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地狱之剑
    作为一位老师,元正不算很好。

    虽说是教导李尘读书写字,却也不是那么简单。

    让李尘看杂书,也是考验李尘的心性如何,尤其是《醉生梦死》这本杂书,只要是个认识字的男人读过之后,就能判断出这个男人是个什么货色。

    元正现在修行的诸侯剑,许多事,无法再像修行庶人剑那么胡作非为了。

    李尘的确是一个好苗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弟弟也失踪了,压力颇大。

    可现在不一样了,跟随元正之后,他会接触到他之前没有接触过的资源,纵然底子不错,可修行《生死印》也不认识字。

    女人的诱惑,是大多数男人无法抗拒的。

    元正在修行盛神之法和养志之法之前,也不敢说自己能经得起花椒和茴香的诱惑,虽说花椒和茴香不会诱惑元正。

    他希望李尘可以克制住,可以经得起这样的煎熬。

    一个干大事的人,若是连自律都做不到的话,以后的成就也不是很高。

    因为起点不一样,起点高的人,不用自律,或许也能成就一番大事,可起点太低的人,不自律,等于找死。

    这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功法传承,也没有那么多走狗屎运的事情发生。

    现在的李尘若是可以克制住人性的**,到了日后,自然会得到的更多。

    日子的确是有些清心寡欲,可谁在发达之前,不是从清心寡欲开始的?

    李尘看杂书,有些字不认识,有些字认识,可大概的意思,也能推敲出来。

    这便是大多数人的人性,干正经事的时候,一点都不开窍,不正经的事情,总是无师自通。

    还好,李尘无论是正经事还是不正经的事,都能开窍,没有将最差的那条路走到黑。

    ……

    第二日,深夜。

    元正和李尘离开了咸阳城,再一次的来到了东岭山脉深处。

    李尘在前面开路,元正跟在后面,万里烟云照自己去找吃的。

    剧毒之物的内丹,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很难。

    很多事都是正要去做的时候,发现没那个契机了。

    今夜的东岭山脉,雾气很重,元正的眸子呈现出淡紫色,可在十里之内,看破虚妄。

    至于李尘,本身就有鹏族的天赋神通,眼睛自然是好使了很多。

    元正轻声说道:“小心一点,这里虽然不是大型的妖兽山脉,也要避免在阴沟里翻船的可能性。”

    李尘嗯了一声,继续寻找。

    鬼面蜘蛛的内丹,便是剧毒之物,可来到这里之后,除了遇到几头杂碎妖兽,连一头厉害的妖兽都没有遇见。

    他们也不屑对尚未成长起来的妖兽出手,这点风度还是有的。

    晃荡了约莫三十里地之后,元正和李尘都本能的感受到了一股阴煞之气流动。

    山涧里,溪水潺潺,月光皎洁,隐约可见周围的地势轮廓。

    这股阴煞之气,让元正本能的握住了斗鬼的剑柄。

    李尘继续在探路,寻找剧毒之物,万里烟云照还没有回来。

    就战力而言的话,扛把子是最厉害的,元正无需担忧扛把子的安慰,且扛把子本身对大部分妖兽都存在着天然的血脉震慑。

    要是扛把子都遇到了凶险,元正和李尘也不好意思活下去了。

    时间忽然静止了下来,元正和李尘都本能的汗毛倒竖,大半晚上的,遇到鬼神,也很正常。

    他们不怕鬼,也不害怕牛神蛇神,可在牛鬼蛇神没有出来之前的那种气氛,是让人害怕的。

    猛然间,小溪里杀出了一道身影,那人大概是人的模样,可头上长着犄角,鹿不像鹿,牛不像牛。

    手里拿着一柄剑,一剑直刺而来,阴煞之气颇为浓郁,剑还没有彻底的刺过来,李尘的浑身经脉都仿佛中了魔咒,经脉被彻底堵死。

    元正本能的一剑挥击而去,同对方的那柄剑悍然碰撞在一起,激荡出一股浩荡罡风,令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漂浮夜穹之上。

    当!

    火花四溅,初次撄锋,元正的小臂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差点断了骨头。

    近距离下,元正才看清了那人长得什么样子。

    头生计较,身穿破旧的盔甲,看其制式,像是大秦将军的铠甲。

    至于脸部,一半脸露出森森白骨,另一半脸则是腐肉,散发出恶臭味,幽幽瞳孔燃烧着微弱的火苗。

    真的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生命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真正厉害的,是对方手中的剑。

    剑体修长,剑刃雪白,剑脊呈灰黑色,至于剑柄,更像是某种强大妖兽的骨骼铸造而成,虽说精致,可看一眼,便能感觉到森森煞气。

    斗鬼发出了凄厉的剑鸣,疑似是在哭泣,又像是在求饶。

    面对这样的一柄剑,斗鬼竟然甘拜下风了。

    有些剑本身就很古怪,如斗鬼一般,可以吞噬主人的心智,而有些剑,若是弱者持剑,必然身死道消。

    对方又是一剑劈了过来,没有任何的剑法可言,用剑的人,差不多是个死人,只是被剑控制着,把式粗糙,可杀伤力巨大。

    元正连连瞬移,如鬼魅一般,瞅准对方再次出剑的空隙,一个瞬移近身,一剑砍断了对方握剑的那只手臂。

    手臂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沉的响声,接着手臂风化,手臂的主人化作了一对散乱的白骨,落在了地上。

    可那柄剑依然存在,插在地上,透出猩黑色的雾气,透出猩黑色的剑气。

    这时候李尘才缓了过来,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大半晚上的,遇到这么一号人,不知吉凶祸福啊。”

    元正愁眉紧锁道:“看住周围,不要让任何的妖兽来到这里。”

    李尘立即退后三丈,震开鹏翼,全神贯注的观察周围的一动一静。

    元正抬起斗鬼,他在仔细感受斗鬼的背上与恐惧。

    下意识的,一剑横劈向了这柄古怪之剑。

    嘭!

    同样是巨大的反弹之力,可元正受得住,小臂隐约出现了骨裂。

    可手中的斗鬼,彻底断了,一分为二,就像是陈仓之外那座土地庙前何亦秋的羁绊一样,成了断剑。

    便是李尘也是猛然回过头来,斗鬼有多么坚硬,他是知道的,怎么都没有想到斗鬼竟然断了。

    元正呢喃道:“短剑无用了,竟然有新的替代品,我就笑纳了。”

    李尘隐约听见了元正说了什么,刚准备出声劝告,却只见元正的手握住了这柄古怪之剑的剑柄上。

    滋滋滋……

    剑柄在腐蚀元正握剑的手,元正的右手,出现了大片漆黑,若非第一时间运转真元,右手怕是保不住了。

    一股邪念,霸道的邪念,透过剑柄渗入了元正的神识之中。

    元正迅速运转本经阴符篇的盛神之法,五气朝元,心气,意气,志气,才气,神气提升至巅峰,更是撑起一道金色的护体罡气,这才勉强的逼出了神识之中的邪念。

    这古怪之剑,安分了很多,可邪气依然。

    木剑开花透出光彩,衍生出森罗万界的异象,更有温润的剑鸣响起。

    元正终归是拔出了这柄古怪的剑,长约三尺三,甚至不止。

    灰白色的剑脊,雪白的剑刃,剑柄嶙峋妖冶,有异域之美,仔细一看,雪白的剑刃处,还透出细微的血红之色。

    提在这里的感觉是沉甸甸的,单以重量而言,不轻不重,可若是不降服这柄古怪之剑,鬼知道这柄剑到底有多重。

    李尘见状,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元正握住剑柄,剑柄有些长,长约五寸,可双手握,单手握却也能掌握平衡,说不出的鬼斧神工,很难想象,铸造这柄剑的铸剑师,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轻轻一挥,一股凶狂至极的剑罡横扫四野,开山破石,小溪改道,就连远处的山峰,亦是摇摇欲坠。

    只是轻轻一剑,就可地动山摇。

    “如此强烈的煞气,斗鬼和其比较起来,都不值一提,堪称地狱之剑。”

    很庆幸自己是学会了盛神之法和养志之法,才遇到了这样的一柄剑。

    否则冒然握住,就是死路一条。

    有这样的一柄剑在手,便是遇到元境高手,元正也有着战而胜之的底气。

    “今天晚上,不但要找剧毒之物,还要给我找到剑鞘,剑都在这里,剑鞘必然不远。”元正沉声道。

    财不外露,剑鞘本身就可压制剑的凶煞之气,不同于斗鬼,斗鬼元正是可以轻易压制住的,可这柄剑,若还是没有剑鞘,插在腰间的话,时间长了,元正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

    且漏在外面也会被有心人注意到。

    李尘凑上前来,观摩了一番,仅仅是看了一眼,便觉得从头凉到脚,那股煞气,是由内而发的。

    “那样的一个人,遇到了这样的一柄剑是他的不幸,也许这是一柄有剑灵的剑。”李尘说道。

    拥有剑灵的剑,已经不是寻常的神兵利器了,剑灵本身便有天赋神通。

    元麟手中的子午,便有剑灵,可一剑轻松斩杀上百妖兽。

    可触发剑灵,稍有不慎,就会被剑灵反噬,仅仅是这柄剑自然流露出的煞气,都可以扰人心神,冒然触发里面的剑灵,后果很难说。

    元正沉思道:“暂时先找到剑鞘再说,早知道刚才不试其锋芒了,导致大部分妖兽都被我们吓跑了。”

    残破的树林里,传来一阵轰鸣之音,万里烟云照从远处奔腾而来,眨眼之间就到了。

    想来,方才的动静,扛把子也感觉到了,特意过来救主。

    还好,主人无恙。

    “到处找找,剑鞘距离此地应该不是很远。”元正再一次说道。

    有了这柄剑之后,大概也只能杀人的时候用了,仅仅握在手里,这柄剑都在无时无刻的想法设法的吞噬元正的心智,压制元正的真元。

    元正骑在了扛把子身上,借助扛把子的气势,顺带压制一下这柄剑。

    李尘则展开了掘地三尺般的搜索,寻找剑鞘。

    四处搜索,元正一边寻找鬼面蜘蛛,一边寻找剑鞘。

    扛把子的龙眸之中,光辉耀眼,可以看穿的,就不仅仅是十里之内的虚妄了。

    大半晚上找东西,是最折磨人的事情,偏偏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一个时辰过去了,李尘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剑鞘。

    不过有扛把子带路,倒是找到了一头鬼面蜘蛛,约莫房屋大小,黑白阴阳之间,蜘蛛腿差不多有十六个。

    就以修为来看的话,也在道境,起码在道境巅峰。

    这是一头快要成精的鬼面蜘蛛,实力深不可测。

    可看到元正手中的剑,本能的开始后退,不敢正面撄锋。

    连万里烟云照都不害怕,却害怕一柄剑,这么稀奇的事情,还是头一次发生。

    元正柔和笑道:“我还指望你的内丹干大事呢,不要跑。”

    他没有挥剑,害怕动静太大,惹来了更加厉害的妖兽,扛把子飞扑上前,元正探出一只手,周围的重力增强,鬼面蜘蛛轰然一声趴在了地上。

    扛把子上前,张口喷涌出一道雷炎光柱,贯穿其躯体,一颗乌黑如墨差不多有两个指甲盖大小的内丹, 漂浮而出,流露出森森煞气。

    可元正手中的剑,微微一闪剑芒,这颗内丹的煞气立即消失的荡然无存。

    元正有想过这柄剑到底有多么邪乎,却从来没有想过竟然这么邪乎。

    自以为身为鬼谷门徒,见怪不怪,可终归还是失态了。

    内丹到手了,剑鞘还没有到手。

    “我们这次专心找剑鞘。”元正说道。

    这柄古怪之剑,偶尔发出抗拒的剑鸣,如九幽恶鬼在嘶鸣。

    起初元正没有在意这件事,以为只是这柄剑对自己有些不服,还在想办法吞噬自己的心智和躯体。

    可时间一长,他觉得这件事有古怪。

    开始顺着古怪之剑发出剑鸣最嘹亮的方向而去,李尘在前面探路,越是往前走,剑鸣越是刺耳。

    元正什么都明白了,微微笑道:“虽然厉害,可脑子不好使啊,也是,一柄剑要是比人还要聪明了,就真的没得治了。”

    前进了约莫三十里之后,看到了一片乱葬岗,有妖兽的,也有人族探险者的。

    有大秦士兵的,也有江湖野游的,只能通过骷髅架上的衣服来判断了,毕竟乱葬岗是没有坟墓与墓碑的。

    李尘眼尖的发现了剑鞘,在乱葬岗的深处,成列在一具威武磅礴的人族尸体上。

    剑鞘有些老旧,其质地如何不好判断,外面缠绕着一层灰黑色的破布,能遮个羞丑罢了。

    李尘将剑鞘呈了过来,临近古怪之剑的时候,剑鞘上浮现出光点,光点汇聚成字迹。

    周围残破的景象,在此刻,更加的残破了。

    李尘瞪大了眼睛,信心十足的说道:“我认识这两个字,名曰狱魔。”

    是狱魔,而非御魔。

    狱魔则代表着,这柄剑即便是在九幽地狱里,也可魔主级别的佩剑。

    而御魔,能被御住,就说明这魔也不是太猖獗。

    元正欣慰笑道:“有长进,在过一个月,你就可以修行《生死印》了,就是狱魔,地狱的狱。”

    李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身处乱葬岗也不觉得心慌,起码这里都是尸体,没有可以持剑杀人的尸体。

    元正沉思道:“狱魔,应该和大秦皇族有些关系,但也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样的一柄剑,没有和我相同条件的人,不能掌握,就算他是天境高手也不行。”

    “是被遗弃的罪恶之剑,回到咸阳城后,我们更要小心行事。”

    相同的条件,非盛神之法也非养志之法,更不是沧海**,只要境界修为到了,这些都可被取而代之。

    而是开花,开花是一柄什么样的剑,元正不清楚,但降服狱魔,全凭借开花的伟力。

    若真有较大的关系,大秦皇族绝对不会让狱魔流浪在这东岭山脉里的,肯定会想办法带回去的。

    可有一点可以确认,大秦皇族必然知晓狱魔的根底。

    这里距离咸阳如此的接近,千丝万缕的线索,都不约而同的指向了那恢弘壮丽的皇宫深处。

    看来需要麻烦杨四海的事情,不仅仅是天魔宗的斥候一事了。

    两人没有过多的停留,开始原路返回。

    在他们原路返回不久之后,东岭山脉黑暗深处,睁开了一双堪比血日般的眸子。

    大概是因为内伤太严重了,那双血日般的眸子,睁开后不久,又闭合上了。

    这一夜,于东岭山脉而言,如春风过境,如万物苏醒,如苦尽甘来,开始涌起大量的灵气,滋润整个山脉。

    更是撑起了一道唯有妖族可见的结界,护住了整个山脉。

    咸阳皇宫深处,纵然灯火通明,谁又能觉察到,东岭山脉的悄然变化?

    回到巷子深处靠右的宅院里,元正和李尘简单洗漱了一番。

    有了剑鞘之后,元正的压力骤减,虽然也得随时小心,可也不担心狱魔突然发难了。

    回到正房的大床上,元正盘膝而坐,狱魔和开花同时横方在膝上,同开花共鸣,潜移默化的压制狱魔,再厉害的剑,不能为人所用,终归是无用之剑。

    开花释放出大量的温润剑意渗入了元正的体魄内。

    刹那间,元正一口逆血喷涌而出,乌黑色,血迹将地面熔出了一个小坑出来。

    回到家里之后,元正才发觉,狱魔留在体内的邪气,若非同开花共鸣,他还察觉不到。

    “果然有毒啊。”元正连连苦笑道。

    这一夜,不能睡了,起码要和开花共鸣至大日东升之时。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