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教导
    每次来这个巷子里,杨四海的心情有些莫名的欣喜。

    大概因为那间宅子是亲戚家的地产,也许是年轻人的交道比较好打,不像是那些个老狐狸,总能让人的心里不舒服。

    杨四海背着包袱,包袱有些重,虽然贪心,可杨四海也是懂事的,这个包袱必须要拿过来。

    敲开门之后,这一次他没有看到那位年轻的公子哥,而是李尘。

    这少年看上去英武不凡,很少说话,杨四海见过李尘在赌场里的样子,沉默不语,一直端详。

    哪怕是李尘,杨四海还是没有走上台阶,前辈的站在台阶下面。

    轻声笑道:“想来公子是派小友你能接手的吧。”

    李尘点了点头,面无表情,他不喜欢杨四海这样的人,很想给对方一顿毒打。

    杨四海将包袱递了上去,轻声道:“这里面是一千大金元宝,还请小友清点一番。”

    李尘无动于衷道:“无妨,你们吃这碗饭的人,应该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至于你的打赏钱,得等我家少主高兴的时候,才能给你。”

    杨四海很想问问,公子为什么不高兴了,可他没有问,不该问的绝对不能问。

    况且那公子哥的高兴与否,于杨四海而言,也不是太重要。

    杨四海柔和笑道:“为公子做事,是我的福气,怎能等候着打赏钱,真是折煞我了。”

    李尘没有废话,而是说道:“关于天魔宗的事宜,不知晓你近日以来打听的如何了?”

    杨四海心神一凝,有些事他心里有数,天魔宗的事情非同小可,稍有不慎,便会和大秦皇室成员扯上关系,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无论是庙堂,还是天魔宗,杨四海这样的人,永远都吃罪不起。

    杨四海轻声回道:“正在打听,毕竟那是天魔宗,我也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不小心要么被人家杀头了,要么就是犯下了杀头的罪过。”

    李尘心里有了数,挤出一抹牵强的微笑,说道:“那就辛苦了,过上几日,我家少主可能还会去赌场里,静候佳音。”

    杨四海连连点头,李尘提着包袱转身便进入了宅院里。

    至于杨四海离去的背影,李尘也不想看了,他看到的已经够多了。

    凉亭里,闲来无事,就是品茶,就是陪着李尘读书写字。

    元正喝了一大口茶水,见到李尘回来了,放下茶杯,给李尘倒了一杯茶,问道:“从杨四海的眼睛里,你都看到了什么?”

    这一次让李尘出去应付,也是为了锻炼李尘,总有一日,李尘要独当一面。

    独当一面这种事情,也讲究一个气数和造化。

    有些人,从来没有人给他们去独挡一面的机会,慢慢的就没有了去独当一面的勇气。

    有些人,从一开始,就不得不独挡一面,不挡住的话,大概就是死路一条了。

    李尘介于两者之间,元正也尽量给李尘去独挡一面的机会。

    有了鹏族的天赋神通,李尘看不透人心,却能通过眼神,来判断对方的情绪起伏,和真元规律。

    回道:“他还是没有说实话,眼睛里是贪婪还有算计,也许,他已经和天魔宗的斥候接触上了,我特意告诉他,过上几天,我们还会去赌场里。”

    “若是他真的和天魔宗的斥候接触上了,在我们去之前,他必然会和天魔宗的斥候碰一次面,商量一些对策。”

    “若我们成心跟在他的后面,应该会发现一些线索。”

    元正心如止水,身为鬼谷门徒,需要这样的从容。

    略微思虑了一番,笑道:“不用 ,若真是如此的话,他会带着天魔宗的斥候主动靠近我们。”

    “他疑心很重,喜欢将主权握在自己的手里,赌徒有时候的感觉也很准,或许他已经察觉到了我们对他的恶意。”

    “他会想办法破掉我们的跟踪之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天魔宗的斥候来这个巷子里,或是巷子周围的制高点仔细观察一番。”

    “他是赌徒,他眼里只有真金白银,大秦律法的约束,在足够的利益之下,也不是什么约束。”

    “赌徒啊,最喜欢去做的事情,就是铤而走险了,他能在我这里得到好处,也许在天魔宗那里,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

    “因为我们起码还可以居住在咸阳城里,可天魔宗就不同了,那终归是大秦随时留意得的存在。”

    “也因此,天魔宗想要收买人心,需要付出比我更多的真金白银。”

    李尘倒也不害怕天魔宗的的人会将自己如何,这里是咸阳,天魔宗的高手就算来了,不到三息的时间,大秦皇宫里的大内高手,会第一时间出现的。

    只是头一次和斥候接触,和赌徒算计,李尘有些不太适应。

    也许真的会读书写字的时候,就适应了。

    元正摩挲着自己的狱魔剑柄,轻声笑道:“若是用这狱魔去杀人的话,应该比想象之中的爽利。”

    李尘主动请缨道:“其实,我想要自己去动手。”

    那只金丝雀不见了踪迹,化作了一只猫头鹰,在巷子最高的那棵松树上安营扎寨了,虽说是猫头鹰,可那头猫头鹰,是彻夜不休的。

    这个巷子周围,发生任何的风吹草动,那只猫头鹰都能第一时间回到这个院落里禀告。

    元正道:“读书写字讲究的就是平心静气,其实我自己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是一个淘气的孩子,做不到平心静气,但我希望你可以做到。”

    “说起来容易,其实很难,你历经了不少的苦难,戾气太重,也不利于你的读书。”

    “而我也是步入江湖之后,才学会了平心静气,还好我还是少年,否则也会来不及的。”

    李尘嗯了一声。

    话说回来,即便李尘亲自动手,他的招式太招摇了,不想引人注目都很难。

    也没有一个趁手的家伙,赤手空拳,终归是吃亏的。

    元正的平心静气,也是进入秦岭深处,遇到了师尊鬼谷子,遇到了花椒和茴香之后才开始的。

    平心静气的手握狱魔,去取人性命,是元正当下颇有兴致的一件事情。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