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十五章 离开之前
    山摇地动,对于开掘地道也是有帮助的。

    地道前方一些坚硬的岩石结构,随着这声震动,松垮了不少。

    秦广鲁亮出长枪,很难想象秦广鲁这样的人,用的长枪,竟然是雪白如玉的一杆长枪。

    元麟在一旁言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长枪黑虎?”

    名曰黑虎,实则雪白如玉。

    秦广鲁洒脱笑道:“其实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故弄玄虚,也比较喜欢说反话。”

    一枪刺向地道,一道暴烈的冲击波,如长虹贯日,只听闻里面轰隆隆的一声,无数岩石坍塌在里面,紧接着小溪的水流戛然而止。

    两头万里烟云照同时冲入了地道里面,不知道是在里面用爪子是在抛,还是动用了自己的天赋神通。

    哗啦啦……

    水流变大,浪花朵朵,地下暗河被彻底的挖通了。

    两头万里烟云照从里面出来,再接着,一条体积壮硕,黑夜里一片迷蒙,差不多是有十几丈长的巨蟒,抬起了头。

    有些渗人。

    秦广鲁和郭喜军率领三万将士,规规矩矩的让开了道路。

    姬清泉一行人带着惊疑不定的神色。

    神秘人一脸淡然。

    这就是西蜀的龙脉,舍弃万年修为之后,就成了一条这样的巨蟒。

    巨蟒没有着急顺着这条河流前往清平江,发出如孩童一般的稚嫩童声说道:“此后,西蜀的兴亡成败,再与我无关。”

    郭喜军心里难受,是真的难受。

    西蜀以前只是困龙之地,可眼下,是彻底的没有龙脉了。

    复兴西蜀,已然无望。

    “是我们对不起你,也怪我们西蜀的风水不好,没能让您有一个施展躯体的地方,这无数年来,委屈了您。”郭喜军嘶哑应道,强忍着泪水。

    巨蟒没有回应郭喜军,只是淡淡说道:“今日帮我脱困的人,我都会记得。”

    “若是有朝一日,我能重新化龙,必然会有厚报。”

    顺着这条河流,一股脑的扎进去了,不久之后,这条巨蟒就到达了清平江里面。

    入江之后,变成了蛟龙,等它抵达大海的时候,会再度拥有龙躯,可那万年修为,除非是有极好的机缘造化,否则短时间里面是不大可能恢复如初的。

    姜灵心中一阵沉闷,小声对元麟说道:“我体内已经被种下了化作灵龙的种子,大概十年之后,就可以开花结果。”

    元麟平日里都很淡然,这一刻是无法淡然了。

    内心狂喜,子午更是发出了兴奋的剑鸣。

    姬清泉亦是觉得自己的武道修为忽然间破开了瓶颈,距离天境,他还有一段路要走,可那一段路,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长了。

    神秘人则是花白的头发,彻底化作了乌黑如墨的长发。

    至于两头万里烟云照,想必也有所升华,大概只会让自己的主人看见吧。

    姬清泉有感而发的说道:“虽然说是馈赠,可依然觉得内心羞愧,你西蜀龙脉已经丧失了万年修为,却依然给了我们一些好处。”

    秦广鲁也不想说场面话,也没有回应,黯然神伤。

    龙脉走之后,日后的西蜀,何去何从,谁也不知晓。

    紧接着,平顶峰上发出天摇地动的声音,天空中一道灿烂的闪电,让黑夜忽如白昼。

    有天境高手争夺西蜀龙脉的万年修为化作的道身,也进入了捉对厮杀当中。

    不久之后,整个平顶峰将会被夷为平地,至于那些辽阔的原野和树木,想必也会成为废墟。

    元正和元麟等人哪怕距离平顶峰上还有很远的距离,依旧是感受到了如渊如狱的压迫之力。

    神秘人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离开这里吧,接下来的江湖厮杀,与我们无关。”

    郭喜军和秦广鲁整顿大军,潜移默化的离开。

    至于元正这些人,要么是顶级高手,要么就是有顶级坐骑,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

    离开之前,元正拦住了神秘人的去路,说道:“师傅接下来会去哪里?”

    神秘人没有回应元正,身为天境高手,若是想要离开这里,只是一念之间,便可到达万里之外。

    再一次,元正眼睁睁的看着师傅离开,依旧是没能看清师傅的去向。

    元麟拍了拍元正的肩膀安慰道:“别难过了,该出现的时候,他自己就出现了,就和这一次一样。”

    元正:“……”

    万年修为的道身,依旧是散发出了无数的龙游之气,引发各路江湖豪强浴血厮杀,拼命争夺。

    距离平顶峰不远的地方,早已经血流成河。

    哪怕是清平江的江畔,有人活着,有人死去,留下了无数的尸体。

    差不多过上七天左右的时间,就会有大规模的官兵,处理西蜀大地上的尸体。

    火葬的话,熊熊烈火,不燃烧个三天三夜,是很难清理掉那些尸体的。

    深夜,元麟带着姜灵,骑着万里烟云照,第一时间离开了西蜀。

    姬清泉带着十六位长老,开始返回万象剑池。

    不属于他们的热闹还在继续,而属于他们的热闹,已经结束了。

    秦广鲁和郭喜军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忙活,张美娘开的那家客栈,生意火爆的日子也不会太长。

    元正不忍心继续在西蜀大地打扰了,害怕继续打扰下去,遇到了铁钩的谍子,也是一个麻烦。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元正问道。

    苏仪道:“师弟的打算是?”

    元正说道:“先离开西蜀,江南那边的事情也已经了结了,谢氏一族对我没有恶意,旧南越那里,一切如常,子午到了二哥的手上,齐冠洲也是无可奈何。”

    “在江南的时候,我没有来得及去青楼里面好生消磨一下,错过了那些矜持温柔的南方姑娘。”

    “我忽然间觉得有些难过,以后没有西蜀,只有大魏。”

    花椒与茴香静静的看着元正。

    恍惚间,元正拔出长剑斗鬼,一剑出,激荡出直冲天宇的剑气。

    纵剑意和横剑意弥漫四野,将周围的密林里的树木,切割成了大大小小的木桩木块。

    地面上,被犁出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沟壑。

    斗鬼更是发出了一声凄厉咆哮的剑鸣,犹如地狱恶鬼的呼啸。

    也不知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悲凉之意,让元正顺其自然的突破了平静,进入了道境中期。

    体内的**之气,愈发浓郁,举手投足之间,激荡出法则碎片。

    一招一式,可以暗合天地大道,可以对抗秩序之力。

    虽说只是一个好的苗头,可到了这一步,纵剑意和横剑意可以随意切换,亦可融合,算得上是庶人剑大成了。

    可元正高兴不起来,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他没有办法和西蜀双壁感同身受,可他大概也知晓,孤魂野鬼是什么滋味。

    大魏皇城里的那一位,不久之后就会得知消息,应该会高兴起来,虽不至于大赦天下,起码也会减轻西蜀的赋税,来一次安抚怀柔的古老把戏。

    “找个没人的地方,喝上几杯再说吧。”元正索然无味道。

    今夜过后,元正就可以修行诸侯剑了。

    庶人剑大成,也是那条巨蟒的馈赠,来之前,元正希望如此,真的如此,元正的心里又有些难受。

    人啊,其实都是贱骨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