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零七章 斗鬼不斗鬼
    微风拂过,有些燥热。

    铁函一戟竖劈而来,卷起阵阵银色的弧线,隐约有鲸落之势,有海啸之势。

    元正并不打算和这位识货的公子哥一般计较,只是横剑格挡。

    当!

    一声巨响,道路两旁的花草树木连根拔起,一股罡风席卷而过,草丛里面的毒蛇虫子,被肢解,成了碎末。

    元正的手很稳,斗鬼也很稳。

    三叉戟架在斗鬼上面,架势也很稳。

    铁函的姿势也很稳,不仅仅是膂力过人般简单。

    随从们倒是不太意外,能让少主看上的兵器,自然是好货。

    可也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年轻人,能稳稳地挡住少主正面一击。

    三叉戟和斗鬼的剑刃碰上了,斗鬼的剑刃没有丝毫反应,三叉戟亦是平淡如初。

    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两件武器,都不是凡俗之物。

    铁函咧嘴一笑,有些狰狞,说道:“到底是好货啊,能承受我的三叉戟而不断,日后拿出去送礼,也有面子。”

    元正无动于衷,微微用力,一剑撩开了铁函的三叉戟。

    铁函借力后退,紧接着 ,一戟横扫而来,暴烈狂啸,雄浑的真元凝聚成实在的杀意,直逼元正。

    攻势渗人,寻常的年轻人,接不住一招。

    元正平淡一笑,平淡无奇的一剑将铁函的这一击携带而来的威压,一分为二。

    一步跨出,就是瞬移。

    顷刻之间,斗鬼已经架在了铁函的脖子上。

    铁函还未来得及挥出下一击,目瞪口呆的看着元正,说道:“道境中期,看你的年岁,虽然有了胡子,可顶多也就十五六岁,这怎么可能?”

    也不是没有少年高手。

    一个少年高手的出现,背后不是耗费了大量的天材地宝,就是有真正的至强者指点迷津。

    铁函今年二十六岁,道境初期。

    在天下所有的年轻人里面,能有这样的武道修为,已经算得上是人中龙凤。

    斗鬼的煞气,在铁函的脖子上徘徊不定,元正只要稍微用力,强势的剑压,便可让他的躯体支离破碎。

    铁函也感受到了,可他这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故此没那么害怕。

    说道:“我认输了,按照约定,我会给你千两黄金,今日在真人面前丢脸了,还希望你不要介怀于心。”

    细想一下,铁函有些后怕,若是带着自己的随从们一拥而上,大概这道路两旁,死掉的就不是那些毒蛇还有虫子了。

    所有人,都会被强势的剑压撕碎。

    元正放下了斗鬼,铁函的随从们也松了一口气。

    元正言道:“我虽然不是很穷,但也不是缺银子的人,你算是一个爽利的人,我不计较,也欣赏你的狂妄与坦诚。”

    铁函哈哈大笑道:“开玩笑,我们是秦人,秦人怎能够不爽利?”

    元正内心深处颇受打击,秦人是爽利,那位老汉爽利,那个李钰姑娘也很爽利,如今的铁函更是爽利。

    大魏的庙堂与江湖,这样的爽利可不多见。

    难怪大秦帝国,号称为虎狼之国。

    虎狼之国意味着没有风雅,只懂得杀伐征战,哪怕实力很强,也只是不通人性的野兽罢了。

    可谁都想要成为虎狼之国的君主,谁都希望自己的国度,也可以号称虎狼之国。

    人们总是怨恨登徒子祸害黄花闺女,可细想一下,只不过自己没那个艳福,才会去祸害,起码多数男人,是这般想法。

    铁函好奇问道:“兄弟你来这里是来做什么,莫非也是猎杀妖兽,换龟镇的百姓一方太平?”

    元正恍惚了一下,看来顺着这条路一路向北,会走到一个镇子里,那个镇子叫龟镇。

    没来由的想起了那个大乌龟,也不知道换气的时候,会不会气死它。

    元正应道:“这山里还有厉害的妖兽不成?”

    铁函神色肃穆道:“有一头啊,是不太常见的黑心鬼,有一丝半点的饕餮血脉,喜欢吃童男童女,龟镇里,许多我大秦的孩童都遭殃了,诸多父母恨的牙根痒痒,却也不是那黑心鬼的对手。”

    黑心鬼?

    这种妖兽元正没有听说过,可妖兽的名字若是带上鬼神二字,就不是寻常的杂碎妖兽了。

    元正道:“我没有遇见,我是来这里找人的。”

    铁函下意识的问道:“莫非那黑心鬼伤害了你的亲戚朋友?”

    元正摇了摇头,说道:“我有一位师姐,在这里出现过,便来找她可惜没有找到。”

    单容来了大秦,可这茫茫大秦,到底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师姐,元正心里真的没底。

    铁函笑道:“无妨,既然兄弟你还有正经事,那就离开吧,我在兄弟你这里输了,自然要在黑心鬼那里把场子找回来。”

    元正应道:“一路小心,就此别过。”

    铁函礼貌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元正翻身上马,一路往北而去。

    其实元正也很想去跟着铁函去寻出那黑心鬼的踪迹,然后杀了黑心鬼。

    因为他没有剑鞘的那柄剑,就叫做斗鬼。

    事实上有些多余,他本来就不是秦人,而是大魏武王的庶子,和每一个秦人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交道就好,没有必要一同患难。

    眼下虽不至于多事之秋,可毕竟在秦国,善藏一些,总归是好的。

    ……

    大魏,武王府。

    夏季的武王府,还是挺热闹的,侍女和舞女的穿着也很单薄,每年夏季,也是元正最活泼的日子。

    他喜欢看舞女小露香肩的诱人模样,也喜欢看舞女骨子里的那份克制和隐忍。

    元铁山知道自己儿子的喜好,所以这武王府里才会多出来一些舞女,秋华王妃也不曾计较过这件事。

    庭院里不算燥热,有小湖,有花草,有假山。

    夏日喝茶,也能败一下火,清理一下五脏六腑。

    陈煜手里多了一把扇子,并非折扇,而是团扇。

    团扇多用于女子,陈煜这个大军师手里拿着一把绣着荷花的团扇,大大折扣了他英武不凡的男子气概。

    元铁山对此也很是不顺眼的说道:“一个大男人,喜欢团扇,真是够了。”

    陈煜说道:“你的小儿子不见了踪迹,别给我发脾气啊,我当年喜欢过的那位姑娘也不见了踪迹,我也只能拿着她用过的团扇,以作怀念。”

    元铁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