道,花费了多少真金白银,欠下了多少人情,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元青心里是有数的。

    若是连诸葛磊的南疆炮锤再无法轻易胜之了,那还得了?

    但他低调,他不说这些事。

    诸葛韶荣却说道:“上一次,我没能破了你的罡气,我想知道,你修行的是什么功法?你这年纪,有这一身武道修为,本身就不正常。”

    许多武夫,可能活到头了,也不见得能有元青这般威武霸气。

    直接询问别人所修行的功法,是极不礼貌的,也在挨打的边缘试探。

    颜夏语不以为然,她是诸葛韶荣,当然可以任性。

    诸葛磊也很好奇,可他没有问,妹妹这个问题,是有些不太妥当,可都问出来了,诸葛磊也不好多说什么。

    元青脸色如常道:“《擒龙功》与《先天罡气》也曾修行过一些旁门左道,羞于说出口。”

    诸葛韶荣心里震撼了,这两门功法,可都是不传之秘。

    苦笑道:“原来如此,难怪。”

    元青道:“只是起点高了一些,也没什么,只凭我自己瞎琢磨,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武道修为。”

    这是实话,先天罡气是武王元铁山的不传之秘,至于擒龙功则是戚永年的不传之秘。

    有这样的起点,想不成为高手都很难。

    “既然遇见了那就一起四处走走吧。”诸葛韶荣建议道。

    元青嗯了一声,闲暇之余的消遣,元青没有拿得出手的想法,习惯了随波逐流。

    ……

    元麟手里拿着笔,对着宣纸,不知道如何落笔。

    姜灵在一旁陪着,这一次没有红袖添香,也不知道从哪里添。

    犹豫了很长时间后,元麟放下了手中的笔,轻柔的搁在了砚台上。

    苦笑道:“大哥说的倒是轻巧,我也领略到了大哥的意图,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如今和母妃大人的书信来往,需要步步为营,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

    姜灵安慰道:“你尽管回复就好,我无所谓的,王妃娘娘也是心疼你,才这样的。”

    任何事元麟都有办法解决,唯独婆媳之间的麻烦,元麟无从下手,很有可能导致自己两边都不是人。

    这件事拖延了很久,始终找不到一个万全之策。

    安抚怀柔是没用的,元麟很清楚自己的母妃是什么样的人。

    思来想去道:“不如就直接实话实说了吧,反正有大哥在前面顶着,兄弟两人,都看上了母妃大人可能看不上的女子,顶一下,也无妨,顺势看看母妃大人到底是什么反应。”

    “就像是我的子午一样笔直锋利。”

    姜灵呵呵一笑,银铃般的笑声很动人。

    元麟开始落笔,字迹遒劲而又狂乱,就像是元麟现在的心情。

    这封信到了母妃的手上,能引起多大的反应,元麟也心里没底。

    很多事,总得试一下,才能知道厉害。

    写完之后,装进了信封,招呼来了海东青,目送海东青消失于天宇之上,元麟有气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姜灵温柔的给元麟奉茶,捏肩捶背,她知道元麟的心里其实很累。

    这种累,是无法逃避和抗拒的。

    元麟幽幽说道:“还是三弟的日子潇洒啊,父王什么事情都会向着三弟,三弟日后成家立业,能搞上大家闺秀自然更好,小家碧玉,父王心里也高兴。”

    “哪像是我和大哥,有些事还真的无法自己做主。”

    姜灵巧笑道:“也不要羡慕你的三弟了,你的三弟大概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起码没有性命之忧。”

    元麟淡然回道:“他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没有踪迹,也是好事,转移了父王的心思,如此,父王对我和大哥的事情,也是一切从简,绝不计较。”

    “现在父王是没有功夫跟我们计较掰扯,要是真的有那个心气儿,咱们要过的关口,就不仅仅是母妃大人那一道铜墙铁壁了。”

    姜灵默然于心,这么算起来,元正还真的是无形之中给他们帮了大忙。

    海东青的速度很快,况且是武王府的海东青,不到半日功夫,这封书信就到了秋华王妃的手上。

    天香阁里,香气四溢,桃树上也结满了碗口大小的桃子,粉红诱人。

    武王元铁山就坐在秋华王妃的对面。

    看完回信后,秋华王妃又将手上的来信递给了元铁山。

    秋华王妃无悲无喜,可眼眸深处,有煞气流露。

    言道:“你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老大心猿意马,用情不专,老二更是离经叛道,顶撞生母。”

    元铁山有些懵,看了看上面的回信。

    上面写着:大哥对诸葛韶荣毫无兴趣,对颜夏语用情颇深,政治婚姻可能无望,我也有了自己的意中人,非人族,是灵龙化身,我非她不娶,到时候希望母妃大人成全,勿要节外生枝。

    最后的节外生枝四个字,真的是笔走龙蛇,铁画银钩,苍劲恢弘。

    其气势,难以言表。

    元铁山看完后,直接乐呵了:“我以为只有青儿会有如此霸气的一面,没有想到麟儿也是这么有种的人,不愧是我元家的种啊。”

    秋华王妃意味深长的看着元铁山,说道:“莫非你已经同意了,你早就知道了?”

    元铁山底气不是很足的点了点头。

    婚姻大事,全凭自己做主,在王侯之家是绝不可能的。

    秋华王妃没有动怒,反而很平静的说道:“青儿那里还好说,颜夏语出自于稷下学宫,日后还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贤内助,可麟儿那里,对象都不是人族,传扬出去,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你这个武王,也不害怕被人戳脊梁骨。”

    元铁山沉思道:“我是无所谓的,这是孩子们的事情,又不是我们的事情,再说了,麟儿没把那条灵龙的肚子给搞大了,就算不错了,起码事前给咱们打了一声招呼。”

    “他们都恪守着自己的本分,没有越过雷池一步。”

    “我们当父母的人,自然要理解自己的孩子。”

    秋华王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