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小年轻的大事情
    瀚州,武王府。

    元铁山收到了一封来信,看完之后,手掌蒸腾出焰火,将其焚烧殆尽。

    陈煜也收到了一封来信,看完之后,也是一把火少了。

    老兄弟两人的反应都是出奇的一致。

    今天的太阳不错,万里无云,朗朗乾坤之下,生出无限美好。

    元铁山好奇问道:“我收到的这一封信,大概也会传到天香阁那里去,野兽终归还是忍不住了,原形毕露了。”

    陈煜平淡道:“我这里的来信则是江南诸葛家族的家主诸葛老头传来的,诸葛韶荣进入了北斗山脉里,因为大殿下的缘故,疑似是对大殿下给芳心暗许了。”

    诸葛家族的来信,基本上代表了诸葛韶荣的态度,也代表了部分江南士族的态度。

    事情有点难办了。

    元铁山呵呵笑道:“我真是没有想到啊,青儿的女人缘这么好,有自己喜欢的,也有喜欢他的,横竖都有选择的余地,老子年轻的时候,咋没有这样的福气呢?”

    陈煜瞟了一眼元铁山,有些鄙夷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和儿子计较这种事情,天底下当老子的,怕也只有你能干得出来这种事了。”

    元铁山也不置气,反而笑道:“天底下不正经的父母多着呢,我这其实还好,就是嘴上说说罢了。”

    元青离开稷下学宫之后,得了大显势,惹来无数少女的心心念念,也让无数男儿心碎。

    文可以出口成章,落地成行,也能写出几首骚包的怨闺诗和边塞诗。

    至于武,本身就走的万人敌的路子,年轻人里面,几乎天下无敌。

    有这样的一个儿子,大概每一个父母都会觉得骄傲。

    其实元铁山嘴上不说,心里也骄傲,秋华王妃那里,更是心里俏的紧。

    陈煜苦笑道:“虽说这终归是年轻人的事情,可牵扯的也很多,庞宗那个混账玩意儿,伤了南人的心,如今诸葛家族既然和我们的大殿下有所风花雪月的迹象,的确是一件好事。”

    “起码诸葛家族,可以放下对我们的成见了。”

    “二者,元青的确无可挑剔的地方,无论是谁,都会竖起大拇指,诸葛韶荣喜欢这样的一个男子,也符合人伦常理。”

    元铁山说道:“那个叫颜夏语的女子,也是稷下学宫里出来的,才华武道,也都还不错,虽说家底儿有些单薄,可既然我们的大殿下喜欢,也只能顺着大殿下的心思了。”

    两个老男人,一个将儿子称之为大殿下,一个将侄子称之为大殿下,着实有些古怪。

    很多年了,他们之间的古怪,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陈煜也不害怕风大闪了舌头,笑道:“王爷两个儿子,总得有一个腾出来搞政治婚姻,二殿下那里看来是指望不上了,如今只能指望大殿下了。”

    元铁山问道:“依你的意思是?”

    陈煜道:“武王府得到诸葛家族的支持,也能在庙堂上硬气起来,虽说我们一直都很硬气,可终究不得那些读书人的人心。”

    “诸葛家族,就是一个开端,日后也会有无数的江南士子涌入元家这个门庭之下,无论远近,都大有可为。”

    只是一桩婚姻,便可以吸引过来源源不断的人才。

    其中取舍,一目了然。

    元铁山深呼吸了一口气。

    婚姻这种事情,元铁山作为过来人,他不算是幸福的,也不算是不幸福的,半吊子的婚姻。

    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儿子。

    沉思道:“不就是选择女人这么简单的事情嘛,干脆让青儿把那两个女子都给拿下来,诸葛韶荣是正房,那个叫颜夏语的就是偏房。”

    “打算让青儿再积累一些军功之后,就直接确认其武王世子的身份,以武王世子的身份,娶两个老婆,也不算是过分的事情。”

    “到时候一个大老婆用来干正经的事情,小老婆用来干不正经的事情,岂不是两全其美。”

    “他庞宗是什么家底儿,老子又是什么家底儿,这么点代价,我元家还是付得起的。”

    陈煜平静道:“我们这里好说话,秋华王妃那里也好说话,皇城里的那一位,估计也是置之不理,只是江南世家那里不太好说话。”

    元铁山硬气的表示道:“多大点事儿,就算是诸葛老头不好说话,只要自己的孙女愿意,我的儿子愿意,我愿意,江南世家又能如何。”

    “纵然他们的祠堂里供奉着历代先贤,可终归都是文官,江南世家也想要和咱们这些武夫们有点关系,起码一个读书人身边有个会抡大锤的,他走夜路的时候,心里也踏实,不害怕遇到鬼。”

    世间的读书人,多数文人相轻,虽说嘴上觉得武夫实在是太粗俗,太不解风情,不懂风雅。

    可心里也清楚,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典故,也更加清楚,大争之世,主要还是要靠武夫来定乾坤。

    读书人永远都在一个合理的高尚的位置。

    可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是血肉之躯。

    陈煜思虑道:“我们倒是把话这么说的,不过元青到底对诸葛韶荣有没有那个意思,可就不好说了。”

    “元青喜欢的那个少女,大概是初恋。”

    “若是元青执意娶颜夏语一个人,诸葛家族那里可就不好交代了。”

    自己大儿子的婚姻大事,让元铁山也很为难,清晰地看见了大儿子正在走自己当年的老路。

    没有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家,一个完整没有任何杂质的家。

    还好,元青有选择的余地。

    元铁山沉声道:“这头野兽,毕竟是稷下学宫里出来的,那个颜夏语也是稷下学宫里出来的,有些事的轻重缓急,不用我们这些大人明说,他们心里也有数。”

    “诸葛韶荣那里,若真的对青儿芳心暗许,非他不嫁的话,自然是最好。”

    “说到底,还是名分大小的事情,也要看一个愿打,另一个愿不愿挨了。”

    陈煜了然于心,开始研磨,思虑着给诸葛家族的回信应该如何去写。

    天香阁里,当雍容华贵的秋华王妃看到来信之后,嘴角挂起一抹细微的弧度,有些高兴,也有些担忧。

    “要真的成了,会不会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