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零八章 多事
    男女之事,是世间最美好最爽的事情。

    亦是最扯淡的事情。

    元铁山说道:“半年之久,我的正儿没有消息,应该去了别国,可他为什么要去别国,我不明白。”

    “看到你的团扇,我想起了正儿的母亲,她倒是不怎么用过团扇,夏日乘凉的时候,就是安安静静的呆着,走的是心静自然凉的路子。”

    陈煜酸涩说道:“你倒是还好,起码还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儿子,而我呢,没有和她一起走过路,也没说过几句话,更别说同床共枕这件事了,只是匆匆一瞥,寥寥数语,就把她就在了心里,估计会记得一辈子的。”

    当年进京赶考的时候,陈煜走之前,告诉过那位姑娘,他说我中了状元,会骑着高头大马,来上你家提亲,并且用八抬大轿将你迎娶回我的府邸。

    事实上进入了皇城,没钱铺路,连考试的机会都没有。

    更别说高中状元了,连回家的盘缠都没有,若非元铁山,恐怕也没有这个陈煜了。

    跟着元铁山混了一段时间后,陈煜也有了一笔厚实的军饷,然后和计划中的一样,骑着高头大马,开始回家。

    那一年,陈煜穿上了自己从来不曾摸过,穿过的锦绣衣裳。

    那一年,元铁山率军三万,为陈煜归家保驾护航。

    那一年,老家那里生灵涂炭,烽火狼烟过后,残破的屋子里,就剩下了绣着荷花的团扇。

    陈煜恨自己得志太晚,更恨自己当年没有与她私奔的勇气。

    读书人会误事,误的都是终身大事。

    元铁山好奇问道:“你的儿子我记得跟青儿是老庚,同年不同月,细算起来,也该成家立业了。”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想好了成家立业,可惜没有银子。

    如今倒是有银子了,却不知道怎么给自己的儿子成家立业。

    陈煜在武王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元家的王旗下,身影磅礴伟岸。

    至于他的儿子,自然是不缺姑娘喜欢了,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

    可偏偏自己的儿子,无心风月,对军工器械情有独钟,不是研究战车,就是捣鼓火药的。

    虽然也喜欢读书,也写过一些还算不错的文章,但他似乎对考取功名,没多大的心思。

    陈煜惆怅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贵儿要是想要成家立业,随时都可以,可他那个样子,就算成家了,也不见得能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说实话,我都想把他放出去,去江湖上走走,去庙堂里看看。”

    “整日研究那些奇技怪巧,也不是个正经事情。”

    元铁山是一个非常大度的人,他将陈煜当做了兄弟。

    也允许自己的军师成家立业,繁衍后代。

    若是庞宗那一类人,军师还没有后人的时候,庞宗自然喜欢,可一旦有了后人,哪怕是个女儿,庞宗都会觉得如鲠在喉。

    元铁山安慰道:“眼下倒是无妨,年轻嘛,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哪像我们年轻的时候,别说爱好了,就连吃一顿饱饭,都是举步维艰,都得那性命去拼。”

    陈煜连连摇头道:“不说这些糟心事了,据我所知,秦广鲁和郭喜军带着自己的三万将士们,离开了西蜀,去了苍云城,貌似是要干一票大的。”

    西蜀双壁去了苍云城,苍云城怕是要变天了。

    元铁山嘲讽道:“不得不承认,西蜀双壁的确是双壁,有点本事,可如今西蜀那里,天境高手撄锋,将整个西蜀大地,打的支离破碎,不知多少山脉被毁,良田成为废墟。”

    “复国这种事,有点太浪漫了。”

    “去了苍云城又能如何,游走于大魏和大秦之间,到时候恐怕两边都不讨好,反倒是把自己给作难死了。”

    “明明军伍中人,非要去干江湖草莽干的事情,到底是上了年岁,没啥火气了。”

    陈煜知道元铁山有些无法开口的事情。

    他提议道:“给西蜀双壁一些好处,我们也帮他们改善一下西蜀民生,西蜀双壁招入麾下,对我们而言,可是好事情啊。”

    “麾下六骁将,起码有三个进入了党争,我们也需要顶替他们的人。”

    元铁山如实应道:“你说得的确是不错,也是个万全之策,我们可以付出那样不算沉重的代价,得到西蜀双壁,自然是好事。”

    “可正儿跟他们打过交道了,我也打算将郭喜军和秦广鲁交给正儿去处理,日后正儿若是得到西蜀双壁的支持,也是好事,我这里实在是不方便。”

    “现在的确是招兵买马的好日子,可我们也得清理一下门户了,有谍子都能潜入老子的王府里,有些事,细思极恐。”

    陈煜身为大军师,可以出谋划策,至于元铁山,也有着他自己的考虑。

    “我猜想,正儿可能被独孤前辈引荐给了某些世外高人,估计正儿身边也有天境高手护佑,我们搜罗不到正儿的踪迹,也很正常。”陈煜这般说道。

    独孤前辈,也是扎在元铁山心里的一根刺,这根刺让他有些难受,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那是天境高手,真的可以江湖高于庙堂。

    元铁山说道:“我起初也是这样认为的,可也觉得不对劲啊。”

    “据我所知,他的确是天境高手,可是没有朋友,他喜欢自己一个人,到了他那个程度,世间俗事很难影响到他了。”

    “我怀疑正儿的剑道老师,有着很大的根脚,来历极为不凡。”

    “可我思来想去,也将天底下的成名剑客调查了个差不多,也找不出相似之人。”

    陈煜坏笑道:“写别管正儿了,你们家的青儿,最近战功非凡,大魏不少女子,对其芳心暗许,听说王妃娘娘,最近都忙活了起来。”

    元铁山脸色有些古怪,对于这个问题,他其实非常的头大。

    说了一句不冷不热的话:“夏天了,厉害的野兽恰好寻找配偶,打算繁衍后代,这种事情,只能让青儿自己办了。”

    陈煜:“哪有把自家儿子比作野兽的?”

    元铁山古怪的笑道:“大概也只有野兽,受伤了会自己舔自己的伤口,所有事都可将就,可总有一天不愿意将就的,我也等着那一天。”

    陈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