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哥心里苦
    这一道清凉的剑意,透露出了诸葛韶荣象境修为。

    剑光清澈如阴天下湛蓝的湖水。

    元麟没有理会,姜灵在那个宅院里候着自己,他想要快一点回去见到自己的意中人。

    本身这一场宴席,元麟也不想来,可因为是武王元铁山的儿子,他必须要来。

    元青嘴里呢喃道:“有了媳妇忘了娘,看来连哥哥都忘了啊。”

    元麟嘴角微微上扬,不曾回应。

    元青转身,自身发出引力,两道剑意怦然落在了元青的身上,今日的元青,没有铠甲在身,御龙戟也不在手上。

    只是一席黑金色的锦衣,两道剑意落在元青身上,动静是有的。

    可元青不曾后退半步,接着,那两道可以杀人的剑意,如泥牛入海,再也寻不到踪迹。

    武道修为,一步一重天。

    元青高出了诸葛韶荣两个大境界,哪怕是站在那里让诸葛韶荣动手,元青也是纹丝不动的。

    南方姑娘的心是柔弱的,两道剑意射出去之后,她有些后悔,万一伤害了这元家的两兄弟该当如何?

    爹爹翰林院主事的位置怕也就坐不稳了。

    柳青诗吓得闭上了眼睛,她也没有想到诸葛韶荣出手,毫不拖泥带水。

    元青无动于衷的看着诸葛韶荣,轻声道:“这种程度的剑意,对我来说是没用的,你是一个好姑娘,起码懂得为自己为朋友去争取,可凡事也要量力而为。”

    诸葛韶荣脸色苍白,她看着元青,就像是看着一尊天神。

    说道:“你不打算还手吗?”

    她很想知道,武王嫡长子,到底有多强?

    年轻人里面,能让诸葛韶荣看上的很少。

    元青道:“你不值得让我出手,你也不必在意,日后在北斗山脉里,你的哥哥会是我的同僚,我也不会伺机报复。”

    “这种无聊的闹剧,到此为止吧。”

    “如果你真的想要给你的青诗妹妹找一个合适的说法,不要来找我,去找我的三弟元正,如果你能找得到他。”

    言尽于此,元青转身便走了。

    柳青诗长呼了一口气,心虚的轻语道:“还好,他没有发火,我爹爹说过,他以后可能是未来的武王,他在年轻人里面,近乎天下无敌。”

    诸葛韶荣呼吸很匀称,刚才有些紧张,她顺了胸口的气息之后,才说道:“元家的人一直都是这么霸道吗?”

    柳青诗柔声道:“他们都是好人,元正也是,他送给我了名锋断魂,也曾救过我的性命,我对不起谢华,大概,这就是我的命吧。”

    忠显王的位置,注定他是一个老好人。

    他的女儿,大概也会是一个老好人。

    诸葛韶荣没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到了这般田地,可以争取的东西又能有多少,那元家,终归是一尊庞然大物,便是皇城里的那一位,都不见得能够撼动。

    回到宅院里,元麟和姜灵两位璧人,一个练习书法,一个红袖添香。

    羡煞旁人,看到哥哥回来了,元麟放下手中笔,笑问道:“那诸葛韶荣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女子,大哥若是喜欢的话,不妨可以主动追求一二。”

    这世间喜欢元青的女子太多,可以给元青选择的又太少。

    而诸葛韶荣,在元青可以选择的范围里,可诸葛韶荣恐怕对元家的人也没有多少好感。

    元青有些闷的回道:“你的馊主意还是挺多的,诸葛韶荣的确不错,起码不是拖泥带水的女人,可我对她实在是提不起心思。”

    元麟说道:“母妃那里,最近已经开始给你物色未来的大嫂了。”

    元青还是无动于衷,转移了话题说道:“这些日子,不曾听见三弟的消息了,自从我出师之后,还不曾见过三弟呢。”

    元麟神色一凛道:“他应该不在大魏境内了,不然也不会失去消息。”

    “我的子午,是齐冠洲准备给你的,也是三弟出的主意,让我要过来了。”

    “党争已经开始了,那个位置,注定是你的,无需党争,细算起来,参与党争的那三个人,心里其实都向着你,真正需要对付的也不是我,而是三弟。”

    “身份而言,三弟虽然是庶子,可得到的宠爱,比我们谁都多。”

    “也难怪那三位,如此针对了。”

    成为日后的武王应该做些什么事情,元青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大概也就是成了武王,就去做武王应该做的事情。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细想起来,有些索然无味啊。

    元青不喜欢这种索然无味,略作思考之后说道:“其实我也想要效仿三弟,去游历江湖,或是和你一样,在万象剑池的后山遇到了姜灵。”

    “可我是长子,很多事由不了我。”

    “我若是离开了北斗山脉,武王府会被千夫所指,我也是。”

    元麟听出了酸溜溜的口吻,姜灵在一旁若有所思。

    这样的元青,有些时候让人捉摸不透。

    元麟坏笑道:“据我所知,不久之后,会有一批江湖人士自愿进入北斗山脉里,协助我们和妖兽厮杀,应该会出现不少的江湖女侠。”

    “大哥你的威名在江湖上也是如雷贯耳,有些漂亮的女侠,也因为你的缘故,慕名而来了。”

    “到时候大哥可以选择的余地是很多的。”

    元青不知道这些事,为情所困,也不是元青的劫数,也谈不上迷惘,只是最近这一段时间,让他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他还年轻,还不想太早的进入军伍之中。

    自幼都在稷下学宫里修行,走出稷下学宫之后,就来到了北斗山脉。

    这种无缝连接,也恰到好处的封锁住了元青想要去探索外界的心思。

    元青对姜灵说道:“怕是有劳你接下来看着弟弟了,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都打听的如此明白,或许二弟对你暂时来说是很专一的,可百花齐放,也难免会让人迷失了方向。”

    “现在的你,可是元麟人生道路的一盏明灯啊。”

    姜灵心领神会,对着元麟嫣然一笑,元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大哥心里苦,比谁都苦,这种苦,大概只有相同位置上的人才能理解。

    就连元麟都不知晓大哥心里到底有多苦。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