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十七章 本经阴符篇
    同样是万里残阳。

    同样是接近黄昏,却有些悲凉。

    元正想起了自己和单容分别的那个黄昏,师姐说过,以后可能会相见,可能会不相见。

    西蜀的热闹,单容没有去,元正知晓,师姐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

    可这样的景色,元正还是会怀念师姐。

    上一次走的时候,师姐带着一柄剑,一个人,轻装上路了。

    没有火烧云的天空,也没有夏日的余热,深秋时节的万里残阳总会让人想到许多难以忘怀的往事。

    还好,元正有苏仪陪着,有花椒和茴香陪着,一路上并不孤单。

    苏仪道:“师弟的庶人剑已经大成了,我们也要返回秦岭一趟,看看师尊是否有别的安排。”

    “西蜀龙脉彻底断了,于天下大势而言,看似没有影响,实则暗流涌动。”

    元正大概是听进去了,也许没有听进去,既然是回秦岭,那就回去。

    一路上元正都是闷闷不乐的,至于为何会闷闷不乐,大概是因为西蜀双壁没有了盼头,日后那三万大军也不知晓到底要做些什么吧。

    看到别人的心酸与悲伤,偶尔自己也会觉得悲伤。

    元正是头一次有这种感觉,他忽然说道:“其实庶人剑的修行,就是让我明白,哪怕身为鬼谷弟子,也需要懂得,人间正道是沧桑。”

    花椒与茴香没有回应,她们不知道如何回应,也很难体会元正现在的心境。

    人间是个好地方,千奇百怪,什么事情都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

    读书人觉得,正道就是为万世开太平,为百姓谋福利。

    江湖侠客觉得,正道就是行侠仗义,就是提升武道修为。

    元正却觉得,人间正道是沧桑。

    不到及冠之年,也有这般感触,也算是不容易了。

    苏仪似笑非笑的回道:“其实这个,我也不是很懂,有些路,有些事,只有自己知道,我无法同师弟感同身受。”

    元正没有再问了,没有结果的事情,只能自己去探索。

    约莫过了半个月,一行人就返回了秦岭。

    熟悉的殿宇成片,熟悉的高处不胜寒,熟悉的大秦龙脉。

    鬼谷门庭周围,似乎不受四季影响,这里碧草如茵,这里树叶碧绿繁茂,这里的水光山色,无限生机。

    花椒和茴香两位女子回来之后,便是去了五脏殿收拾煮饭。

    在外面,吃了很多客栈的饭食,也吃了许多别人家的饭食,也有野味。

    可总归没有五脏殿做出来的饭好吃,也许外面的人间百味,于花椒还有茴香而言,没有什么感触,也不曾感受到什么叫做人情味。

    还是那个熟悉的亭子里,鬼谷子在这里喝茶,苏仪带着元正来到此间。

    外出修行的徒儿回来了,鬼谷子没有多大的反应,很难从这样的一个人身上看到任性的光辉。

    连斗鬼这一柄凶剑,鬼谷子都没有多看一眼。

    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庶人剑大成了,纵横剑道可以切换自如了,于你而言,也算是筑下了厚实的剑道根基,你可曾觉得庆幸?”

    元正微鞠一躬,应道:“没有,算是有感而发,已算是水到渠成,许多事,其实没我想的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简单。”

    鬼谷子道:“诸侯剑的修行,就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花椒和茴香也不会陪着你继续浪荡,天下之大,你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

    元正有些微茫,花椒和茴香作为剑侍而言,从未出手,有些多余。

    可相处的日子长了,突然没有了花椒与茴香的陪伴,元正觉得不习惯。

    鬼谷子道:“孤独是美丽的,前提是要承认孤独的美丽,一个人的孤独,也会同另外一个人孤独连成长线,那条长线也许叫做人生理想,也许叫做功名利禄,全取决于你自己如何看待。”

    “修行庶人剑,是害怕你死在了外面,才让花椒和茴香陪着。”

    “诸侯剑,便无需如此了,你的路,你自己走。”

    元正了然于心,不再坚持。

    鬼谷子笑道:“你的垂天链里面,应该会有些新的内容,在你庶人剑大成之后,里面的东西你便可以探索了。”

    “感情和悲伤,在有些时候非常的多余,除了误事之外,再无其余的用处。”

    “我以为你庶人剑大成后就会发现端倪,直到一路返回秦岭,你都不曾发现。”

    “我也只会提醒你这一次,下一次,你便自求多福。”

    元正微微探出神识侵入垂天链里面,上一次是纵横圣剑的修炼法诀,这一次是——本经阴符篇。

    心如止水,元正没有觉得兴奋和紧张。

    他修行过沧海**,该消磨的棱角,差不多都消磨了。

    同年轻人比之,元正没有那么的好高鹭远,志向远大,他刚刚明白人间正道是沧桑。

    一些纨绔子弟的生活习惯,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他说道:“这一门功法,和沧海**不同,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传授于我?”

    鬼谷绝学,分为捭阖篇,反应篇,揣篇,摩篇,转丸篇,却乱篇,决篇等……

    历代鬼谷门徒除了修行纵剑术与横剑术外,其余的绝世篇章,不会全部学会,顶多就是挑选一两个擅长的篇章。

    有人擅长转丸,有人擅长却乱。

    唯独到了元正这里,是沉甸甸的本经阴符篇。

    这门功法,是武道功法,亦是治国理政的功法。

    谈不上庞杂,却是博大精深,万事相通的绝世篇章。

    来到鬼谷门庭后,元正对此也是有所耳濡目染,从古至今,还不曾出现过修行本经阴符篇的人。

    本经阴符篇几乎概括了所有的鬼谷绝学,且更上一层楼,能升华多少,取决于修行者的悟性。

    苏仪额头渗出了冷汗,他很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这个年纪的元正,接触到了本经阴符篇,就像是一名孩童拿到了一柄绝世宝剑,会误伤自己和身边的人,甚至会误伤更多的生灵。

    在苏仪看来,元正走火入魔,是早晚的事情。

    他不明白,师尊为何会传授元正这样的绝世篇章。

    鬼谷子无动于衷道:“你是我的关门弟子,所谓的关门弟子,就是我以后再也不会收徒弟了,只会认可你一个人。”

    “世间万物都有因果循环,有些人看得见,就成了苏仪这样的道士,有些人看不见,便成为了好大喜功的君王,或是滥杀无辜的江湖草莽。”

    “一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老天爷让他吃多少粮食,做多少事,几乎都是注定的。”

    “也曾有人试图逆天改命,可都失败了。”

    “我不指望你能逆天改命,但你是我的关门弟子,也会走上那一条路。”

    “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样的感悟出现在一个少年的身上,我觉得欣慰,也觉得难受。”

    “那也不过是统治者愚民思,强民体的老套把戏,也恰好符合人性的光辉。”

    “运气好的话,有志者,事竟成,运气不好的话,就一路沧桑到头了,化作枯骨,也无人知晓。”

    “凡事不过成王败寇和人情世故,你要记得,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多数人被环境改变,少数人改变环境,从古至今,还都没有出现过统御天地万物的大人物。”

    “本经阴符篇,就当做是一柄锋利的剑,它的确锋利,可也取决于用它的人。”

    元正默然于心,看似如此,本经阴符篇的修行难度很大。

    起码他是第一个开始修行的,不像是修行纵横圣剑那般简单,有法诀照搬,有剑意对照。

    一个人一条路,能否成为康庄大道,谁能知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