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进去走几步
    咸阳。

    四方院落里,李尘老老实实的伏在文案上提笔练字。

    元正在一旁看着,李尘还不算太难过的那一种,起码会写自己的名字。

    抄写《诗经》还有《楚辞》是李尘近日以来的主要任务。

    笔很轻,李尘的力气很大,如果有的选择,李尘希望有一支铁笔,那样的话手感会好很多的。

    看着宣纸上的自己,横七竖八,大概倒也能认得出来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自从练习读书写字以来,李尘瘦了一圈,哪怕每一顿饭都吃的很实在,可还是瘦了。

    元正说道:“晚上的话,炒几个小菜,咱们喝上几杯。”

    李尘一边练字,一边说道:“咱们啊,已经断了口粮了,今天晚上必须要去东岭山脉里打点主意了。”

    元正如遭雷击,说道:“你说我们断了口粮了?不是再给我开玩笑吧。”

    李尘郑重的点了点头,口粮断了,就是断了,没啥好说的。

    元正的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这里是咸阳,看似清水,实则是繁华之地,可无论是商贾,还是江湖人士,在这里都没有胡作非为的余地。

    也只有这里,是天魔宗不敢轻举妄动的地方。

    元正下意识问道:“是还有一顿吃的,还是彻底断了?”

    李尘如实回道:“中午那顿饭,便彻底断了。”

    元正:“……”

    细想起来,这还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等到李尘将一张宣纸填满之后,元正说道:“咱们啊,是要出去找点黄白之物了。”

    李尘来了精神,问道:“偷还是抢?偷的话,以我们两个的实力比较容易得手,可搞不来大货,抢的话,这里是咸阳,找不到下手的好地方。”

    元正白了李尘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一个男人,拥有野兽的本能,是一件好事,可这样的好事,最好用在自家媳妇身上,用在战场上。”

    “不能用在其余不太正经的地方上。”

    李尘知晓元正江湖侠客,是豪门子弟,更知道元正是读书人,只是元正不喜欢炫耀自己的文采罢了。

    也更清楚,元正懂得道理,比他多出很多来。

    元正道:“是要出去看看了。”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走出了这间院落,元正的肩膀上站着一只金丝鸟。

    咸阳的大街上,不热闹,但也绝对谈不上冷清。

    客栈里传来了香喷喷的包子味道,还有牛肉的味道。

    以前对于这些味道,元正是无动于衷的,因为他可以轻易的得到,现在则不一样了。

    元正在大街上一直都在暗中观察,饶了好几个圈子,才总算是停在了一家大门户外面。

    牌匾上写着“大丰赌场”四个笔记遒劲的大字。

    元正说道:“等你什么时候的字迹,可以和这牌匾上的四个大字差不多的时候,你就可以出师了。”

    李尘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这四个大字,以李尘暂时的书法造诣来说,真不知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那样的境界。

    他以为元正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然后就会去别的地方想办法。

    结果元正说道:“其实我还有一块金元宝,咱们去赌场里面走上几步,至于能不能发家致富,就看那几步走的怎么样了,也带着你见见世面。”

    李尘心里咯噔了一下,富贵险中求,也不是这么个求法啊。

    元正二话不说,一步就进入了赌场,李尘也只好跟在后面。

    赌场里永远都是哄闹的,有正经人在里面倾家荡产,也有不入流的货色,赚的盆满钵满。

    咸阳虽然是一个没办法搞大生意的地方,但赌场青楼这些还是允许的,毕竟人之常情,压制的太死,对于庙堂而言,也并非好事。

    反正赌场也要上交赋税。

    以往在瀚州的时候,元正就是一个赌场骄子,去的时候,带着大把的真金白银,离开的时候,大多数都很落魄,然后第二天又是带着大把的真金白银去了。

    之所以是骄子,因为人家不缺真金白银。

    要说江湖气最重的地方,大概就是赌场了,人们可以去赌,也可以展示出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

    这也是一个心灵囚牢,有些人进去了,不久之后就出来了,有些人进去了,就是一辈子。

    里面的多数人都是锦衣在身,向元正这般衣冠佩剑的人没有多少。

    在大魏的赌场里面,是禁止带着武器去赌博的,万一有人气不过,大打出手,赌场那里也不好收拾残局。

    可在大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只要你敢动手,老子奉陪到底。

    元正和李尘扫视了一眼,周围有不少打手,袖筒里都是长刀子短刀子。

    凑近台面最大的那张赌桌上,没有银子,都是清一色的金元宝。

    庄家是一位约莫三十余岁的男人,身材壮硕高大,典型的秦人风采,眉宇之间,透出几分凶恶的气息。

    他的桌子前,已经积累了差不多五十个大金元宝。

    是赌点子,掷骰子来赌大小,寻常而言都是三个骰子在罐子里摇晃一会儿,扣在桌子上,人们开始下注。

    通常而言,都是三个骰子,若是三个骰子到时候的点子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豹子。

    一旦中了豹子,也要看大小,小豹子庄家返回两倍,大豹子返还五倍。

    若是出现的点子和庄家押注的是一模一样的,则庄家获胜,这个世界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庄家说了算的。

    这一轮马上就要结束了,最后的点子出来后,有人欢喜有人忧,可赌桌上的真金白银,变化始终都不大,只是轮流转,换主人罢了。

    李尘是头一次来到赌场,看到如此之多的真金白银,难免心神摇曳。

    元正凑上前就唯一的一块金元宝压在了小豹子上的,赌场里流传着一句话,上来就压豹子,保证准赢。

    虽说这句话有些扯淡,却也成了赌场的一个默认的规矩。

    元正也是遵循守旧的押注,庄家看了一眼新来的元正,没多大的反应,来赌场里面消遣试手气的年轻人太多了,他们已经见惯了。

    赌场里的人,大多数都是见怪不怪的。

    因为他们经历了多少事情,只有自己知道。

    庄家又一次的开始摇骰子,最后砰地一声扣在了桌子上。

    元正微微运转沧海**,大致感受了一番,不是小豹子,有一个骰子出了问题,偏差了三个点子。

    到达元正这样的境界,好歹也是道境了,可以合理的运用大道法则。

    稍微做了一下手脚,只有自己知道,里面是个小豹子。

    在众人等候期待的目光中,庄家揭开了罐子,里面是一个三个骰子都是三点,一个小豹子。

    有几人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

    其中有一人说道:“早知道就跟着这位娃娃一起了,上来就压豹子,故人诚我不欺啊。”

    听着口气,还像是一个读过书的赌徒。

    李尘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一块金元宝,立马成了三块金元宝。

    他当然知道元正都干出了一些什么事情,只不过赌桌上,多数都是没有武道修为的人,就算有,撑死了就是象境,而元正在道境。

    这样的一个人来到赌场上,真的是虎入羊群啊。

    元正中了豹子,但对于庄家而言,没有多大的影响。

    下注的人,有七八个,总有那么四五个倒霉的,没有大过庄家的点子。

    当庄家其实是比较稳妥的,可是风险也大。

    庄家的好处在于,除非手气坏到了一定程度,不然是不会垮台的,偶尔出现通杀,也是很正常的。

    基本上,那个拥有主导权的位置,就让庄家立于不败之地了。

    当然,元正以前在瀚州豪赌的时候,也当过庄家,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现在的武道修为,都被人给搞垮台了。

    希望能在大秦的赌场里,把过去的场子给找回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