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零三章 风水宝地大乌龟
    火坑里的火还没熄灭。

    屋子里暖烘烘,老汉回来赶紧添了点干柴。

    屋外,元正并指为剑,一道道剑气来回切割狗熊,准确无误的摘下了那张熊皮。

    至于半只羚羊,就看老汉到时候如何处理了。

    走进屋子里,元正也跟着开始烤火,其实元正不冷,但他看到老汉在烤火,他也想烤一下。

    老汉说道:“公子真是年轻有为,我要是有公子这一身武道修为,这个天下,哪里去不得,就算当一个土匪,也能混成锦衣玉带的土匪。”

    元正笑了笑,没有说话。

    练武这种事情,首先得看机缘造化,命里有,就是有,没有就看后天的努力了。

    所谓的后天努力,大概也是看银子多少,有些师傅故意不教会徒弟硬把式,说白了就是等着徒弟上交银子。

    老汉又说道:“也不知道我那三个儿子在军伍之中,有没有学会一些硬把式,要是学会的话,日后上了战场,还能活的时间长一些。”

    “也不要太厉害了。”

    “自古以来,万人敌都短命鬼。”

    元正想了想,应道:“吉人自有天相,老人家也不要太担心了,眼下尚无战事,况且你的三个儿子,也许在军伍里面能找到一个好差事呢?”

    老汉苦笑道:“若真的能找到,早就回来看我来了,都要过年了,还没有回来。”

    元正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孤寡老人了。

    入了军伍,便是半只脚踏进了阎王殿。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不是说说而已的。

    昔年元铁山麾下,伤亡人数没有二十余万,也差不多了,还不算敌军的伤亡人数。

    歇息了一会儿后,外面那匹黑色的马儿忽然间长鸣了起来。

    老汉好奇问道:“莫非公子的坐骑饿了?”

    元正心里有数,扛把子不会无缘无故的长鸣,这里面肯定有事情。

    起身,双手拜别道:“谢谢老人家的裤带面,可能是我的马儿预感到了家人就在附近,我想我要走了。”

    老人家也跟着起身说道:“哪里的话,要不是公子你,我这过年需要的肉,还没着落呢。”

    元正只得走出屋外,看了眼黑色马儿的眼睛,眼睛里面充满着笃定,还有兴奋。

    顿时翻身上马,他不知道扛把子到底发现了什么事情,细想一下,应该是一个不小的事情。

    临行前,老汉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希望还能够和公子一同打猎,公子一路小心。”

    元正笑着摆了摆手,便驾马离去。

    心里还想要和这位老汉多相处一段日子,因为这位老汉,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秦人,和他相处,也能看清大秦帝国的神秘一角。

    可扛把子忽然间有感,元正也是不得不走。

    当消失在老汉送别的目光后,黑色的战马,顿时化作了一尊威武神俊的万里烟云照。

    脚踩祥云,虚空而行,头顶三根龙角,闪烁着灿烂的雷火,隐约间,引发出异象。

    元正和扛把子之间互通心意,直接问道:“你是觉察到了可以修行本经阴符篇的洞天福地?”

    扛把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元正心中骇然。

    本经阴符篇不但博大精深,且修行起来,是真的需要洞天福地,偶尔还得有可以模仿的对象。

    谈不上千难万险,就是不好下手。

    天地间,有许多灵气,可人族大多数察觉不到,能察觉到那等洞天福地的人,大多数都在心境以上,不太需要借助洞天福地来修行了。

    一路顺着渭河往上,飞行了半个时辰后,万里烟云照忽然改变了方向,进入了绵延的大山之中。

    本就漂浮着鹅毛大雪,大山深处,雪厚的地方,可以将这个人陷进去。

    约莫搜罗了千里之后,扛把子带着元正来到了大山深处,最中央的地方。

    这里倒是没有多少妖兽,却充斥着浓郁的灵气,就连元正都能感觉到,更不可思议的地方在于,他看到了深山之湖,湖中有小岛。

    其余的地方,都覆盖了一层白雪,有些体积不算壮硕的树木,被厚雪压断了枝条。

    唯独这湖心小岛里,季节气候,不太正常。

    小岛不大,顶多也就是两亩地,深山之湖倒是很大,约莫百亩地。

    湖中的水看上去清澈澄明,却荡漾出异样的光辉,令人看不出深浅。

    扛把子带着元正停在了湖泊之外的白雪之地。

    一眼望过去,平静,通透,湖心小岛是春夏的季节,那里绿草如茵,那里生机勃勃。

    并未被四季的冬天所肃杀。

    这里,真的是一个洞天福地。

    扛把子虎视眈眈的看着平静的水面,没有太阳,也可以波光粼粼,令人不解。

    长这么大,元正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古怪事情。

    手下意识的放在了斗鬼的剑柄上。

    平静的背后,往往都是狂风暴雨,这水里有什么,暂时不知晓。

    这样的深山之湖里,起码会看到湖面上漂流着落叶与杂草,可这里的气息很神圣,湖面颇为整洁清澈,没有一丝杂物。

    是一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元正很难想象,大秦的地界,还有这般洞天福地,若非万里烟云照恰好临近此地,也不会发现这个古怪神圣的地方。

    忽然间,扛把子竖起了耳朵。

    湖面上散开了水浪,波光粼粼,形成旋涡,有一头乌龟抬起了头,这头乌龟很大。

    起码有三十亩地那么大,当浮出水面的时候,元正在这样的巨龟面前,体会到了自己和扛把子是何等的渺小。

    乌龟呈青紫色,并无龙角盘蛇,若是那样,便是玄武,而不是乌龟了。

    可龟壳之上,还站着一位约莫六七十岁的男人,只是看上去如此,谁也不知道这一位老人大概活了多久的岁月。

    老人童颜鹤发,手里拿着一杆龙头拐杖,无悲无喜的看着元正和扛把子。

    扛把子发出一声龙吟,龙吟之声,震动九天。

    令这个湖面翻滚了起来,激荡出滔天巨浪,浪潮朝着那巨大的乌龟汹涌拍击而去。

    龟壳上的那一位老人,只是平淡的大袖一挥,所有的滔天巨浪戛然而止,然后整个湖面归于平静,如神来之笔,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元正好奇问道:“阁下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仙人?”

    童颜鹤发的老者应道:“我一直都觉得我生活的地方,不会受到世俗的打扰,我一个季节,只会换气一次。”

    “也只有换气的时候,会被距离我不远的灵兽察觉到。”

    “可上一次换气的时候,是一位女子剑客来到了这里,她不偏不倚的就来到了这里,好像是在游玩,却遇见了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送她一份机缘造化,让她在湖心小岛里修行了旬月有余,她才离去。”

    “可这一次出来换气的时候,又被阁下的坐骑给嗅到了气息,只能说这两件事有点巧合。”

    元正心里有些狐疑,上一次来这里的是一位女子剑客,那女子剑客是碰巧来到了这里,还得到了一份机缘造化,说起来真的是运气好。

    “在下修行一门功法,需要湖心小岛这样的洞天福地,还希望仙人能给一个方便。”元正礼貌道。

    起初以为是一位仙人,实则不过是一头修为惊天动地的大乌龟,可凝聚灵气化出人族分身。

    至于这头大乌龟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元正不知。

    可扛把子明显对这头乌龟不是那么的尊重,便可断定,这乌龟前身,也是妖兽。

    也许,就是渭河里的乌龟。

    不过看这架势,这乌龟将这湖泊当做了自己的道场,也不会轻易离开,一旦离开的话,他也许会有些因果报应。

    元正也说不出为什么,他的沧海**愈发精进,偶尔对灵异之事,有着本能的感觉。

    被称之为仙人,这大乌龟看似没有多大的反应,心里估计也傲气的紧。

    凭借气息,就可凝聚一道人族道身,来处理俗事,可本体,依旧是一头大乌龟。

    谁若是将这只大乌龟给杀了,炖成汤,那就不仅仅是延年益寿了,有很大的可能长生不老。

    大乌龟应道:“你来了,就是缘分,我不喜欢争锋,也过了那个年纪,你想要去湖心小岛修行,我并无异议。”

    “可我有一个条件。”

    元正淡然一笑,这还真是一个古老的套路啊,有点像是算命的。

    一份大的机缘造化摆在眼前的时候,总会多出来一个条件。

    此地风水颇好,不但可以修行本经阴符篇里的盛生,还因为这头大乌龟的缘故,也可修行养志之法,一举两得。

    元正也不客套,说道:“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只要是我能够做得到的,我都会帮你。”

    大乌龟道:“等你修行成功之后,大概也是明年夏天,湖心小岛里有一片桃园,帮我摘些桃子过来。”

    “小岛里面的灵气过于浓郁,且有着大道法则镇压,任何妖兽临近那里,都会现出原形。”

    “我的体积太大了,就害怕没有吃到桃子,就压垮了这个湖心小岛。”

    就这么简单?

    不知为何,元正总觉得这件事有些扯淡,可这样的风水宝地,有些禁忌之法,也实属正常。

    元正道:“区区小事而已,我定会做到。”

    大乌龟正色道:“里面的桃子可以延年益寿,可让女子青春永驻,也可增加武道修为,属于神物,我若是吃了,有可能会化成一尊玄武,关系我的往后前途道果,还望公子要信守承诺。”

    湖心小岛的面积只有一亩地,这大乌龟起码有三十亩地那么大,真要靠近小岛,还真的会破坏了这样的风水。

    元正道:“你帮我,我帮你,很正常。”

    旋即,这头大乌龟让开了地方,重新没入了湖水深处。

    这片湖泊一如既往,看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一层神秘的波光,掩盖了所有的真相。

    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顷刻之间,便到达了湖心小岛。

    西蜀的龙脉解困的时候,曾给二哥的万里烟云照一些造化,也给了扛把子一个神通。

    可以驾驭祥云而行,犹如神仙,若是再震开双翼加持,可就不仅仅是日行万里那般短暂了。

    小岛里面,雾气氤氲,生机勃勃。

    碧草如茵,有些区域还下着朦胧细雨,远处,有一篇竹林,也有一片桃园。

    哪怕没有太阳,这里依旧充满了阳光,仔细凝望,有些区域,还有彩虹泡影浮现。

    扛把子低声嗡鸣了一声,元正低头一看,地面上有清晰的脚印。

    脚印不大,是一个女子的,看其尺寸的话,应当是一双玉足。

    元正很好奇,先前来的那一位女侠给那头大乌龟帮了什么忙,更好奇她在里面得到了什么机缘造化。

    顺着脚印一路往前,走了约莫二十丈的距离,有一间小竹屋。

    竹屋外,有着竹桌竹椅,可惜啊,桌子上没有成列茶具,若是在这样的风水宝地品茶论道,也是一件写意风流的事情。

    仔细看了看,地面上还有剑痕,顺着剑痕,可以看出那位女子的剑道修为如何。

    痕迹很简单,可一招一式,没有多余的修饰,有些霸道,也有些美丽。

    这剑道,总觉得有些熟悉。

    片刻后,元正如遭雷击,他见了铸剑阁剑法的影踪。

    之前来这里的那一位女侠,竟然是自己的师姐单容!

    元正摸了摸脑袋瓜子,说道:“我们应该早点来这里的,那样的话,就能和师姐遇见,然后一起搭建竹屋,一起修行。”

    这里没有尘埃,犹如仙境。

    推开房门,一股清新的味道扑面而来,有简单的衣柜,床铺。

    可惜没有被子,不过对于元正而言,就算睡在雪地里,也不会觉得寒冷,更何况是这样的风水宝地。

    “师姐啊,你到底在这里干出了一些什么事情?”元正呢喃着。

    他很清楚单容是一个怎样的人,单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到达一个地方,就算是散步游玩,也是有选择性的,不会随意烂漫。

    依然记得那个万里残阳,师姐离开时孤单的背影。

    想到这里,元正说道:“走,我们到处看看,师姐也许会留下一些什么线索之类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