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零五章 我们一起吃桃子
    算是神功大成,也不算是。

    盛神之法,终归只是本经阴符篇里的一部分。

    境界修为,也没有松动,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淡淡的体香,这种体香,很自然,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

    这里是一个好地方,元正却早晚都会离开。

    及冠之年,他需要回到大魏的武王府,行及冠之礼。

    及冠之后,是怎样的境遇,元正以前不知晓。

    现在还是不知晓,可以前是迷惘的,现在倒也还好,并非车到山前必有路,而是不管有路还是没路,到时候只需要走出一步,那就是自己的路。

    修行盛神之法之前,元正不觉得是这样。

    之后,便看开了许多事情。

    这和唐峰传授他的《青山绿水习剑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可非要做出一个比较的话,大概是盛神之法,会更体面一些。

    元正也没有四处走动,没有走出这个竹屋,也没有去床铺下面看看那是一条怎样的地道。

    他老老实实的开始修行养志之法。

    养志法灵龟。

    湖泊里就有着一只大乌龟,可惜它现在没有抬出头来换气。

    师姐都已经提醒过了,这头大乌龟也只是看上去是一个好乌龟,实际是大凶之物。

    在进来之前,元正还打算和那头大乌龟好好絮叨絮叨,然后学习一下对方的法门,来修行自己的养志之法,眼下来看,这有些多余了。

    养志者,心气之思不达也。

    安定自身,壮硕心气,如此,自身威势不散,亦可分散对手威势。

    养志之法,看似有些鸡肋,因为有些人天生就是志存高远的那一类人,无需养志。

    如今来看,元正仍是觉得自己不足,老老实实的修行。

    他效仿那只大乌龟,打算也一个季节换一次气。

    结果,刚开始运转法诀,效仿大乌龟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颇为隐匿阴恶的灵气,夹杂在纯正的灵气里面,潜移默化的渗入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之前没有发现,只在养志的时候发现,这修行法诀,还真是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那些隐秘阴恶的灵气,涌入的虽然不多,可早晚都会破坏元正心境。

    眼下,元正的武道修为暂且不高,日后若是到了高境界,那些阴恶的灵气,就会像是一柄虚空中的长剑,无形之中,收割元正的性命。

    既然发现了这件事,对于元正而言,就不是什么坏事情了。

    可单容之前在这里修行过,他忍不住的想到,那头大乌龟是不是伤害了自己一直都想要再相见的单容师姐。

    单容师姐能发现那不是一头好乌龟,想来,也不至于将单容师姐伤害了。

    那柄名剑太鸾,元正没有见过太鸾出鞘后的样子,不过应该会破解掉那隐匿的阴恶灵气。

    徐徐运转法诀,微微张口,吐出了一颗约莫指甲盖大小,紫黑色的丹药。

    将所有阴恶的灵气,凝聚为丹药吐出来,这一次,直接撑起了两层护体罡气,防止那只大乌龟潜移默化的害人。

    扛把子大概是发现了,面露凶光,望向竹屋之外。

    “不用去管,随它去吧,它能存在于这里,就自然有着缘由,我既然发现了,它便奈何不了我们。”元正从容道。

    扛把子有些不情不愿,然后守在了元正的身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竹屋之外。

    山中是真的不知晓岁月悠长。

    深山之湖的外面,冬季徐徐离开,枯木逢春,嫩芽上了枝头。

    飞禽走兽们再一次的隐匿在山野之中,也活跃了起来。

    这一次,元正修行的时间颇为漫长。

    乌龟,除了寿命长,志气有没有,这个真的不知道。

    可修行养志之法后,元正觉得,哪怕是一头缩头乌龟,他的内心深处也有着**,有着志气。

    繁复的法诀,博大精深的义理,让元正沉醉在其中,无法自拔。

    终归是到了人间最美四月天的日子,深山之湖和外面的山脉,一样的生机勃勃,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元正一直都没有睁开眼,养志,是最思量也最费力气的一件事情。

    一个人的志气,也许要积累的时间,才会促使一个人去做一件别人和自己都不敢去做的事情。

    可摧毁一个人的志气,往往就是一两件事情。

    那片桃园里终于开花结果了,桃子还没有变成鲜艳欲滴的粉红色,还是青色的,不过随着一天天的时间流逝,桃子的颜色,多了一抹绯红。

    如果不是一个讲究人,那样的桃子就可以吃了。

    可那头在春季已经换过一次气的大乌龟,是会仙气的,活的时间越长的存在,也不会讲究什么,可获得时间长到了一定的岁月,便会对每一件事情都会讲究。

    时间一长,起初觉得不讲究什么,是道法自然。

    可谁也不会一直心境澄明下去,总有觉得枯燥的时候,或是麻木,或是清醒。

    然后便会开始讲究,因为再不去讲究的话,活着便没有意思,也无事可做了。

    能成就大业的人,看似不太讲究,实则都是讲究人。

    随着那桃子成熟了,已经鲜艳欲滴,光是看着,便会让人忍不住的伸手去摘采,然后吃进嘴里,好生品尝一下那甘甜滋味。

    也就在这个时候,元正结束了养志之法的修行。

    一切如常,武道修为还是没有丝毫的进展。

    可眸子里那淡紫色的光辉,浓郁了不少,依然很淡,淡的却不是那么明显。

    微微运转沧海**,神华内敛,那一双眸子,再度成了漆黑如墨的一双眸子。

    扛把子腾地一下起身,差点和人一样站起来,抱在元正身上了。

    元正抚摸了一下扛把子的龙角,说道:“自从你在秦岭吞了飞黄之气后,我也不知道你现在的体积到底有多大了,好像一直都长不大似的。”

    扛把子只是欢喜,主人醒来了,他也就活泛了起来。

    元正看了看竹屋之外,略微探出神识感受了一番,嘴角微微上扬说道:“走,我们去吃桃子。”

    一人一骑,潇洒如意的走出了这个小竹屋,来到桃树园里,看到宛若蟠桃的粉红色桃子,嘴里虽然没有流出口水,但心里已经流出口水了。

    那个乌龟说过,这桃子可以延年益寿,也可以增进武道修为。

    这样的风水宝地里孕育出这样的桃子,也很正常。

    元正摘下了一颗,吃了一大口,没有想象之中的甘甜,只有平淡,什么味道都没有。

    却立马察觉到,自己一直刻意压制的武道修为,突破了。

    从道境初期,进入了道境中期。

    延年益寿的效果如何,元正不知晓,因为元正还很年轻,即便可以延年益寿,他也体会不到。

    扛把子吃了一颗,觉得索然无味,便不在吃了。

    真不知晓,师姐单容当初吃了多少,莫非也是一颗?

    “桃子吃了,就该走了,祝愿那头大乌龟好运吧。”元正歪嘴坏笑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