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有点闷,有点骚
    稷下学宫是每个年轻人都渴望到达的地方。

    无论是江湖少年,还是士子,只要入了稷下学宫,日后无论是入朝为官,或是在地方州郡混个一官半职,起码有了一个门路。

    于女子而言,稷下学宫里可以修行,日后也有选择的余地,不会像是平常妇女那般,跟着锅碗瓢盆过一生。

    颜夏语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一想到未来嫁人之后,就是锅碗瓢盆,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她便觉得有些恐慌。

    入江湖,她没有足够的银子去拜一个师傅,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女,或许会被险恶的江湖污染了。

    还好,颜夏语是幸运的,曾有幸被稷下学宫外出的一位老师看重,将她带回了稷下学宫。

    稷下学宫的好处在于,出来之后,无论是走江湖路,还是庙堂路,都很方便。

    进入稷下学宫的方式有两种,有些人是被外出游历的老师看重了,有些人,则是家底过硬,被送进去的。

    初次见面,这话让颜夏语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这张脸,依旧是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可这身黄金甲,她从来都不曾见过。

    颜夏微鞠一躬轻声应道:“颜夏语见过大殿下。”

    难受的不只是这个少女,还有元青。

    初恋对于少年来说,是美好而又酸涩的,对于中年男人而言,是记忆深处发光发热的往事,对于老男人来说,就像是午后阳光,庭院里的树荫下面掉了一地的黄金。

    可不管怎么弯腰,怎么去捡,都已经捡不起来。

    便是如此,亦是安好,亦是恣意。

    一位贪狼骑士率领着一路骑兵飞跃而来,这种怀旧的宁静被打破了。

    “大殿下果然勇武过人,黑山之虎战力不可小觑,在大殿下这里竟然抗不过一戟。”贪狼骑士道。

    两位骑兵下马,将睡在地上的那位青年带了回去。

    在北斗山脉里建功立业,似乎成了风潮。

    管你是三教九流,还是名门世家,事后忠显王柳苍岳都会论功行赏。

    许多钱袋子并不充实的年轻人,自然愿意来这里,更多的女子来这里,则是看看能不能遇到一位世家子弟,最好再有一段情缘发生。

    元青道:“带他回去吧,眼下这里我来顶着,这里出现了黑山之虎,或许不久之后就是兽潮,无需建立防线,我们主动进攻,撕出一道口子,兽潮也就不攻自破了。”

    贪狼骑士点头道:“遵命。”

    来到北斗山脉之后,柳苍岳还是厚爱元青的,都知晓他是稷下学宫戚永年的高徒,文韬武略都没的说。

    在这里,元青的军令,几乎等同于忠显王亲自下令。

    武王元铁山将自己的儿子派来了北斗山脉,柳苍岳知晓其用意,也是颇为大度的给了元麟和元青兵权,让他们尽情施展自己的才华,若是出现了纰漏,柳苍岳大不了再出来收拾残局。

    况且,眼下的残局已经很多了,不缺元青和元麟可能会制造出来的残局。

    也许元青和元麟,可以真的独当一面,还一方太平呢。

    待得这位贪狼骑士走了之后,元青看着颜夏语,无悲无喜的说道:“自从离开之后,我无数次幻想我们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是机缘巧合,还是命运使然。”

    “也许那个时候,你春风得意,你嫁为人妇。”

    “也许那个时候,我继承大位,我披坚执锐。”

    “可我不曾想过,会在这里遇到你,以武王长子的身份,遇到稷下学宫出来的颜夏语。”

    颜夏语面无表情,美眸中不知晓是倔强,还是多愁善感,她微笑道:“细想起来,你当初已经觉得我是一个贪图利益,势利现实的一个女子了吧,看到如今的我,为了活的更好,而来到北斗山脉里同妖兽厮杀,是不是觉得很无趣?”

    爱情是需要的利益的,不仅仅是互相喜欢那么简单。

    当初颜夏语能和当初那个还不叫元青的李源走在一起,大概也是因为,就皮囊而言,李源还是不错的,有龙凤之姿,可惜,家底穷了一些。

    这件事,是悬在元青心里的一根刺,他没有拔出来,任由这根刺扎在自己的心里,反正也不痛不痒。

    元青沉声道:“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你是靠自己的本事,为自己争取一个更好的前程,这并不丢人,而让我难过的地方是,我打算向你表明身份,你却同我分手。”

    “那一次是我闭死关,也许会走火入魔,也许会真的死了,想在此之前,跟你多说几句话,到处走走,然后我心里也实在,也可以让我心里有个盼头,念头通达。”

    “打算闭关过后,我就带着你会瀚州的老家,去武王府见我的母妃,好好絮叨一下未来的事情。”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最难受的时候,你离开了。”

    颜夏语并不在意元青同自己交往的时候,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身为武王嫡长子,那样做也是有必要的。

    听到元青亲自说出这些话来,颜夏语心里很难过,至于为什么难过,她自己都不知道。

    稷下学宫,是梦开始的地方,也是结束的地方。

    一道轻盈的身影乘风而来,速度极快,瞬息之间,便来到了元青这里。

    元麟也是甲胄在身,一副红色的麒麟甲,霸气而精致,手握一柄长剑子午,剑体呈金红色,厚重而沉稳,透出阵阵龙吟虎啸。

    “前方战事吃紧,大哥你却在这里勾搭人家小女子,不太合适吧。”元麟说道。

    元青轻声问道:“难道你也支撑不住了?”

    看了一眼对方的子午,血流不止,这柄剑很厉害,轻轻一挥,上百妖兽会被煌煌如天日般的剑气撕碎,有所向无敌之势。

    元麟本想继续说下去,可看到大哥和这位少女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他也是过来人了,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

    果不其然,大哥这样的老实人,还是有旧情人的,在战火纷飞的北斗山脉里给遇见了。

    他说道:“诸葛韶荣慕名而来,也不知道大哥上一次把人家给怎么了,那个女子拿了一柄招摇过市的利剑来了,正在到处找你。”

    “虽说这里来北斗山脉都可以自愿而来,可诸葛韶荣终归是江南诸葛家族的明珠,在北斗山脉稍微出点闪失,苍岳叔叔那里不好交代,我们元家也不好交代。”

    “那女子很喜欢逞强,似乎是看上了大哥这种细致的武夫了。”

    元麟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颜夏语的表情,表情上,看到了几分心酸,几分落寞,几分不知所措。

    大哥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副雷打不动的姿态。

    元青淡然应道:“诸葛韶荣来了,不是还有他的哥哥吗?那伙计学了几年南疆炮锤,还是有些硬把式的,当哥哥的人,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算是什么哥哥?”

    元麟不冷不热的回道:“可人家是冲着你来的。”

    作为一个弟弟,元麟似乎有些不懂事,也有些坏,打扰大哥现在抒情怀旧的兴致。

    颜夏语见状,识得大体的说道:“多下大殿下相救,小女子也不敢耽误大殿下的事情,接下来的路,小女子会好好去走,无需大殿下挂念了。”

    挂念这个词,在元麟听来,彻底的听出来了端倪。

    元麟也不敢真的打扰了大哥的正事儿,毕竟大哥的正事儿是很少的。

    笑道:“我和姜灵去接应诸葛韶荣,北面有一波妖兽即将发起冲击,需要大哥这样的万人敌前去阻击。”

    “带着这位女侠一起,大哥应该也不会寂寞。”

    元正意味深长的看着元麟,撑起一道罡气,罡气化作三条声势浩大的金龙,龙吟镇九天。

    “你想试一下老子的擒龙功吗?”

    元麟嗖的一下便不见了踪迹。

    元青看着颜夏语,颜夏语看着元青,一语不发,气氛再度沉默了起来。

    大概过了半柱香时间,这半柱香时间很漫长,像是经历了四季轮回。

    元青平心静气的说道:“这里很危险,追随在我后面吧,等到杀退妖兽之后,我带着你去大梁城好好逛逛,给你买一些胭脂水粉,大概以前,你就是嫌弃我没有给你买胭脂水粉,才同我分手的吧。”

    “我不喜欢那些老套的把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女人总是吃这一套。”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不在意,往后我也不会强迫你去做你不喜欢的事情,我是我,你是你,只是居住在同一片屋檐罢了。”

    “如此,可否?”

    有些女人,她们看上去很势利眼,很会待价而沽。

    大概除了模样还算不错之外,也没有其余的优势可言。

    甚至不知道那样的女人到底哪里好,然后就会爱上,会一直记在心里。

    且也知道,那样的女人,好像也不是看上去那样的,那层神秘的面纱,或许相处久了,才会揭下来。

    颜夏语就是这样的少女,让元青难受,也让元青无可奈何。

    闻得此言,也许其余慕名而来的江湖女侠会哭的稀里哗啦。

    可颜夏语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元青转身的时候,她默默地跟随在了后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