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赌徒的价钱
    入夜,星汉灿烂,咸阳城里一切如常,不算热闹,也不算冷清。

    元正等到了杨四海的如约而至,仪门之外,杨四海规矩的站在台阶下面,未曾越过雷池一步,还是带着上一次那两个伙计。

    对此,元正不算满意,也只能算是稀松平常。

    黑道上,没有多余的寒暄,也不会有多余的话。

    元正拿出了那颗两个指甲盖大小的内丹递给了杨四海,杨四海伸出手双手来接。

    眼神中,有欣喜,有疯狂,有贪婪。

    若是眼前的这位公子哥,没有那身高强的武道修为该多好啊。

    上千的金元宝,对于杨四海这个大丰赌场的主事人而言,也并非那么容易。

    他只是主事人,不是幕后的红棍老大,每个月撑死了也就二三十个金元宝,外加一些外水财。

    元正看的仔细,果真还是赌徒心性,若不是杨光满早上来说过一些事情,元正也不会这么观察杨四海。

    应该知晓的,和应该防卫的,一个都不能少。

    这是第一次,元正以咸阳城内一个来历不明的公子哥的身份和黑道豪强打交道。

    并非是在大魏,以武王庶子的身份。

    元正道:“替我出手之后,少不了你的赏赐。”

    距离下月初一的日子,其实没有多远,若真的需要付出代价,便是一年半载,时间也是如白驹过隙。

    杨四海挤出一抹老道的笑容,柔声道:“多谢公子的信任。”

    元正淡淡一笑,挥了挥手,示意杨四海离去。

    杨四海这样的人,在巷子里的时间越长,这个巷子里的闲言碎语就会越多。

    元正并不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在瀚州的时候,元正经历了无数的闲言碎语,他已经习惯了。

    可这里是咸阳,就算他不在乎街坊邻居的嘴巴里的东西,房主杨光满也会在乎的。

    并非寄人篱下,而是出门在外,讲究一个体面。

    李尘从宅院里出来了,一天的读书写字,让李尘有些疲惫,随着自己的书法造诣逐渐的提升,即便是疲惫,李尘也是释怀的。

    “那终归是一个赌徒,也许那颗内丹的价值,比他嘴里的价钱要高出很多来呢。”李尘说道。

    也并非在乎杨四海会通过这颗内丹发多少外水财,只是被别人算计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元正很意外的看着李尘,眼睛里满是欣赏。

    忽然间被这么凝望,李尘觉得有些古怪,尴尬的说道:“怎么了,难道是我有点小心眼了?”

    元正言传身教道:“非也,起码你知道怀疑了,我当然知道一个赌徒的价钱不是最终的价钱,只是我们要用他,就要给他一些好处,水至清无鱼,那么点好处,我还是有那个胸襟的。”

    “让我高兴的地方是,你不但懂得了察言观色,也懂得了审时度势,这便是你读书写字以来,最大的进步。”

    李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回道:“过奖了,跟着你这么长时间了,多少也还是要学会一些东西的。”

    元正道:“想知道他最终的价钱是多少吗?”

    李尘道:“那就去看看吧。”

    两个小伙子,大半晚上的也不睡觉了,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巷子的夜色里。

    这颗内丹在杨四海的额手里是沉甸甸的,比最大的金元宝还要沉重。

    身边的随从笑嘻嘻道:“四爷这一次可发达了,这内丹出手,起码能得到一千三百个金元宝,四爷之前说过的价钱是一千金元宝左右,这里面的油水,怎么着都够了。”

    杨四海回过头,对这位随从漠然说道:“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这里可是大街上,你以为是无人之地?”

    年轻的小伙子懂事的低下了头,再也不敢言语了。

    在咸阳城内绕了几个圈子之后,杨四海带着两位随从来到了皇宫之外的秦园附近。

    周围的客栈馆子几乎已经全部关门了,除却青楼周围灯火通明,便是一家肉铺这里在忙活了。

    咸阳的肉铺,生意一直都很好,通常都是夜间准备好明日要出手的碎肉块,至于大货,自然是现买现卖,到时候在收拾。

    如饺子馅这些,自然是要提前准备好的。

    可这个肉铺的位置有些倒灶,竟然是在青楼附近。

    话说回来,在青楼里折腾够了,出来的时候在肉铺里买点骨头,回去炖成汤,补补身子也是不错的。

    杨四海来了,进入了这家肉铺。

    肉铺里只有一个人,并非膀大腰圆的屠夫形象,反倒是一位精壮的青年,约莫三十余岁,身着一袭黑衣,手里也没有屠刀,大概这个时候,提前该准备好的饺子馅等,已经收拾好了。

    再有两个时辰,差不多就可以关门了。

    青年打量了一眼杨四海,沉思道:“这个时候来,带了什么好货?”

    杨四海将那颗沉甸甸的内丹双手呈上,底气十足的说道:“鬼面蜘蛛的内丹,看这成色,起码生前也有着道境修为,开个价钱吧。”

    青年扫视了一眼,有些好奇,杨四海这样的赌徒是从哪里得到这样的好货。

    不追问根源,是这一行的规矩。

    好奇归好奇,话也不能真的从嘴里说出来了。

    接过内丹,青年说道:“一千五百个大金元宝,若是还有这样的好货,记得给我拿回来,下一次能给你提升一些价钱。”

    杨四海心中悬着的石头放下来了,起码可以到手五百个大金元宝,至于自己拖欠的那些公款,可以清账了,事后那位公子哥想必也会给一些打赏钱。

    若是那位公子哥能继续搞来这种内丹,杨四海可就遇上了一位财神爷。

    外水财,有的时候是源源不断的。

    杨四海提了提嗓子道:“好,下一次我尽量带过来。”

    青年转身,打开了暗门,从里面抱出来了一个大箱子,沉甸甸的。

    说道:“你可以清点一下。”

    这种事情,还是杨四海亲自确认比较好。

    没有老套的打开箱子一个一个数金元宝,这种事是回家之后的余兴。

    抱起来,掂量了一番,从其重量,便知晓了具体的数额。

    在赌场混的人,对金元宝,银元宝,极为的敏感,有些时候,只需要大概看一眼,便心中有数。

    肉铺的对面,元正和李尘站在屋顶上,天上的月亮很圆,星汉灿烂。

    在这里可以居高临下的看清青楼里的哄闹景象,也可以看见那肉铺里的一举一动。

    到了元正和李尘这一步,一定的距离里,完全可以将所有事情都感知的清清楚楚。

    李尘微微捏紧了拳头,不爽道:“这个杨四海,心果然够黑的,这一笔外水财,就是五百个大金元宝,若只是贪污个一星半点,倒也无妨,这么做事,还真想下去将他给挫骨扬灰了。”

    元正不急不缓的说道:“我们知道就好,到我手里的差不多有一千个金元宝,事后我还会给他三百个金元宝打赏,他欠下的烂账,差不多就清了,还能剩下三百个。”

    “这并非破财消灾,只是收买人心,你跟在我的后面,或许是能看到未来的希望,可杨四海那样的人,为我们做事,完全是看着真金白银的面子上。”

    “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个渠道,日后我们得到了内丹,也可以来这里出手。”

    “即便他可以从我手上多得到五百个大金元宝,可我们从他身上得到的好处已经够多,投石问路,有些时候,就是拿真金白银在投石问路的。”

    “你要学会舍得,有舍才有得,放长线钓大鱼。”

    李尘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那热闹的青楼里,恰好被元正注意到了。

    笑道:“等你到达了道境,你就可以随便的去青楼了,刚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很新鲜,可时间长了之后,也会发现,其实有些事,也就那么一回事。”

    “现如今,你仍需要保持念头通达,心无杂念。”

    李尘如遭雷击,他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微微低下头,愧疚道:“对不起。”

    元正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杨光满得手之后,才选择了另外一条隐僻的巷子离开了。

    元正和李尘也消失在了这个屋顶,大概晚上睡觉的时候,李尘仍然会记得青楼里的景象,他会强迫自己忘记的。

    前途面前,李尘不在意女色的诱惑。

    回到宅院里,李尘沏了一壶茶,晚上在凉亭里,欣赏满天繁星的时候,李尘也会想起自己的弟弟。

    给元正奉了一杯茶后,李尘说道:“今天晚上的话,杨四海会不会来这里交差?”

    元正反问道:“你觉得呢?”

    李尘思虑了一番,应道:“应该不会,一来他要回去清点金元宝,把属于他的那一份拿出来,再将剩下的整理一番。”

    “同时来我这里交差的时候,也会做出一副,妖兽内丹出手的过程颇为复杂的样子,顺势在我们这里表忠心。”

    元正抿了一口茶,大秦毛尖喝起来的滋味还是怡然自得的,尤其是在晚上,真的可让念头通达舒畅三分。

    “你说的不假,继续保持这样的思考方式,同时也莫要小觑了人情世故,这样的思考方式,在黑道上吃得开,再别的地方就吃不开了。”元正道。

    李尘一饮而尽,若有所思。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