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黑灯瞎火
    不多久后,扛把子嘴里叼着一头小鹿便回来了。

    烤鹿肉,味道倒是不错的。

    元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猎物,搭起烤架,虽说没有调料,但这样的地方,也只能凑活了。

    李尘看了一眼扛把子,平静道:“你的坐骑和以前不一样了,三根龙角,浑身黄金鳞片,黄金龙翼,黄金龙尾,很像是一头神兽。”

    元正笑道:“偶然间得到了一些机缘造化罢了。”

    鬼谷纵横的事情,是元正烂在心里的秘密,对陈煜叔叔没有说过,对二哥没有说过。

    李尘这里,当然也是不能说的。

    靠近篝火,李尘显然有些饿了,可烤肉这种事情,要掌握好火候,火也不能大了。

    问道:“你怎么来秦国了?”

    元正道:“大魏也游历的差不多了,除了皇城,所以就来秦国了,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到处溜达罢了。”

    李尘嗯了一声,神色很惆怅。

    他想要立马寻找到自己的弟弟,这样心里也能落个实在。

    可现在,他不能那样做,因为被追杀,也不希望弟弟四处寻找自己,因为那样做,也会害了弟弟。

    天魔宗在秦国,树大根深,在江湖上属于旁门左道,也是庙堂所不能容的。

    可没办法,天魔宗的根基很厚,早年间还出现过刺杀大秦君主的事情,名动一时,可大秦铁骑,还是没有找到天魔宗的老巢。

    元正好奇道:“追杀你的缘由,就是想要得到这黄金镗,是不是黄金镗里面有什么,才让人家如此的在意?”

    李尘应道:“估计是,可我想方设法的摧毁黄金镗,可太结实了,没有利器,是破不开黄金镗的。”

    元正起身,拔出了腰间斗鬼,说道:“我的剑应该可以破开你的黄金镗,如果舍得,就试一下,或许里面有着了不起的东西呢。”

    李尘点了点头,神色依旧很木然。

    被追杀的久了,对于很多事,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元正对准黄金镗的镗杆,一剑落下,砰然一声巨响过后,斗鬼没有多大的事情,黄金镗还是结结实实的。

    “能承受的住我一剑,说明还是真的不错。”

    接着,元正凝聚剑意,一剑竖劈而下,带着几分纵剑意。

    轰!

    一道巨大的反弹之力,通过斗鬼的剑体,落在了元正的手上,小臂上,肩膀上。

    刺啦一声,虎口的位置血花绽放。

    李尘在一旁幽幽说道:“你本来就有伤势,和谁动手了?”

    元正苦笑道:“一位女侠,友好切磋了一下,不是人家的对手。”

    李尘哦了一声,此刻,李尘已经知道远在在道境中期,实力不俗。

    接连试了数十剑,这杆黄金镗都是雷打不动,无动于衷的。

    元正叹息道:“可与我的斗鬼争锋,也算是不俗了。”

    李尘道:“以后想办法吧,这黄金镗是我凭本事得到的,以后我也会凭本事得到破开它的秘密。”

    元正却说道:“不行,现在就破开,扛把子,上!”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还有扛把子呢。

    扛把子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在了黄金镗上面,顿时,发出玉碎之音,黄金镗成为了一地的碎片,碎片里面,还有着一部卷轴。

    元正隔空取物,将卷轴拿在了手上,打开看了一眼。

    其文字古朴,字迹是龙飞凤舞,内容更是博大精深。

    元正将卷轴扔给了李尘,虽说是在荒郊野外,但人家李尘好不容易得到的造化,元正岂能私吞了。

    这种事情元正干不出来。

    李尘拿起来一看,很认真的看了半天,一直都是愁眉紧锁。

    黄金镗断了,他也就没有武器了。

    元正问道:“我若是天魔宗的人,也会追杀你的,因为你顺走的,不只是黄金镗。”

    李尘一本正经的回道:“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我也不认识字啊,上面写的是什么,我都看不出来,只是看上去好像很玄乎的样子。”

    元正:“……”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话一点都不假。

    纵然是穷酸秀才,那也不是谁都能当得起的。

    通常而言,能成为穷酸秀才的人,要么就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要么就是某个读书人看那个孩子顺眼,才让他成了穷酸秀才。

    李尘和李鼎的家境,元正大概知道一些,读不起书,那是必然的。

    元正笑道:“这是一门功法,博大精深,挺适合你修行的。”

    “叫做《生死印》,是一门亦正亦邪的功法,称得上顶级,能被天魔宗那样的庞然大物在意,自然是不错的。”

    “你吞了紫金鹏鸟的内丹,有了不错的武道基础,可也没有银子去拜师傅,如今一门顶级功法,就摆在你的面前,而你告诉我,你不识字,这个乐子可就有点大了。”

    这个时候,元正想起了那位叫做钟南的读书人,他也是云游四海的主儿,如果能遇见的话,看看收不收学生。

    李尘玩味笑道:“接下来我还会遭受到天魔宗的追杀,真要寻一个风水宝地,我也找不到。”

    元正无奈的说道:“既然刚好摊上你这件事了,我就告诉你《生死印》的修行法门,顺带教会你读书写字。”

    “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这荒郊野外的,哪来的文房四宝。”

    “一个可以读书的好地方,真的不好找。”

    李尘有些难过的说道:“又一次是你帮我了,我真的很想帮你一次,为你做些事情。”

    元正心生一计说道:“不妨这样,未来的局势,我们搞不清楚,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我大概会自立为王,成立一支军旅,既然你也是一个好苗子,不如就跟着我混吧。”

    “反正咱们两个现在也是半吊子。”

    李尘看着元正,觉得有些恍惚,他说的话,李尘是愿意相信的。

    从铸剑阁开始,他就一直帮助自己,现在到了秦国,还是替自己出手。

    李尘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更意气的生活,至于人生理想,也没有那么伟大。

    思考了一下,应道:“好啊,我跟着你混。”

    元正淡然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哦,以后谁若是反悔了,谁就断子绝孙。”

    李尘坏笑道:“断子绝孙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我还没有去过青楼,还没有摸过姑娘的手呢。”

    阴暗潮湿的洞穴里,有篝火,有小鹿架在篝火上面。

    许多伟大的事情,都是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发生的。

    诸侯剑,元正无从下手,不过有时候想想,诸侯诸侯,手底下若是没有人马,那还叫什么诸侯?

    元正认真说道:“等混过今天晚上,我们明日就想办法找一个不被打扰的地方,如今黄金镗也算是碎了,天魔宗的人也等于断了一个线索,想要再一次找到你,怕是不容易了。”

    李尘惊疑不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去往那里?”

    元正道:“都来秦国了,你又是这个样子,咱们当然要想办法,去那传说中的咸阳看看咯。”

    去往咸阳的路上,大概不会多么顺利。

    烤架上的小鹿,发出了肉香味,差不多再有一刻钟,就能下肚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