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落户
    端详了好几家,才发现一家门户外面贴着招租的字帖。

    这家的仪门还算是宽敞,可容纳两辆马车同时进入,至于侧门,也可容纳一辆马车进入,算是地地道道的大户人家。

    门口的摆设,没有雄伟的狮子貔貅,就是两块大石头,号称守门石。

    简介朴素,没有多余的修饰,这是元正对秦人的第一印象。

    元正上前叩响门环,锵锵锵几声过后,里面没有多大的反应。

    “最好租一个大宅子,和主家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老觉得哪里不爽快。”元正说道。

    李尘没有多大的反应,长这么大,别说是这种大户人家的门庭了,就连小康之家的门户都没有进去住过,对他来说,无所谓的。

    良久后,仪门打开了,是一位约莫五十余岁的老者,身材不高,却极为匀称,留着山羊胡,穿着一席素衣。

    看到是一位衣冠佩剑的公子哥,老人家下意识问道:“敢问公子是来拜访的,还是另有其事?”

    衣冠佩剑这种事情,在大魏里面,看是在什么地方,如皇城那里,除却有官身的人,余者都不能佩剑,禁止兵刃。

    可在秦国就不一样了,尚武之风席卷整个茫茫大秦。

    你如果是读书人,出门佩剑,也会被别人多看一眼。

    如果你是有钱人,出门手上不拿个家伙事儿,也不见得会受到别人的待见。

    看见元正这号人物,一柄木剑,一柄没有剑鞘的剑,这位老人家更是高看了元正两眼。

    元正柔和说道:“我来自雍州,来咸阳有些事情,来租宅子来了,看见你们这家有着招租的字帖,这才叩响门环。”

    老人家柔和一笑,做出邀请手势,说道:“那便进来说吧,我是这里的管家,这种事情,我也无法做主。”

    元正带着李尘进入了这个大户人家里面,庭院很大,没有假山湖泊,倒是有一方小池塘,里面养着一群鲟鱼,还种植了几棵五角树,又名发财树。

    老人家带着元正和李尘来到了内屋里。

    一位约莫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躺在摇椅上,身边两位侍女小心翼翼的奉茶。

    打眼看过去,这里的丫鬟仆人,最多不会超过十个,但在咸阳而言,这已经算是大户人家了。

    老管家上前,轻声说道:“这两位是来租房的。”

    这位中年男人各自不算高,起码在秦人里面,属于矮个子的类型。

    他有些艰难的从摇椅上起身,打量了一眼元正,看其衣冠佩剑,也是一个不缺银子的主儿。

    温和笑道:“不知道小兄弟要租一个多大的房子啊,我这里空房有五间,最大的那一间可以住下十个人。”

    元正微笑道:“不知道主人家这里还没有多余的宅院,我喜欢独居,和别人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有些不太习惯。”

    接下来就是教导李尘读书写字了,这么隐秘的事情,当然要在安静的地方去做了。

    中年男人一听,笑的合不拢嘴,看来这位小兄弟还是一个财主啊。

    应道:“有,不过在这巷子的最里面,有点深,走路要都走一会儿。”

    元正笑道:“那便带着我去看看吧。”

    “好勒。”

    在中年男人的带领下,走出这间大宅院,继续往巷子的最深处而去。

    走到头之后,中年男人最右边的那扇仪门。

    说道:“这个院子就是太深,归家的路上要多走一会儿,不过里面还算是宽敞,你们两个人居住,是绰绰有余了。”

    打眼看过去,一座四方庭院,没有江南小院那般精致典雅,这间院子显得有些潦草,却也不失开阔潇洒。

    在各个角落转悠了一遍之后,元正开口直言道:“不知道租金是怎么算的?”

    中年男人道:“一月十两黄金,若是居住一年的话,便是一百两黄金。”

    在咸阳这个不能搞大生意的地方,寻常人家一个月能进账十两黄金,那日子就已经过的很红火了。

    元正说道:“半年,五十两黄金,你看如何?”

    如今也到了夏季,半年之后,差不多就快要过年了。

    要是过年还居住在这里的话,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中年男人倒也爽利,笑道:“可以,小兄弟是个爽快人,那我也不能太磨叽了。”

    元正淡然一笑,从袖筒里面取出了两块大金元宝递给了这位中年男人。

    “我初来咸阳,许多人情世故不是很懂,可能日后也需要前辈你来给我指点迷津。”元正道。

    拿到了两块大金元宝,掂量了一下,可能还不止五十两,差不多能到五十三两左右,他心里自然高兴。

    连忙应道:“无妨,我也不是那种尖酸刻薄的主人家,既然你住到了我的家里,以后咋们可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需要或是不懂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元正微微点头,柔和一笑道:“那到时候怕就要多麻烦前辈你了。”

    中年男人爽朗道:“怕啥麻烦啊,这年头,谁还不被麻烦一下了。”

    这倒也是,元正无话可说。

    中年男人也不打扰元正和李尘了,便返回了自己居住的那个宅子里。

    元正等那位中年男人走了之后,才说道:“咱们两个,怕是要过上一段精打细算的日子咯,读书人的文房四宝,卖的挺贵的,也不知晓咸阳这里行情如何。”

    “咱们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下馆子这种事情,不能经常发生。”

    “你若是会灶台上那些事儿,咱们可以买一些粮油大肉,自给自足。”

    李尘说道:“做饭到是会。”

    元正嗯了一声,有个煮饭的,那就是一件大事情给落实下来了。

    想起了花椒与茴香,要是她们两个还在自己身边的话,那该多好啊。

    “咱们先出去逛逛,先把文房四宝买回来再说,顺带吃一碗裤带面,在买点粮油大肉。”元正语重心长的说道。

    来大秦之前,元正抱着游历和学习的态度,多少有些效仿那位读书人钟南意思在里面。

    可死活都没有想到,来到大秦之后,先是机缘巧合下修炼成了盛神之法和养志之法,又遇到了东方明月。

    师姐单容倒是没有遇见。

    反倒是遇到了落单的李尘,接着来到了传说中的咸阳,还要教他读书写字。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诸侯剑的修行,只能顺势而为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