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十二章 三个男人吃饺子
    大魏依旧遵循着十日一朝的惯例。

    这一日的早朝散去之后,文武大臣们的心里很不平静。

    因为武王元铁山也来早朝了,从瀚州来到大业这座皇城,姑且不说路途遥远,而是武王这个王,地位真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且在大殿之上,溅血五步,打死了一位言官,就连陛下都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没办法计较。

    细算起来,武王元铁山大概有七八年没有上过早朝了。

    更是被有心人,称之为瀚州的土皇帝,大魏奸雄。

    此等诛心之论,元铁山不在意,付之一笑就过去了。

    老子能成为土皇帝,那也是老子的本事,对老子羡慕嫉妒恨,那也是老子应该承受的殊荣。

    大业皇城西门口,有一家不错的饺子馆,无论是来往的商人,还是初次来皇城的士子们,都会闻名而来,来这里吃上几碗饺子。

    饺子馆的名字很普通,就叫做好吃饺子馆。

    名副其实,这里的饺子是真的好吃,是百年老店,细算起来,也不止一百年了,三四百年都有了。

    无论是饺子皮,还是饺子馅,那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

    元铁山也来这里吃饺子了,当然,元铁山是何许人也,总不能坐在外面吃饺子。

    好吃饺子馆里面,也有厢房,通常都是为贵客准备的。

    饺子这种东西,好吃也不贵,平凡的饺子,也因为这家饺子馆,变得不平凡了,有了固定的客源,也有了固定的贵客。

    厢房里面,一副上好的黄花梨家具,桌子椅子,还有一套茶具。

    贵客吃饺子的时候,觉得有些口渴,不想喝饺子汤,便是喝茶。

    里面只有三个人,元铁山坐在南面的椅子上,他的对面,自然就是北面,那是一位气质英武不凡的中年男人,一席料子上佳的素衣,呈淡青色,便是如此,也能显得这位中年男人的不同凡俗。

    而东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位身材壮硕魁梧的中年男人,满脸胡子,若不是穿了一身锦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乡野匹夫呢。

    北面的那位中年男人言道:“听闻庞洪侄儿最近和诸葛家族的明珠,诸葛韶荣的婚事给黄了?”

    东面的庞宗冷笑道:“那又什么办法,若不是某些人成心搅局,还能黄了?”

    某些人,自然就是元铁山了。

    中年男人吃了一个饺子,在嘴巴里咬了几口,就吞下去了,一点也不斯文。

    斯文这种东西,有些时候,是最没用的东西。

    气质是什么?

    没有锦绣河山,袋子里里面没有银子,肚子里面没有墨水,还能有气质?

    中年男人说道:“二位啊,一个是我妹夫,一个是我姐夫,你们两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出一句公道话来。”

    “江南女子性情婉约,秀外慧中,看不上我庞洪侄儿,那也是正常的。”

    “姐夫你想啊,庞洪侄儿一天除了舞枪弄棒之外,还会干什么,逢年过节的时候,让他写一副对联出来,他都没那个本事。”

    “再来说说读书这件事,我本想着庞洪侄儿要是能够中了状元,给他安排一个正五品的位置,让他先练练手,等上道了,再加官进爵。”

    “可我庞洪侄儿就和姐夫你一样,不喜欢读书,爱好武功。”

    “一个粗糙的汉子,本身也长的也不是一个小白脸,怎能让那诸葛韶荣被当一盆水泼出去呢。”

    庞宗闷头连续吃了三个饺子,都不带咬的,直接一口吞了下去,也不害怕卡住了喉咙。

    估计是卡住了一点点,这才随手拿起旁边的茶杯,茶杯里面是上好的万年春茶,想要细细品味的好茶,被庞宗一口吞了,用来冲饺子。

    这一桌子的人,扯起来,还都是亲戚。

    可元铁山实在是不想认庞宗这个附带的亲戚,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庞宗。

    论资排辈起来,元铁山还得把庞宗叫一声老哥,元铁山是谁啊,天王老子都不曾叫过哥哥,更何况是一个区区的大将军呢。

    元铁山从容道:“俗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庞洪侄子这根铁杵啊,别说磨成针了,能磨到第三条腿那么大,就不错了。”

    “是人家南方姑娘看不上,又哪里能怪我。”

    中年男人哈哈笑道:“按照妹夫这么来说的话,那庞洪侄儿的铁杵,还真的不能再磨了,磨了耽误正事儿啊。”

    庞宗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元铁山的鼻子说道:“姓元的,饺子吃饱了也有力气了,不如我们待会儿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架。”

    “今日早朝之上,你不是还打死了言官吗?”

    “有种你在我这里试试看。”

    元铁山一副泼皮无赖的架势,随意道:“打架多不斯文的啊,我家老大刚才稷下学宫里出来,经常告诉他老子,做人要斯文,要和气,动不动就打架,成何体统。”

    “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规矩了?”

    庞宗闻得此言,冷哼了一声,这一顿饺子吃的不痛快,吃的一点都不好吃。

    江南那边,陈煜顺藤摸瓜的找到了庞洪,不但搅黄了庞洪的终身大事,还顺势扯出来了一些江南世族那点腌臜事情。

    这不,元铁山来上早朝,就是来找大舅子告状来了。

    不来不要紧,这一来啊,虽然不至于让庞宗丢了乌纱帽,也简在帝心了。

    之前撒出去的真金白银,也是泥牛入海,再也不见踪迹了,就连自己的二弟庞毅,到如今还在天牢里面待着,啥时候能出来,还没个准头。

    江南世族那里,已经彻底的被庞宗给得罪死了,哪怕这件事背后主谋是元铁山。

    可在南人看来,武王和大将军都不是什么好鸟。

    一个将旧南越当做了禁脔,另一个,虽然想把江南调戏一下,可惜调戏不成,反被抽了一巴掌,人可是丢大发了,也被南人给记住了。

    这位吃饺子的中年男人也难办啊,不管是元铁山还是庞宗,手心手背都是肉。

    只能请他们两位出来吃饺子了,如果一顿饺子不够,那就两顿。

    中年男人对元铁山说道:“妹夫啊,有件事你做的不地道啊。”

    元铁山明知故问道:“我这样的老实人,能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地道?”

    庞宗冷嘲热讽道:“你要是老实人,这天底下的老实人估计都死绝了。”

    中年男人徐徐说道:“我那个大侄子,刚从稷下学宫里出来,人回家连屁股都没坐热,就被你发配到了柳苍岳那里,你也知道,我那个妹妹啊有些护短,看到儿子被老子这么对待,自然要来找我这个当舅舅的人主持公道。”

    “当初元正侄子,干出了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情,你让当哥哥的元青去给弟弟擦屁股怕是有些不合适啊。”

    “元正侄子都多大的人了,这么点事,还得让哥哥出面,还让哥哥怎么过生活啊。”

    这位中年男人是秋华王妃的哥哥,是大魏的皇帝陛下,是元青和元麟的舅舅,也是元铁山的大舅子。

    元铁山不冷不热的说道:“要学以致用啊,老呆在家里是个什么事情啊?当哥哥的不爱自己的弟弟,那还当什么哥哥啊?”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道:“这倒也是,没办法,我那个妹妹啊,就是个妇道人家,见识短浅,妹夫你多担待着啊。”

    元铁山倒打一耙道:“何止是见识短浅啊,是摸不得碰不得啊。”

    中年男人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说道:“元青侄儿也可成家立业了,在北斗山脉里厮杀也不是个事情,还不如放出去,让他没事儿祸害祸害别人家的姑娘,你也能早日抱孙子,我也能早日抱外甥,多好的事儿啊。”

    元铁山回道:“你也别把你的大侄子想的太简单了,在北斗山脉里厮杀是不假,偶尔回到大梁城,不知道偷偷摸摸的,干出了多少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情。”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就是元铁山。

    寸步不让,让中年男人也是没脾气。

    “唉,到底是我们上了年纪咯,年轻人的事情有些看不明白。”

    “来来来,继续吃饺子,才吃了一碗,今天谁要是吃不到五碗以上,谁都别想走,吃的最多的那个,不用掏钱。”中年男人笃定道。

    饺子是多好的东西,中年男人年少不得志的时候,做梦都想吃的东西。

    现如今得了大魏,也还是没能忘了饺子,没事儿就带着妹夫与姐夫,来这里赌着吃饺子。

    谁吃得多,谁的本事就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