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零九章 消息
    龟镇,地势开阔潇洒。

    龟镇之外,有四通八达的官道。

    仅从地势来看,这里应当会成为一座军事重镇,但龟镇没有大秦铁骑镇守。

    反倒是商贾扎堆之地,江湖野游聚集之地,街道繁华,川流不息,向远处望去,可见良田千亩。

    来到这里之后,那匹黑色的乙等快马化作了一只海东青站在了元正的肩头上。

    客栈里面,传来阵阵哄闹之声,一眼望过去,多数人都穿着黑色衣裳,很少可见别的颜色。

    秦人喜欢吃面,这家客栈里,主食就是面,若想吃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也可以,除了银子花的多之外,还会引起别人的不适。

    既然都来到了秦国,元正也只能入乡随俗,他很想要一桌子的八菜八汤,吃一个痛快的,可太招摇了。

    又是一大碗裤带面,面条宽阔劲道,味道介于酸辣和麻辣之间。

    “最近出现了一个女娃娃,可不得了,一人一剑,连败十四位高手,幸亏是切磋较量,若是生死搏杀,那十四个人,下场难料啊。”

    “或许那个女娃娃是某个大人物的弟子呢。”

    “可想起来这件事也气人,一个女娃娃,都能在江湖上所向睥睨了,做到了男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

    周围的闲言碎语不算少,元正静静的听着,也安安静静的吃着裤带面。

    他想起了那个渭河边的老汉,那一碗裤带面,是元正吃的最香的一碗裤带面,也是第一碗。

    如今这家客栈里的裤带面,虽然也好吃入味,可总觉得,少了三分人情味。

    师姐单容来到了大秦境内,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很可惜的是,在铸剑阁里,元正和师姐的相处还算是不错,却始终都没有搞明白,师姐的老家在哪里。

    对于单容那样的女子而言,自从她离开拜月山庄之后,她的老家就在江湖,就在天涯。

    元正继续听着那些江湖人士的下文。

    “那个女娃娃没人搞得清楚到底是何门何派,不像是北派的,也不像是南派的。”

    “手里那柄剑,也邪门的很,堪称神兵,可轻易撕碎别人的护体罡气。”

    “身边也没有护道者,只是自己一个人闯荡江湖。”

    “话说回来,那个女娃娃厉害归厉害,长得倒是挺漂亮的。”

    元正心里咯噔了一下,听这样闲言碎语来判断,那个女娃娃还真的像是自己的师姐单容。

    起码有一柄堪称神兵的利器。

    当初离开铸剑阁的时候,唐峰对单容说过,日后在江湖上,可以尽情的让太鸾出鞘,可也不要滥杀无辜。

    单容不是一个喜欢行凶斗狠的人。

    但出剑的时候,也很冷酷果断,不存在犹豫和怜悯。

    是一个纯粹的剑客。

    “听说最近将何亦秋前辈都给败了,何亦秋可是道境高手,走的是霸道剑的路子,同人交手,几乎都是一招制敌。”

    “这一次的落败,让何亦秋前辈受到了打击,在陈仓之外的那座土地庙里一直都没走。”

    “看样子是落下了心病。”

    元正细嚼慢咽,一直静静的听着。

    越听,越觉得那一位女娃娃就是自己的师姐。

    其实来到大秦,元正只是想要走走看看,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

    对各地的人文风俗,有所了解,并非附庸风雅,只是做自己,道法自然罢了。

    良久后,元正吃完了裤带面,一股郁闷之气涌上了头顶。

    吃完面之后,总觉得脑子有些发涨,元正微微运转盛神之法,才恢复如初。

    三百里之外的土地庙,距离此地不是很远。

    走出客栈,走出龟镇,元正肩膀上的海东青再度幻化成了一匹黑色的甲等战马。

    一路疾驰,虽是战马,可速度远在甲等战马之上,如飓风过境,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了这间土地庙里。

    土地庙建在半山之上,山路不算坎坷,这一段日子,这间土地庙很热闹,来往此地的人很多,将原本坎坷的山路给踏平了。

    没有想象中的萧条与落寞。

    蝉鸣声烦扰着夏天,土地庙建设完整,并不残破,虽不至于雕梁画栋,起码也算是一座平稳厚实体面的土地面。

    土地庙外,一位身着白衣的中年男人,双膝跪地,面容忧郁惆怅。

    一袭白衣,哪怕受到了打击,这位中年男人也有一股阴郁俊美的气息,可让初入江湖的女侠,为之心碎。

    他没有跪拜土地爷,还是跪拜着自己的佩剑。

    那是一柄有剑穗的剑,可惜已经断了,一半插在地上,一半睡在一旁。

    但看材质的话,这柄剑也很不俗了,起码用了珍贵的合金,辅佐以特殊的锻造之法,没有个一年半载,铸剑师是无法铸造出这柄剑的。

    元正觉得有些奇怪。

    秦人尚黑,可这个男人穿了一袭白衣。

    他很在意自己的剑,也许不是败给了那位女娃娃,也许是因为自己心爱的佩剑断了,他才意志沉沦。

    元正下马,平静说道:“断剑无用,知己难留,你何须如此?”

    何亦秋微微瞥了一眼元正,然后继续看着自己的断剑,说道:“这柄剑给了我荣光,让我在江湖上有了立足之地,为了铸造这柄剑,也耗光了我所有的家产。”

    “它是我的伙伴,它的名字就叫羁绊。”

    “现在断了,我心里有些难受。”

    羁绊,听这个名字,何亦秋对自己的佩剑真的是用情至深。

    元正继续问道:“你和那位女侠交手,用了多长时间,她又是如何断了你的羁绊?”

    何亦秋索然无味道:“只是一个照面,我就输了,我的羁绊就断了。”

    “莫非你也是想要去挑战她的人?”

    元正闻后,一个照面便解决了对手,倒也符合师姐的风采。

    师姐的剑道是纯粹的,没有多余的修饰,也没有多余的手下留情。

    元正摇头道:“那倒也不是,我想要了解她,更想知道,你们是因何缘故而打在一起的?”

    听到这个问题,何亦秋苦涩的笑了笑,有些一言难尽。

    非要回答的话,也只能回答:“大概是为了所谓的江湖意气吧。”

    元正继续问道:“那你可知她去了哪里?我要去找她。”

    何亦秋这才抬起头,看向了元正,腰间是一柄木剑,和一柄没有剑鞘的古怪之剑。

    锦衣玉带,气度不凡,这位公子哥,看上去倒也是贵气逼人的剑客。

    起码佩剑很有风采。

    他说道:“你的剑,或许可以可以和她的剑撄锋一二。”

    目前为止,斗鬼接触到最厉害的兵刃,大概就是铁函的三叉戟了,因为交手太短暂,暂时分辨不出到底是斗鬼更强,还是三叉戟更强。

    斗鬼的底,元正不曾探出。

    但这绝对也不是一柄能被轻易折断的剑。

    虽说是一柄凶剑,凶剑之所以叫凶剑,必有缘由。

    元正应道:“我是想要认识一下那位女侠,也想要和她撄锋。”

    何亦秋落寞道:“她一路笔直的前进,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绕道或是让路,就像是剑一样直。”

    元正道:“北面还是西面,南面还是东面?”

    何亦秋道:“北面,她喜欢往最高的地方去。”

    元正微微点头道:“谢谢,我想你也应该离开这里了。”

    “还是那句话,断剑无用,知己难留。”

    何亦秋没有回应,也许听见了,也许没有听见。

    元正驾马,一路向北,如果那个女侠真的是自己的师姐,元正大概是不会拔剑的,用斗鬼和师姐见面,是对师姐的不尊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亦秋起身,他握住了羁绊的剑柄,虽然成了残剑,可他依然拿起了残剑。

    断剑无用,知己难留。

    可残剑,还是有用的,知己大概也会再见到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