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十八章 又出发
    对于本经阴符篇,元正不着急修行。

    因为难度太大,不仅仅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而是需要很多个合适的契机。

    也不指望能够在沉心殿里面能够修行个什么名堂出来。

    元正道:“这一次的旅途,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鬼谷子嗯了一声,苏仪也没有说话,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不需要非得两个人。

    古往今来,但凡是强者,都是一枝独秀,他们的路,也只有一条,也只有一个人,可以一枝独秀。

    花椒从五脏殿里走出来招呼道:“饭好了,可以吃饭了。”

    只有在这里,元正才能体会到两位剑侍的厨艺是何登的过人,需要食材,别说是江湖上了,就连大内皇宫里都没有。

    五脏殿一如既往,安静神秘,三个人坐在一张大桌子上,食无言寝无语。

    元正不知晓师尊鬼谷子有什么心事,也不知晓苏仪有什么心事,但他自己是有心事的。

    这一顿饭过后,元正就要再度离开秦岭,也不想要去大魏了,那里太熟悉了,他想要去大秦看看。

    无端想起了那一位读书人,钟南现在也许在大魏,也许去了其余的国家。

    人家一个武道修为并不如何的读书人,都有着遨游天下的勇气,元正也要有这样的勇气才行。

    这一顿饭,元正吃了很多,平时他可以吃两大碗,这一次他吃了五大碗,都是大补之物,也没有觉得肚子涨。

    一个人老了之后,对人世间的事情要是没有了心气儿,来鬼谷门庭里养老,度过余生,那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元正也没有老去,还不到及冠之年,这样的安逸,拥有片刻,就应该感觉知足。

    吃过饭后,花椒打开剑匣,将木剑开花重新交给了元正。

    元正插在腰带上,一柄是拔不出来的木剑, 一柄是没有剑鞘的斗鬼,颇有些矛盾。

    “公子接下来修行的是诸侯剑,我们也不是很懂,不能继续陪着你了,若是觉得孤单寂寞的话,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公子自己一个人受着了。”花椒说道。

    元正满脸无奈的回道:“听上去你像是在安慰我,可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在安慰我。”

    花椒也没有嫣然一笑,平淡如初的说道:“饭吃饱了之后,总得做些事情,总要对得起肚子里面的东西。”

    元正微微点头,笑了笑,他想起来了一位穷酸秀才说过的一句话。

    我都不敢出恭,害怕肠道里面没有要出来的东西。

    也不敢去喝西北风,肠道里面本来就没有要出去的东西,被西北风在刮一下,肠道会出现裂口。

    “我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希望我下一次回来的时候,两位姐姐可以继续给我做好吃的。”元正说道。

    茴香没有出来,一个性子冷淡的女子,很理智,她知道元正还会回来,等到日后修行天子剑的时候,元正必然会回来的。

    既然还要再相逢,又何必去做出多余的送别之礼呢?

    这也是茴香对花椒最为无奈的地方。

    花椒道:“那是一定的,我们这一次不能陪着公子,可我们是公子的剑侍,一直都是。”

    元正没有苦笑,而是欣慰,作为剑侍,最起码她们是真的给自己持剑了,也给自己做饭了,尽到了本分。

    “日后相见吧。”元正淡然一笑便骑着万里烟云照离开了鬼谷门庭。

    苏仪和鬼谷子没有出来送别元正,有些冷漠啊。

    苏仪道:“师弟走了之后,必然是去其余的三国,绝对不会在大魏境内转悠了。”

    鬼谷子道:“国家与国家虽然人文习俗有所不同,可江湖,永远都是江湖。”

    苏仪也没有下文了,只是有些担忧,得到了本经阴符篇的修行法诀之后,元正会不会操之过急,走火入魔?

    就像是毒药,是会上瘾的。

    若是说斗鬼可以吞噬主人的心智,那么本经阴符篇,就像是肚子里的虫子,并且那条虫子会越来越大,直到吃掉了主人的神魂与躯体。

    离开秦岭深处后,万里烟云照化作了一匹黑马,黑马毛发光亮,如黑色的丝绸锦缎。

    元正没有骑马,也没有牵马,这匹黑马会默默地跟在元正的后面。

    大秦,人杰地灵,出现过至今都名动天下的相国与将军。

    不同于大魏还有着元铁山,柳苍岳这样的异姓王。

    大秦皇族与王族不分家,都属于同一座祠堂。

    以绝对的皇权覆盖了整个庞大的帝国。

    在这样的一个国家里,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想要造反,是没有机会的。

    只能规规矩矩的恪守着自己的本分,效忠君王,效忠皇权。

    曾几何时,大魏王朝也想要效仿秦国的皇权制度,但失败了。

    大秦在立国之初,就是一家人打天下,一家人治理天下,血脉连通。

    而大魏如今的陛下,当初若是没有元铁山,柳苍岳这样的武将支撑,现在都不一定是陛下呢。

    两国之间比较起来,秦国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就是江湖之上,也没有太多的行侠仗义,武道修为,决定着一个人的地位。

    哪怕你是某一个宗主最为疼爱的小儿子,哪怕是少主,武道修为不到位,也很难有话语权。

    也因此,整个大秦,都充斥着一股尚武风气,号称为虎狼之国。

    至于读书人在秦国,地位略输于武夫,眼下虽无战事,也少不了暗潮涌动。

    大争之世里,读书人能做些什么?

    就连扯淡这种事情,都扯不出来一个名堂。

    就连读书人在尚武风气的影响之下,多出了几分干练,亦是文武双修,生怕落后了。

    可这也不代表大秦帝国没有风雅之士,没有诗经与学问。

    相反,大秦的读书人,质量都颇高,不缺乏一些人中龙凤,可在压抑的皇权面前,也只能将人生理想,暂时搁置一旁。

    元正刚刚踏入了神秘的大秦地界,便迎来了初雪。

    初雪越下越大,渐渐成为了鹅毛大雪。

    顺着渭河一路往上,才终于在岸边看了一户人家。

    虽不是客栈,但有烟火气就好,这里是大秦,不是大魏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