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零二章 心意
    今年过年,武王府应该不会太热闹,三个儿子都在外面,回不了家。

    最疼爱的那个小儿子,又无缘无故的失踪了,这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从江湖上冒出头。

    难受的便是秋华王妃了,两个宝贝儿子都已经出师了,可过年这么要紧的事情,都没有回来。

    元铁山主动来了秋华王妃的天香阁。

    秋华王妃身边那个贴身侍女不见了踪影,秀丽精致的屋子里,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王妃娘娘娴熟的给自己的丈夫奉茶,然后坐在元铁山的对面,脸色不是很好看。

    平日里仪态端庄的秋华王妃,脸色从来都谈不上难过,便是难看,也很少。

    元铁山抿了一口菊花茶,有点甜,也有点苦。

    说道:“过几日那六个老爷们就来我们家过年了,往年的时候的确热闹,可今年有些事情得有一个了断了。”

    麾下六骁将,各个都是万人敌,昔年追随元铁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尤其是齐冠洲,本来有机会离开元铁山这一座铁打的靠山,在庙堂上另立门户,可他没有这样做。

    这世间铁打的靠山,实在是太少。

    秋华王妃应道:“我不在意齐冠洲的事情,如今你肩膀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了,平日里多小心一些自己的身子骨,哪怕你有一身不俗的武道修为,可毕竟也上了年纪。”

    “虽不见白头,可挥拳头抡膀子的事情,都是年轻人该做的事情,你也消停一点。”

    元铁山对自己的王妃一直都是一言难尽,作为王妃,她的心里总是向着自己的娘家人。

    可作为自己的妻子,这一位妻子,也从未让武王府出过啥乱子。

    前几年,元正刚开始风流的时候,许多羞于开口的事情,都是这位王妃娘娘暗地里花钱摆平的。

    对于元正,秋华王妃谈不上爱,也谈不上恨,虽然相处少,话说回来都是一家人,哪怕一家人的感情基础并不牢靠。

    可也只能同室操戈,不存在被外人所伤的事情。

    元铁山微笑道:“我要是上战场的话,还是能够叱咤风云的,可我两个儿子,已经出师了,这些苦活累活,也该让他们接触一下了。”

    “我知道你心疼青儿和麟儿,其实我更是心疼啊。”

    “这无缘无故的,大魏境内的妖兽族群,开始联盟,背后也许有人族介入其中,也许是咱们的大魏可能风水出了问题。”

    “辛苦的日子,不会太长,北斗山脉里的情况,逐渐的有了安分的迹象。”

    “可那些不弱于人族至强者的妖兽,也懂得风水兵法,怀疑这一次是示敌以弱。”

    秋华王妃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

    很多年了,这夫妻两人之间的交流,都是元铁山说着战场上的事情,秋华王妃就像是听书一样听着。

    刚成亲的那段日子里,秋华王妃一直都嫌弃元铁山。

    毕竟秋华王妃曾经也是秋华公主,从小锦衣玉食,生活在那金碧辉煌的皇宫里面。

    也不能说不懂人间疾苦,可在高处不胜寒的地方居住的久了,自然而然对一些柴米油盐的琐事,不太上心。

    她起初嫌弃元铁山,自然是因为元铁山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是个泥腿子,满口的粗言秽语。

    可相处的时间长了之后,秋华王妃也就习惯了,逐渐的发现了元铁山的另一面。

    虽说不懂风情,甚至有些时候像是一股清新的泥石流。

    可只要他在,这瀚州不会乱,这大魏也不会乱。

    有了孩子之后,当父亲的人,有些狠心的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了别处去学习修行。

    为这事秋华王妃还跟元铁山闹过不少矛盾,可现在年纪大了,秋华王妃驻颜有术,可她也清楚,自己也不再是那个艳冠皇城的秋华公主了。

    也了解到了柴米油盐,也知晓了人间疾苦。

    一想起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还算是有本事的儿子,心里也骄傲的紧。

    开始觉得,元铁山当初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正确的。

    可这过年了,自己的两个儿子还在战场上,秋华王妃的心里就不是那么的舒服了。

    说道:“年过了之后,麟儿就要回来举行及冠之礼了,本想着今年过年,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游玩一下,去皇城里给他们的舅舅拜年,年过了之后,就是麟儿的及冠之礼。”

    “然后再顺理成章的进入战场,历练那两个小家伙。”

    “没想到战事如此吃紧。”

    元铁山当然也想这样,但他也有私心。

    他完全没必要将自己的儿子派往北斗山脉,他自己就可以派出一支大军去支援柳苍岳。

    可转念一想啊,既然出师了,就借着这个风口,历练一下两个小家伙,等两个小家伙支撑不住的时候,自己这个当爹的,再率领一支大军,威风八面的抵达战场,也能让当儿子的人觉得,有这样的一个父亲,很体面,很光彩。

    “不说这些了,先看看吧。”元铁山沉思道。

    ……

    大梁城的民生因为柳苍岳这尊王爷的缘故,也还算是锦衣玉食,安居乐业。

    哪怕距离北斗山脉很近,可柳苍岳在这里,北斗山脉里的妖兽就不会杀到大梁城里来。

    大梁城的南门口,有一家客栈,眼下年关将近,客栈也打算关门,回家过年了。

    故此,生意不是很好。

    客栈里有两个年轻人,锦衣玉带,气度不凡。

    没有要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真若是山珍海味的话,这客栈里也拿不出手。

    只是两碗饺子,一些红焖肉,和一壶热茶。

    元麟说道:“我这件事想让母妃同意,着实有点难,大哥难道就没有自己的意中人,提前把人事儿干在前面?”

    元青没好气的说道:“你倒是艳福不浅,在万象剑池里还能搞到对象,而我呢,整日就在稷下学宫里修行,里面也有不少的师妹师姐,可我想了想,兔子不吃窝边草,结果窝边草,都让其余的兔子吃了。”

    “我有些后悔,当初有位姑娘,长得的确挺水灵的,也对大哥我有些非分之想,可大哥我当初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正人君子,没把人家给怎么着了。”

    “想起来,肠子都悔青了。”

    元麟怂恿道:“只要大哥带着一位意中人回去,我也带着姜灵回去,到时候母妃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元青摇了摇头,对于爱情,元青不太了解,但元青的肚子有学问,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日后的武王殿下。

    显赫的背后,往往有着老套的身不由己。

    元青说道:“我是当大哥的,不可胡作非为,你喜欢和姜灵在一起,那你们便在一起,我也支持你们。”

    “可我不一样啊,咱们兄弟两人,总得腾出来一个搞政治婚姻,并非是遵照母亲的意思,而是也得为我元家的大局考虑。”

    “我想,母妃的意思也就是让我和某个江南世族的女儿成亲,武王府和那些士子门阀多多接触,日后也有助于我元家。”

    “细想起来,也没啥意思,反正我又没有喜欢过谁家的姑娘,也不懂爱情,真要是政治婚姻,对我的影响其实也没多大,也只是人情世故方面扯得更宽了一些。”

    听到大哥说这话,元麟的心里很难受。

    他明白大哥的身不由己。

    至于三弟那里,浪荡子一个,什么时候回家,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可还好,三弟最受父王的喜爱,以后的终身大事,完全可以自己做主,没有谁来干涉,只要三弟找的不是年纪太大或是面相可以僻邪的老婆,父王都不会有啥看法的。

    过来过去,还是三弟最为潇洒啊。

    这时候客栈走进来了一位约莫三十余岁的女人,姿容俏丽,气质端正,手里还抱着两件棉袄。

    都是上佳的天蚕丝纺织出来的棉袄,没有多余的修饰,看似很普通。

    元麟和元青愣了一下,看着这位女子。

    刘瑾荣说道:“王妃娘娘很记挂你们,特意做了两件上好的袄子,都是自己一针一线缝上去的。”

    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件几乎一模一样的袄子交给了元青和元麟。

    元青难为情的说道:“瀚州到大梁,路途如此遥远,真实辛苦你了。”

    刘瑾荣微笑道:“辛苦倒是不辛苦,本以为你们在忠王府,后来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两位殿下在这里开小灶。”

    元麟试探性问道:“母妃那里,可还有别的事情交代?”

    刘瑾荣如实说道:“娘娘知道你们两个都是雨露不沾身,湿气不入体的主儿,就算你们大冬天光着膀子,也能浑身杠出热气,可也怕你们万一染上了风寒什么的,还是希望你们在这个冬天,可以穿上娘娘的心意。”

    元麟默然于心,心里有些难受,母妃还真是疼爱自己啊。

    元青温和道:“麻烦姐姐回去的时候,告诉母妃,不要担心,我们在这里一切都好,是她想象中,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局面。”

    刘瑾荣噗嗤一笑道:“知道了,娘娘听到这话后,哪怕你们两个不在家里过年,娘娘都会高兴整个冬天的。”

    作为一个母亲,秋华王妃有些护犊子,可也有分寸。

    知晓有些事可为,有些事不可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