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十四章 做点好事
    平顶峰下。

    夜色里,是阴暗的山涧,迷蒙一片看不到森林的尽头。

    也没有点燃火把,郭喜军和秦广鲁就在这里看着,带来了三万将士,在这里日夜不停地挖地道。

    挖地道这种事情,也没有办法三万人一起上,因为地道也不会太宽,初期也无法让很多人发挥气力。

    前面的人负责挖地道,后面的人,就负责处理残渣山石土堆。

    这里有一条小溪,等这条小溪大概能有六丈宽的时候,这条地道大概就竣工了。

    郭喜军说道:“还好人多,人多了也好干活,这也是一个办法。”

    秦广鲁一脸的悲苦之色,他已经偷偷地去见过那条龙脉了,得知耗损万年修为才能脱身,秦广鲁心如刀绞。

    临了临了,西蜀还是对不起人家,还是让人家寒心了。

    说道:“老子就不相信,天境高手就真的不可战胜!”

    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道:“起码是你们无法战胜的。”

    神秘人带着姬清泉一行人来了。

    西蜀双壁头皮紧绷,刚准备下令应敌,姬清泉便透出了一道遮天蔽日的威压,让平顶峰下的三万大军,如临冰窖。

    元麟骑着万里烟云照而来,秦广鲁第一时间认出了万里烟云照,他下意识的想起了有些缘分的武王庶子,可这一次,不是庶子,而是嫡子来了。

    神秘人道:“我并无恶意,也知道你们想要做些什么,大魏铁钩的谍子,已经被我清理干净了,你们可以做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我们是来帮忙的。”

    郭喜军看着这位带着银色面具的人,内心震撼。

    说天境高手,天境高手竟然就来了。

    仍然不解的问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们为什么要帮我们,还带着万象剑池的各位高手。”

    神秘人笑道:“大概就是江湖意气了吧,江湖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

    “生擒龙脉,终究有伤天和,我们愿意,为江湖略尽绵薄之力,为江湖积点阴德,也不想让庙堂的日子太舒心了。”

    郭喜军和秦广鲁微鞠一躬,郑重说道:“多谢。”

    大恩不言谢,西蜀双壁会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还好,关键时刻有天境高手过来帮忙,也不索求什么。

    挖地道还在继续当中。

    临近平顶峰的时候,元正几人没有御空而行了,而是进入地面,万里烟云照也没有快速奔腾。

    苏仪的寻龙尺转动个不停,然后忽然停了,苏仪笑道:“看来前方有人等着我们,也想要去做跟我们相同的事情。”

    元正说道:“别告诉我,是西蜀双壁,来这里的路上,我看到了不少的尸体,应该都是铁钩的谍子,有人清理路障,也是好事。”

    苏仪道:“不用担心,估计是天境高手干的。”

    元正目瞪口呆道:“那我们不是走大运了?现在跑路还来不来得及。”

    万里烟云照没有多大的反应,而是有些兴奋。

    元正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到底是谁来了,看着苏仪没好气的说道:“下一次把话说清楚,我虽然修行庶人剑,但也不介意和身边的人行凶斗狠。”

    苏仪笑而不语,大概每一位道士,都喜欢打哑谜吧。

    半个时辰后,苏仪带着元正三人终于来到了平顶峰下,三万大军彻夜不休的挖地道。

    大半晚上的,看上去工程不算浩大,可这条小溪的水流明显湍急了几分,也热闹了起来。

    秦广鲁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人,意识到有人来了之后,立马就过来了。

    一看是元正,立即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元正打趣道:“好久不见,大夫的气色红润了不少,我来这里,当然是来帮忙的啊。”

    秦广鲁看了一眼苏仪,这个道士给秦广鲁的感觉很危险,还好,从局势上来看,应该是自己人。

    “既然是来帮忙,那就请进吧。”秦广鲁道。

    元正耸了耸肩,这个大夫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犀利啊。

    走进去一看,地道口那里忙得热火朝天,他看到了自己的二哥与姜灵,也看到了戴着银色面具的那一位。

    直接愣住了,一个箭步就来到了神秘人面前,殷勤说道:“师傅,您老人家怎么来这里了?还比我先来这里。”

    元麟没有说话,这里有两头万里烟云照,元麟的那头万里烟云照刚凑近扛把子,便下意识的退后了三步,看到扛把子并无恶意,才和扛把子玩闹了起来。

    这个微妙的细节,大概也只有花椒和茴香以及苏仪注意到了。

    神秘人看着元正腰间的斗鬼,不冷不热的说道:“如此,你已经摸索出了一些事情了?”

    元正知晓师傅说的是开花的,点了点头道:“算是吧,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剑气冲斗牛。”

    神秘人道:“日子还早呢,不要着急。”

    元正连连点头,这位师傅,是真的陪着自己相处了一段时间,还教会了自己沧海**。

    鬼谷子虽然也是元正的师傅,可更多的是一种强烈的仪式感,相处不算愉快,也不算不愉快。

    姬清泉看着花椒与茴香背负的剑匣,对于这两位姿容绝美的少女,也有留意,即便是姬清泉也看不出深浅。

    可姬清泉能看得出来,这两位是元正的剑侍。

    元正说道:“路上铁钩的谍子,都是师傅你做掉的?”

    神秘人看向了姬清泉。

    元正立即转过身来,对姬清泉恭敬说道:“多谢前辈清理路障,也能让我们一路到达此地。”

    姬清泉问了一个有些愚蠢的问题,道:“不知道你是在哪个剑道门庭下修行剑道?”

    这个问题,元麟当初都没有得到一个具体的答案。

    更别说是姬清泉了。

    元正哈哈道:“野路子,不值一提的野路子,我也羞于出口,实在是不好说啊。”

    姬清泉看了一眼神秘人,神秘人也是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出自于鬼谷纵横,这种事情要是被暴露了,别说是大魏皇城里的那一位了,就连其余三国的君主,那也是要将元正抓过去,好生的促膝长谈了。

    鬼谷门徒,已经很多年没有在江湖庙堂上出现过了。

    当下这个时代,元正还是鬼谷门庭里唯一的一根独苗。

    不说是最值钱的,也差不多了。

    小溪里的水流越来越湍急了,郭喜军和秦广鲁哪怕有天境高手在这里镇守和帮忙,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着。

    因为平顶峰上,已然有了很大的动静。

    就在刚才,他们觉察到,整个山脉都轻微摇晃了一下,紧接着,无数的山石从山顶轰鸣而下。

    大战不在这里打,也是好事,天境强者交手,谁敢围观?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