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敲竹杠
    头一把中了一个小豹子,元正保守的继续压了一块金元宝。

    才三个金元宝,要是一下子压上去,又中了的话,有些事就说不清楚了。

    这次元正压了一个大点子,完全是随缘的态度,中了的话,就中了,没中的话,就是没中。

    才一个金元宝而已,还能输得起。

    随着庄家再一次开点子,元正这一个金元宝算是没了,是一个小点子。

    该争取的事情,偶尔还是要争取的,也不敢过于道法自然了。

    李尘在一旁看着,他没有说话,有些事情,不用他提醒,元正自己知道怎么做。

    第三次,元正继续压了一块金元宝,还是赌大。

    这一次元正心里没底,还是感应了一番,心里才有了底。

    如此,赢的时候,趁着势头好好赢一会儿,输的时候,趁着势头好好输一会儿,倒也不算太显眼。

    在赌场里,必须要混到一定的时辰里,赢了就拍屁股走人,在正经赌场里面是绝对不允许的,赌场虽然不好,可也是有规矩的。

    不知不觉间,在元正有心的控制下,到天黑散场的时候,元正靠着一个金元宝,勉强起了家,赢了五十个小金元宝,和人家那位坐庄的人比较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的。

    整整赢了一百个大金元宝。

    走出赌场后,元正带着李尘来到了一家饺子馆里面,要了两大碗饺子,那头金丝雀一直趴在元正的肩膀上,最近刚去东岭山脉里吃了一顿饱的,还能消停几天。

    万里烟云照的好处在于,一顿虽然吃得多,可吃一顿好的,能管好几天,毕竟是妖兽,吃了总得消化一段时间。

    李尘吃饺子还是狼吞虎咽的。

    元正在一旁教育道:“你现在也算是读书人了,要讲究仪态,不能过于粗俗了,一碗饺子不够,可以再来几碗,没有人跟你抢。”

    “吃东西这种事情,只有你慢慢吃,才能吃出滋味出来。”

    “事情要慢慢做,才能有所心得,你现在跟着我混,不能和以前一样了,该体会和追求的东西,也要放开手去体会。”

    李尘有点不好意思,他的吃相一直都不是很好看,以前饿惯了肚子,也穷怕了,有了吃的,都恨不得一次性吃个够。

    元正说道:“没事儿,你放开吃,今天晚上的饺子绝对管够。”

    饺子的样子,就和金元宝差不多,当然要管够了,不然这日子可咋过啊。

    正在两人吃饺子的时候,进来了两位壮汉,都是膀大腰圆的类型,来到了元正这张桌子前。

    两人身着统一的黑色长袍,就连面容发型都差不多,是一对双胞胎,看上去倒也不至于凶神恶煞,却也不是好人应该长的样子。

    一位壮汉说道:“小兄弟,我家主子想请你过去喝几杯小酒,聊聊天,跟我们走一趟吧。”

    赌场里头倒是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出了赌场,事情就比较多了。

    尤其是生人进去了赌场,赢了金元宝之后,就会被有心人注意到,事后边睡敲竹杠了。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套路。

    李尘刚准备发怒,元正却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不喜欢喝酒,所以我就不去了。”

    壮汉咧着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一只手放在了元正的肩膀上,呵呵笑道:“来了咸阳,也是要拜码头的,看小兄弟的样子,不像是咸阳本地人,有些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哪怕你在你的老家还是个人物。”

    咸阳里的江湖人士很少,但是黑道豪强,还是有的,任何地方都有着黑道豪强。

    不过多数黑道豪强,都在官府那里有着较为过硬的背景。

    如此看来,大秦的皇室成员,也有部分,有不检点之处。

    这里是咸阳,敢在咸阳里胡作非为的,怕也只有皇族成员了。

    元正也没有想那么多,若真是皇族成员手底下的鹰犬,也不至于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情。

    想来,应该是这些黑道豪强自己想要捞点油水罢了,也不敢禀告给上面的人了。

    元正轻声道:“敲竹杠敲到我这来,怕是不太稳妥吧。”

    壮汉冷笑道:“只是过去喝几杯小酒,哪里又是敲竹杠呢,小兄弟不给面子就不说了,还要污蔑我们兄弟两人,不上道啊。”

    元正终于不再废话了,微微流露出威压,刹那之间,两位壮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可清晰听见膝盖处骨骼碎裂的声音,两位壮汉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肩膀上,像是有两座山压着,让他抬不起头来。

    饺子馆里的人不是很多,看到这一幕,有些人朝着里面转移了作为,饺子馆的掌柜的,也只能在柜台看着,无法上前干预。

    这里是咸阳,稍微出点事情,不用他们自己操心,官府的人就来了。

    威压如渊如狱,两位膀大腰圆的壮汉,气息急促,膝盖撕裂般的痛楚。

    李尘闷着头吃饺子,元正也在吃饺子。

    吃饺子的时候,还有两个壮汉跪在地上看着他们吃饺子,也是一番享受。

    “还请公子高抬贵手,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错了,真的错了。”一位壮汉吓得眼泪直流的说道。

    拥有武道修为的人,终归在少数,一个年轻人的武道修为能有多高,便意味着他的家世背景能有多强势。

    毕竟穷文富武,两位壮汉深知,这位锦衣公子哥是他们惹不起的类型。

    可能也是他们背后的人惹不起的人。

    元正不在意,继续吃饺子,一直都是细嚼慢咽,因为元正还想知道,这两位壮汉迟迟没有回去,会不会有人来接应他们。

    事实上,自从两位壮汉跪下来之后,饺子馆的外面就来了五六个袖筒子里藏刀子的打手,一看这阵仗也不敢来这间饺子馆了。

    临危不惧,静看事态发展,是一个诸侯应该有的本能,也算是修行诸侯剑。

    终归,接下来吃饺子没有遇到多余的事情。

    元正吃了两碗,李尘吃了七碗,这一点,元正自愧不如。

    “走吧。”元正道。

    两个小伙子离开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位彪形大汉。

    只能他们走了之后,外面的人才敢进来接应。

    江湖就是这样,能搭把手,就搭把手,不方便的时候,也只能见死不救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