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小日子
    ……

    灶房里,两口袋白面,两口袋米。

    十来斤猪肉,十来斤牛肉,其余的蔬菜不计。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就这些东西,应该够我们苟且偷生一个月了。”

    “煮饭这个任重而道远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也别指望我,我是不行了。”

    李尘嗯了一声,煮饭还是会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李尘不喜欢煮饭,可有饭煮,起码不会饿肚子。

    两人离开灶房,一路快步走到了书房。

    这一次外出采购,伙食是一方面,元正也买了点书。

    书房很大,但是书柜上没有书,就是一个摆设,元正也只是买来了三五本书而已。

    《诗经》、《楚辞》这两本是主要的。

    还有三本,则是一些可读也不可读的酸段子,书上的内容,要么是青楼里的那些事,要么是赌场里的那些事。

    元正将文房四宝,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文案上。

    宣纸买了五六十张,一根狼毫小笔。

    语重心长的说道:“其实吧,你这个年纪,读书写字已经有点晚了,但好在你还有毅力,我也愿意教导你。”

    李尘在一旁默不吭声,他知道元正的意思,教一个小伙子读书写字,是最为难人的事情。

    元正苦笑道:“咱们就从最古老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些开始吧。”

    李尘手里捧着《诗经》。

    元正站在李尘的后面,轻声朗诵,李尘也跟着朗诵。

    这个画面有些诡异,元正自己都想要笑出来。

    《生死印》这门功法,对于大多数武夫而言,都是梦寐以求的,结果李尘不认识字。

    饭都喂到嘴边了,都吃不进去,这么为难人的事情,都让李尘给遇上了。

    元正说道:“你看仔细了,看着诗经来读,尽量记得每一个字。”

    李尘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读书这种事情,李尘曾经也远远地接触过,有点根底儿,不过那点根底儿还不如没有。

    读书,是多少孩童的梦想,能成为读书人,起码比寻常的老百姓要强一些了。

    穷酸秀才虽然说穷酸,可在老百姓那里,总归还是吃香的。

    说难听一点,穷酸秀才再怎么不济,起码在找媳妇这件事上,读过书的总要比没有读过书的占优势。

    李尘觉得这件事很困难,刚开始的时候,李尘觉得挨刀子都要比读书写字好受一些。

    元正也只洒脱人,笑道:“你要感觉到荣幸,虽然我在读书这方面没啥天分,可偶尔也是能够写出那么几句骚包的诗词的,水平在寻常秀才之上。”

    李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继续跟着读《诗经》。

    大概是半个时辰,在元正的督促下,李尘皱皱巴巴的读完了《诗经》。

    元正说道:“接下来就是《楚辞》,虽然说每一个读书人都必须精通四书五经,不过咱们的情况不一样,对于你来说,只要能识文断字就好,没必要读太多的书。”

    “再说了,真的把四书五经给你凑齐全了,你也是头比身子大。”

    李尘没有反驳,因为元正说的是实话。

    便是这样,读完《楚辞》便是《诗经》,两个换着来。

    暂时还没有让李尘动笔写字,等他什么时候能多少认点字的时候,再来说写字的话。

    氛围是古怪而又紧张的,不知不觉间,便到达了傍晚。

    收工的时候,李尘靠在了太师椅上,太师椅有些嶙峋,必须要正襟危坐,才能让人不受刺激,稍微坐姿随意一点,就能硌的腰部背部生疼。

    李尘也不在意这种生疼了。

    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还好,多少还是记住了一点。”

    元正道:“比我想象之中的强,你吞了紫金鹏鸟的内丹,导致你的感官比寻常人族要敏锐很多,在读书这件事上,虽说你自己没啥天分,可学起来,也比和你差不多大的人要快一些。”

    进展不算喜人,也不算让人失望。

    李尘收拾了一下,就去忙活灶台上的事情了。

    元正走出书房,给自己泡了一壶茶,端到了院落东北角的凉亭里,夏日的晚风,很容易让人想起过往的事情,也很容易让人期待着明天。

    自斟自饮,元正是头一次觉得茶水是如此的好喝,如此的提神醒脑。

    教人读书写字,不像是别的事情,可以快刀斩乱麻,更多时候,他也只能干着急。

    都是年轻人,哪里那么多的耐心与温柔。

    半个时辰后,李尘从灶台里出来了,炒了几个小菜,蒸了一锅米饭,端到了这个凉亭里。

    品相还算不错,色香味俱全,看上去如此,至于吃起来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现在也没有嫌弃的余地了,元正给李尘倒了一杯茶,两个小伙子一起吃饭,一起喝茶。

    元正吃了一口小炒肉,评价道:“味道还算是可以,人情味很足。”

    李尘尴尬的笑道:“以前我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块肉,做的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你也不要嫌弃。”

    元正抿了一口茶,他知道李尘的压力很大,读书写字的压力,弟弟失踪的压力,被天魔宗追杀的压力。

    安慰道:“你知道吗?在大魏的时候,我乐意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也不缺银子,本来到达秦国之后,打算去秦国的青楼里逛逛,也不是说非要干点什么事情,只是来体会一下秦国姑娘的风花雪月。”

    “现在,我也没多少黄白之物了。”

    “既来之则安之,没必要想太多,心里有数就好了。”

    李尘哦了一声,吃饭的速度很快,和元正比起来,李尘称得上是鲸吞牛饮。

    没一会儿,三大碗米饭被吃的干干净净的。

    不过李尘很细心,他没有多吃菜,主要是多吃米饭,他将大部分的肉菜都给元正留着。

    若是以前,元正也就受着了,但是现在元正是不会受着的。

    说道:“我知道你饭量大,给我稍微留点菜就行了,你敞开了吃,严格来说,你都不算是正统人族了,饭量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你都跟着我混了,饭都吃不饱,那就太不像话了。”

    李尘嗯了一声,却也没有立即夹菜,而是吃了几大口白米饭后,才夹了一小筷子的菜。

    一只金丝雀,停在了元正的肩膀上,鸣叫个不停。

    元正摸了摸金丝雀,柔声说道:“等我们吃完了,再带着你出去开荤。”

    还有一头更能吃的,还没上桌子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