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两双
    不同于元正在咸阳租住的那个宅院。

    元青和元麟居住的这个宅院,可就气派多了,竹林,湖泊,假山嶙峋,亦有小桥流水人家。

    雕梁画栋不说,一砖一瓦,都是官窑里出来的,内厅大堂,家具摆设,多数都由金丝楠木和沉香木雕刻而出,上面的花纹图腾做工精细,仔细看,还能发现许多断断续续的诗词篇章。

    这个庭院里,本来是三个人,如今变成了四个人。

    两个男的,两个女的,成双成对。

    一张大桌子上,摆放着美味佳肴,还有陈年老酒,酒香四溢,香味扑鼻。

    做饭这种事情,也只能指望那两个女子了,元青和元麟会是会,但都不喜欢做饭,实在是麻烦,也没有那个心气儿。

    便是如此,也要等着那两位风姿不同的女子忙活完了,四个人才能在一张桌子上用膳。

    趁着两位女子还没来,元麟说道:“吃完饭之后,你应该会带着颜夏语去街上逛逛,买些胭脂水粉,体会一下大梁城的风情地理。”

    “我大概要给母妃大人回信一封,但我不知道这封信应该怎么回,还希望大哥参考一二。”

    元青淡然应道:“胡搅蛮缠,无中生有,避重就轻,混淆视听,安抚怀柔,最后再来一个愿母妃大人一切安好。”

    “其中义理,博大精深,以二弟的才华,应该是勉强可以做到的。”

    元麟一脸的不爽,说道:“到底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我来回信,又不是你,若非诸葛韶荣的缘故,母妃大人怎么可能会给我写信,所以的源头,都指向于你,你说的倒是轻巧啊。”

    元青淡淡然道:“诸葛韶荣也好,颜夏语也罢,我这个范围,起码在人族的范围。”

    “诸葛韶荣背景雄厚,颜夏语也是从稷下学宫里出来的,和诸葛韶荣那样的大家闺秀比较起来,的确是少了三分底气,可稷下学宫里出来的,也都还是体面人。”

    “我这里什么话都好说,主要还是二弟这里,有些不太好交代吧。”

    “你别以为母妃那里什么都不知道,她知道了,但是没有问你,而是等着你自己去给她说。”

    元麟陷入了沉默,最难过的那一关,还是母亲的那一关啊。

    颜夏语和姜灵端着最后两盘菜上来了,随着两位女子上桌,元青和元麟才开始动筷子。

    吃相都很斯文,北斗山脉里发动的一次小兽潮,被元青带头冲锋,给强势压制了下去,在大梁城内,引发无数赞誉。

    都在传闻,元青宛若武王附身,所向无敌。

    这样的风闻,也幸亏元麟和元青的感情好,不计较那个位置。

    若是其余的豪门世家,出现了这样的风闻,难免引发起暗流涌动,或是小范围里面的腥风血雨。

    颜夏语和姜灵的相处是很愉快的,闲下来的时候,两人无话不说,至于都交谈了一些什么,也不会让元青和元麟知晓。

    两个女子,能和元青元麟居住在一起,引发了多数女子的羡慕嫉妒恨。

    元青是万人敌的路子,令将士们折心是很正常的,受到赞誉也很正常的,那是武王嫡长子应该有的风采。

    元麟虽然不同于大哥,可一柄子午,轻轻一挥,就可以撕碎上百妖兽,剑气纵横北斗之间,在江湖上,有了“小剑神”的称号。

    对于江湖女侠而言,元麟其实有着更大的吸引力。

    姜灵和颜夏语的处境有些类似,比较而言,颜夏语的处境也没有那么的糟糕。

    元麟忽然说道:“近日以来,三弟还是没有在江湖上露出踪迹,父王那里派出了斥候,前往大秦,大夏,大周四处搜寻,还是没有消息。”

    “让父王很挂念,比较之下,咱们两个的事情,还是一个小事情。”

    武王庶子的名号也很响亮,但都是恶名。

    颜夏语没有见过元正,心里没数,也没有看法,可能那个三弟,以后也会叫自己一声嫂子。

    姜灵倒是见过,说道:“或许是去了什么秘境探险吧,元正弟弟看似风流潇洒,实际上什么事情心里都有数,他身边的两位剑侍,也是绝世美人,我曾细微的感受过,那两位剑侍的武道修为,约莫是在化境。”

    元青吃进嘴里的白米饭,差点喷了出来。

    元麟刚喝进嘴里的燕窝,也差点喷了出来。

    “你不是再给我开玩笑吧,三弟的两个剑侍是绝世美人不佳,可怎么着也没有化境修为啊,看其年纪,最多也就十七八岁,这个年纪,别说是化境了,仅仅是道境,就能把人给堵死了。”

    “再说了,三弟也只是在道境,得到了一些机缘造化,根基也不算太扎实。”

    “真有两位化境剑侍,三弟能镇得住。”

    颜夏语心里也泛起了涟漪,年轻人里面,在大魏范围,最厉害的高手就是这桌子上的元青了,到达了元境,万人敌之勇武,引来无数山呼海啸般的赞誉。

    两个最多十七八岁的女子,真有那么深厚的武道修为,别说是在江湖上了,便是庙堂之上,都会引发很多事情出来。

    姜灵很认真的说道:“是真的,我可以确定,而且还是化境后期,实力深不可测,但她们对元正弟弟不仅仅是奉剑那么简单,更像是在守护,在监督。”

    这话说出来,元青和元麟很不适应。

    看见姜灵如此确认,他们心里也只好默认了。

    姜灵已经算是灵龙了,在感知定向这方面,远超寻常人族,发现端倪,也实属正常。

    元麟道:“我算是名师出高徒了,听你这意思,那两个剑侍,比我还要名师出高徒?”

    “这世间的天境强者屈指可数,三弟的授业恩师的确是天境强者,可他的剑侍也绝不会那么夸张。”

    “若果真如此,我倒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世外高人,可以调教出还没有二十岁的化境高手,真有这样的人,我立马去拜师学艺。”

    到了化境,也就不存在根基是否扎实这个问题了。

    能抵达化境的,武道根基都是颇为扎实的,否则也到达不了化境。

    元青问道:“当初你们和三弟在江南的时候,可见到过三弟出手,三弟的剑道修为,又是如何?”

    大哥一般不太关心三弟的事情,也许是多年来也不曾怎么接触的缘故。

    以往过年的时候,白天都是元铁山,秋华王妃,元青,元麟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饭,然后就是扯淡。

    可到了晚上的时候,元铁山都会带着一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万年老酒和三弟在那个不算气派的庭院里,不醉不休,陪着三弟直到天亮。

    元家三个儿子,都离开了武王府,也有了一些牵扯,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一下。

    元麟道:“我试不出来,也没交手,但不弱于我,只是根基没我扎实。”

    元青若有所思道:“看来咱们的三弟,还是不声不响的办大事啊。”

    元麟道:“有这个可能,他去江南也好,去西蜀也好,不像是凑热闹到处溜达那么简单。”

    “还得到了西蜀双壁的好感。”

    元青道:“吃饭吧,反正三弟及冠之年肯定会回去的,到时候试一下,什么都知道了。”

    元麟打趣道:“大哥可要清楚,三弟的两位剑侍都在化境修为,当心到时候试探三弟,你有多大的底气,可能就会挨多残暴的毒打。”

    姜灵和颜夏语不约而同的笑了。

    这世间的年轻人,想要把元青毒打一顿,除非强强联手,单挑是绝不可能的。

    吃过饭后,元麟和姜灵留在了宅子里,思考着如何回复母妃大人的来信。

    元青则穿着一袭黑金色的锦衣玉带,带着颜夏语出门上街了。

    颜夏语跟在后面,小声问道:“我们去干什么?”

    元青道:“你不是喜欢胭脂水粉嘛?到时候你喜欢什么,买什么就好。”

    “逛街,不就是买东西吗?”

    颜夏语不知怎么回复,当初的李源有些不解风情,现在的元青也是如此。

    元青出现在街上,带着一个女子,引来了无数的注目,自从颜夏语进入那间宅院之后,其名声大涨。

    后有人调查一番,得知颜夏语也是从稷下学宫里出来的,无数女侠心碎一地,当夜,就有五十个女侠离开了大梁城,北斗山脉的战役,与她们无关了。

    元青在稷下学宫有个老相好的事情,不胫而走,如今,怕是整个大魏都知晓了。

    颜夏语好奇问道:“你觉得我真的在意你口中的胭脂水粉?”

    和元青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很累。

    元青却说道:“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陪着你就是了,要是觉得那里有所不妥的地方,也可以直接说出来,我尽量满足于你。”

    “我又不是女人,自然不知晓女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颜夏语说生气吧,也气不起来,不生气吧,也实在是有点气愤。

    经过了很多家胭脂水粉的店面,颜夏语看都没有看一眼,元青也不在意。

    也许是这里的胭脂水粉不太好的缘故……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