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零六章 看上了
    打开竹屋床铺下面的地道,一眼望去,伸手不见五指。

    元正大概探索了一下,好在这条地道里面还算宽敞,可以让万里烟云照过路。

    进入里面之后,万里烟云照显化本体,体积犹如白玉龙象,如一座霄汉,浑身上下,雷炎围绕,神威凛然。

    火光与雷霆,照亮了这个黑暗漫长的地道。

    元正骑乘在上面,乐呵呵道:“师姐说过,这条地道非常的漫长,我忍不住怀疑,师姐是不是顺着这条地道来到这湖心小岛的。”

    “给你一个时辰离开这里,我很想知道,外面是一个怎样的师姐。”

    万里烟云照发出一声细微的龙吟,之所以细微,是不想被那头大乌龟给听见了。

    接着,一路狂奔,起初到也不觉得有些什么,大概半个时辰后,遇到了一条黑色的大蛇,扛把子一个照面,便让这里血溅五步。

    继续往前走,有许多妖兽的残骸,看其伤口,都是剑伤。

    元正已经知道,师姐走这条地道的时候,也是一路杀出去的,真想看看师姐拔出太鸾时的风采。

    夏季到了,桃子也成熟了。

    深山之湖里的那头大乌龟抬起了头,开始换气,他察觉到了,那位少年剑客,和他的坐骑已经离开了。

    湖面上,水流激荡,引发飓风,将周围的山林树木,尽数夷为平地。

    一座大山,顷刻之间就被荡平了。

    “慕容月照负了我,她的传人负了我,如今,连你们也要负了我!”

    一声低沉老迈的怒吼,尽显万年沧桑。

    一个时辰后。

    元正走出了漫长地道,大概估算了一下,起码三千里。

    也幸亏是自己的万里烟云照了,若是大哥或是二哥的万里烟云照,不见得有这样的速度。

    外面,依旧是崇山峻岭,不过走出地道之后,再往回看,就是一处实实在在的崖壁,没有了门户,没有了洞口。

    元正微微沉思,就知晓了,想要开启那地道,怕是需要师姐的那柄佩剑吧。

    这里距离渭河到底有多远,元正不清楚,他其实想要回去看看那个老汉最近的日子过的怎么样。

    可一想到,自己是苍云城里的人,也不想回去看看,心里想,可真的不能回去了。

    有一条还算宽敞的山间小路,四野望去,有妖兽活动过的痕迹。

    元正道:“扛把子,化成黑马。”

    不但有妖兽的痕迹,也有人族的痕迹,且正有一队人马,朝着这里靠近。

    雷炎光辉闪烁之间,万里烟云照又一次化作了一匹威武不凡的甲等战马。

    元正又说道:“咱们朴素一点,乙等快马就行了,战马实在是太招摇了。”

    黑色的马儿很听话,也不抬杠,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雷炎闪烁过后,元正骑在了一头黑色的乙等快马上,这一次黑马的毛发,不再像是之前那般油光水滑了。

    骑马踏上了那条山间小路,如今已经是夏季,在大山里面,日头还不算毒辣,元正看了一眼太阳,大概判断出方向后,便一路往西而去。

    明知有一队人马朝着这里而来,元正也不介意和他们遇上。

    自己虽然不是秦人,可自己也没干过什么亏心事。

    道路两旁,有鲜花,也有野草,潮气很重,草丛里面,还有着暗中蛰伏的毒蛇。

    元正不愿意招惹,只要它们不招惹自己就好。

    骑马走了约莫半刻,便和那一队人马不期而遇。

    对方都是驾马而来,最中间的那位是一位锦衣公子哥,坐骑不凡,是一头龙马,雪白如玉,四个马蹄上,燃烧着火焰,火焰没有冒过小腿,也没有焚烧地面上的一草一木。

    至于其余的人,都骑着甲等战马,身着统一的黑色铁甲,各个英姿飒爽,铁甲森森。

    年轻的锦衣公子停了下来,他看上去差不多有二十五岁左右,一席黑色锦衣,没有佩玉,手腕出有着护铠,肩膀亦有肩甲。

    都是颇为珍贵的黑金之铜锻造而成。

    看这架势,应该是带着人马,来到这山野之间,猎杀妖兽了。

    铁函看着驾马而来的元正,特异在他腰间多看了一眼斗鬼。

    轻挑说道:“能在这里遇见,想来我们也是干同样事情的人,也算是同道中人,我看上了你那柄没有剑鞘的剑,开个价钱吧。”

    铁函没有修行剑道,可他喜欢收集自己认为还算不错的剑。

    江湖上, 你可以问别人要银子,行个方便,或是让开一条路,都是无伤大雅的事情。

    可直接要人家吃饭的家伙,就有些不可理喻了,明摆着是要撕破脸的架势。

    这一队人马有九个人,算上骑着天马的铁函,有十个人。

    有点像是军伍之中的人,可又不是那么像,也许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世家子弟,也许是一个底蕴雄厚的江湖门派里的少主。

    元正随和应道:“我这柄剑,虽然没有剑鞘,却也不会轻易易主的。”

    铁函乐呵呵一笑道:“我若是非要呢,大秦的律法虽然严苛,可这里是山野之间,杀了人,就白杀了,就算官府来了,也是毫无办法,还希望兄弟你给点面子,我很喜欢你这柄剑,也愿意给你一笔你满意的银子。”

    江湖上,穷酸到把自己的佩剑都卖了的剑客,的确有,但是很少。

    大多数剑客,都将自己的佩剑视作了性命,尤其是执迷于剑道之中的人,就算是一柄木剑,心里也会认为,那是一柄绝世之剑,只能握在自己的手上。

    元正温和应道:“这话说得是不错,我虽然不是很有家底儿,可也不至于卖掉自己的佩剑。”

    铁函却说道:“我也不是喜欢人多欺负人少的混账,这样,你我比试一场,若是你赢了,我依然给你一笔银子,若是你输了,就将你的剑给我,我会给你三倍银子。”

    这是头一次,有人对自己的斗鬼这么感兴趣。

    也不知晓铁函就算得到了斗鬼,能不能承受得起斗鬼的煞气。

    元正道:“也算是爽快,那请赐教吧。”

    铁函伸出手,身边一位侍从,奉上了一杆三叉戟,杆子是黑金之铜锻造而成,三叉戟身则是有深海之中的大鲸之独角铸造而成。

    就兵器而言,铁函的兵器,也算是多数武将的终极梦想了。

    元正下马,铁函下马。

    不急不缓的拔出了腰间斗鬼,铁函直勾勾的看着,紧握住了自己的三叉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