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二十章 赔礼道歉
    回来之后,元正和李尘也不是多么欣喜。

    赌场是来钱最快的地方,可也不能天天去,天天都赢钱的话,难免让人怀疑。

    书房里,烛火明亮,元正先是让李尘默读一遍《诗经》和《楚辞》。

    这些日子以来,李尘也不算是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了,起码《诗经》和《楚辞》能认识大部分了。

    元正沏了一壶茶,最后一点茶叶了,喝完明天还得出去买。

    眼下的家底儿,够他们活一段时间了,在不浪费的情况下。

    良久后,李尘放下了书本,轻声道:“读完了,接下来是练习书法还是?”

    当初购买书籍的时候,还买了三本杂书。

    《醉生梦死》、《千机变》、《百鬼夜行》。

    元正说道:“这三本杂书你看着默读一边,其实这三本书是随意买的,里面有很多字,你应该都不认识,把这三本书里面的所有字都认全了,你也就差不多可以修行《生死印》了。”

    修行功法,最忌讳的就是没能理解通透,字都认不全,许多词不达意的地方搞不明白,冒然修行,不死都很难。

    李尘嗯了一声,捧起了《百鬼夜行》。

    元正在一旁提醒道:“这三本书里面,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生僻字,很多土话里面的字都在里面,你要好生研读,起码也要到达穷酸秀才的水平。”

    李尘很规矩的开始默读,刚开始的时候的确非常艰难,一个字都不认识,可随着认识的字多了起来,那种不适应,也就慢慢的没有了。

    读书这种事情,看什么人去读。

    有些人读书,就是和李尘一样,把字可以认全。

    而有些人读书,是真的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铛铛铛!

    门环被人叩响了,元正一脸平静的对着李尘说道:“继续读书。”

    有元正在这里,几乎没有李尘什么事情。

    元正抿了一口茶,也不着急去开门,这个点儿来的,自然不会是房主,和那两位壮汉应该是有些关系的。

    如今他们的落脚点,被人给摸清楚了。

    咸阳的黑道豪强们,对咸阳的一砖一瓦都非常的熟稔,找到一个人落脚的地方并非难事。

    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喝了一口,没有听见外面继续叩响门环的声音。

    元正这才起身去外面开门。

    庭院里面到了晚上便会凉爽起来,夏日的晚风,还是颇有渗透力的。

    来到仪门这里,元正心平气和的开启仪门。

    外面站着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位中年男人,锦衣玉带,满脸胡茬,身材精壮。

    身后的两位,则是两个年轻小伙子,穿着寻常的素衣,手里还提着东西。

    元正扫视了一眼,说道:“天黑了,我也不认识你们,到访这里,有何贵干?”

    中年男人见状,微微上前一步,行抱拳之礼,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说道:“之前我两个不开眼的手下得罪了公子,多亏了公子手下留情,不然他们两个怕是活不成了。”

    “也知晓我们这件事做的很不体面,故此,特异带来了一点心意上门赔罪。”

    两个小伙子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又双手奉上,等着元正接手。

    打眼看了一下,有上好的大秦毛尖,还有一瓶上好的古凤酒,还有六个金元宝,六个银元宝,搭配的颇为整齐。

    看见元正迟迟没有接手,中年男人的心里有些慌了。

    他从伙计那里得知,这一位公子起码也有着象境修为,甚至不止。

    如此年轻,就有高强的武道修为,家里的底子自然是过硬的。

    大秦虽然皇权和社稷不分家,可一些豪门世族,便是皇室成员,也多多多迁就一下,过重的话,也不能说得太多了。

    他低下头,很谦卑的说道:“还请公子笑纳,只要公子肯原谅我们,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在黑道上混,察言观色是最起码的一点,要是连一个人透出来的底蕴都看不真切,那就没办法混了,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元正无悲无喜,甚至有些无奈。

    在大魏的话,元正的确有这般底气,可在大秦,真的不敢托大,也被这位中年男人认真的态度给吓住了。

    身为武王庶子,这位中年男人心里想了一些什么,他心里大概知道。

    也不着急伸出手接受对方的礼物,而是问道:“我对咸阳并不是很了解,黑道上,大致分为几个帮派?”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却也不敢拖延太长的时间,更不敢笑话元正不懂行情。

    老老实实的回道:“大致分为三个,无为帮,水云刹,鲸门,我们来自于无为帮。”

    无为帮,取自于道家的无为而治。

    到底是咸阳啊,连黑道豪强的帮会名字,都有典故可查。

    元正这才伸手接过了对方的礼物,正愁明天没有茶叶喝呢。

    中年男人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黑道豪强可就不在大秦铁骑的庇佑范围里面了,死了就死了,他很清楚,眼前这位公子哥,是典型的江湖高于庙堂的类型。

    起码高于他们的无为帮,真要得罪死了,对无为帮是一个打击。

    江湖不同于黑道豪强。

    江湖上是追逐名利,不过的更多的是追逐神兵利器,追逐美名,追逐更高强的武道修为,也许有朝一日,就会被某个快要死的糟老头子收为关门弟子,恰好那个糟老头子还是一个绝世高手。

    而黑道豪强则不一样了,赌场和青楼是主要的入账来源,偶尔在收一下其余小帮会的上贡钱。

    没有多么远大的追求理想,只要真金白银。

    虽说多数生活比较体面,可江湖上的高手他们不敢招惹,庙堂里的人,也不敢招惹,两头都不是人,最终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可对于寻常百姓,尤其是家底儿不太丰厚的百姓,那基本上就代表着王法。

    中年男人微鞠一躬,双手作揖道:“希望公子可以不计前嫌,日后若是需要我无为帮的地方,尽管开口就好。”

    元正嗯了一声,好奇问道:“那两个壮汉还是双胞胎,我想知道,是他们自己擅作主张的来敲我竹杠,还是你指示的,事情虽然过去了,可具体的细节,我还没有搞清楚。”

    中年男人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身后的两位小伙子,心里直打鼓。

    这位年轻的公子哥看上去不怎么样,但他们深知,这是一头人型凶兽,一旦动手,顷刻之间就可以要了他们三人的性命。

    中年男人颤声道:“是我指示的,公子在大丰赌场里的收成不错,我虽然是大丰赌场的主事人,可最近也因为赌,耗掉了大部分公款,下月初初一,就要给上头的人交账,我一时心急,才出此下策的。”

    赌场里的人就是这样,看似风光无限,可能连晚上吃什么喝什么都还是一个问题。

    元正心生一计,大概可以让这个中年男人替自己到处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天魔宗斥候的踪迹。

    能成为一个赌场的主事人,在黑道上,算是混得比较开的。

    可眼下,这个中年男人,好像也是自身难保。

    元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人浑身都被冷汗淋湿了,紧张道:“在下杨四海。”

    元正道:“我对咸阳不是了解,与其去找那几个当官的亲戚,我更愿意和你们这样的人接触一样,不妨这样,你替我做事,我替你在无为帮里面更进一步。”

    杨四海有些懵。

    他不知道这位公子哥到底要让自己做什么事情,小心翼翼的说道:“若是和庙堂上有所关系,就杀了我吧,我实在是没那个胆子。”

    元正一本正经的说道:“近日以来,天魔宗的人重现踪迹,我来咸阳,就是为了此事,若你能帮我留意到天魔宗的斥候,我自然有重赏,不过这件事仅限于你我之间。”

    杨四海一听关于天魔宗,心里踏实了几分,天魔宗曾经有高手刺杀过大秦的君主,不过那件事过去很多年了。

    咸阳这里,是天魔宗放不开手脚的地方。

    一看这位公子哥也不像是装腔作势的人,便点头答应道:“这个倒是无妨,我可以尽力而为,毕竟也是赌场的主事人,眼尖手快,胆大心细的心腹还是有十来个的,可以把整个咸阳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元正问道:“你还差多少金元宝就能在下月初一交差了?”

    杨四海难为情的应道:“五百个大金元宝,距离下月初一还有大半个月,我要想办法搞到手,赌场里面虽说手气好的时候,赢上几千个大金元宝都没问题,可到了点子上,就是没那个手气,还要把老本赔进去。”

    “最近我是没胆子了,手气不行,还是稳妥点,到时候就算交不了差,大不了就是剁一只手,要是输的更多,可能就要了我的命。”

    元正仔细思量了一番,这个杨四海,明明是赌场的主事人,还自己亲自上阵去赌,这样的品性,也实在是堪忧,不过黑道上,倒也没有那么多不通人性的规矩,做错事,付出代价就行了。

    继续问道:“妖兽的内丹,在咸阳城可有出手的地方?”

    通常而言,妖兽的内丹,若是厉害的妖兽,还是很好出手的,价值也不菲。

    不过有用的妖兽内丹,实在是太少了。

    杨四海如实回道:“有,剧毒之物的内丹,一颗可以换得上千大金元宝,通常都去向了咸阳皇宫里面,给皇室贵族们炼药用。”

    元正嗯了一声,言道:“走吧,这件事只有你我知晓即可,三日后来我这里,取内丹,替我出手了。”

    杨四海深鞠一躬,阴差阳错的遇到了一个主子,有了个发外水财的机会,他自然会好好珍惜的。

    这世间最不能信任的就是赌徒,这世间最容易操控的,也是赌徒。

    看着杨四海离去的背影,元正嘴角挂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回到书房里,李尘津津有味的看着杂书,看了一眼元正,下意识问道:“是谁来了?”

    元正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大秦毛尖,古凤酒,还有金元宝银元宝。

    索然无味的说道:“之前那个两个壮汉是黑道上的,被我们的实力征服,主动赔礼道歉来了。”

    李尘放下书籍,说道:“那敢情好啊,现在是反敲竹杠?”

    元正神色一凛道:“明晚上,我们去东岭山脉里转悠一下,看看能不能搞到剧毒之物的内丹,有了出手的地方了,不仅仅是反敲竹杠那么简单。”

    李尘主动请缨道:“到时候苦活累活,都我来干。”

    元正玩味笑道:“你若是能干的过,就好说,干不过,还要我出手。”

    “对了,你所看的杂书上面,有些关于人伦常理的东西,不要看得太认真了,认识字就好,至于内容不必太上心。”

    “据我所知,吞噬了紫金鹏鸟的内丹之后,还需要你在到达道境之前,保持纯阳之体。”

    李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