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十一章 我是读书人
    能在清平江岸边搭帐篷的地方,多数都很平坦。

    平坦的地方,自然是抢手的地方,也引来了不少纷争。

    这一位简洁朴素的读书人,找到了一块背靠山石的好地方,虽然地方不大,可胜在平坦,后面的山石也能勉强的遮风挡雨。

    可不巧的,两位女侠也看上了这个地方。

    虽说是两位女侠,可模样真的有些恐怖。

    一位手握弯刀,满手的粗坯老茧,身材有些壮硕,在女子里面,也算是莽妇了。

    一张圆盘子脸,搭配了一双小眼睛,站在读书人面前,唾沫乱喷的说道:“小哥,这个地方的确是你先发现的,可是好地方有德者居之,你看看我们四个人,你就把这个地方让给我们,当个好人可否?”

    另外一名女侠,身材到也算是苗条,可一脸的麻子,龅牙外露,距离阔口獠牙的面相也差不了多少。

    手拿着一对银环,发出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我们姐妹两人看你是读书人,才没有动手的,若是别人,早就把他打的满地找牙了。”

    这位读书人手握在剑柄上,哪怕如何斯文,遇上这不讲理的泼妇了,也把持不住了。

    他背负着书箱来到这里,本就不容易。

    刚找到一个歇脚的地方,就有人来串板凳来了,他心里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

    虽说咽不下,可这两位女侠还都在感境后期,和这位读书人相差不大,可人家是两个人。

    读书人手里有一柄剑,多数都是装饰,连鸡都没有杀过。

    真的打起来,这位读书人绝对不是两位女侠的对手。

    两位女侠的体态和形象,虽不能断定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起码跟人干架是老手了。

    读书人说道:“凡是都讲究一个规矩,先来后到,我先来这里,这地方应该就是我来用,你们晚来了,错过了,难不成还要强抢不成?”

    体态壮硕的女侠这一次也懒得胡搅蛮缠了,抬起下巴,伸出粗糙的食指,指着读书人的鼻子骂道:“老娘今天就是要抢了你这个地方,你能把老娘怎么办。”

    读书人终于发火了,拔出铁剑,横在胸前,横眉以对道:“既然如此,还请两位女侠走上几步,咱们比武定输赢?”

    他总归是讲规矩的,毕竟是读书人。

    可这两位女侠就不讲规矩了,其中一位,一巴掌势大力沉的扇了过来。

    读书人惊愕了一下,这女子果然是个煞星。

    下意识的连连后退,正准备出剑的时候,传来了一道清越的声音。

    “我说两位八婆,你们为难一个眉清目秀的读书人,在这清平江的岸边,怕是有所不妥吧。”元正笑嘻嘻道。

    两位女侠一看是个锦衣玉带的公子哥,彪悍的气势焉了。

    并非是元正的皮囊对于她们来说秀色可餐。

    而是锦衣玉带,就意味着这位年轻的公子哥,是她们惹不起的人。

    克也不愿意就这么缩回去了,体态磅礴的女侠挺起胸口,即便峰峦如聚,也给人感觉像是两块雷打不动的硬石头,蛮横道:“公子休要胡搅蛮缠,注意措辞。”

    元正微微流露出道境威压。

    两位女侠的脸色刷的一下子白了,立即灰溜溜的离开了。

    钟南见状,意外道:“阁下竟然也来了这西蜀,好巧啊。”

    元正笑道:“江南一别之后,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兄弟你了,没想到你也来了西蜀,一路风餐露宿,日子怕也清苦吧,走走,我们过去吃鱼去。”

    能让钟南这样的读书人拔剑,足以可见那两位女侠是什么货色了。

    大街上的泼妇,一旦进入骂街的状态,那是谁都没办法的事情,若是杀了的话,还触犯律法,也丢人。

    钟南看了一眼自己的书箱,说道:“我虽然不是很在意这个地方,可我也害怕我走了之后,那两个女子又来鸠占鹊巢,若是别人占了这个地方,我也不介意。”

    元正哈哈笑道:“无妨,你把你的书箱放在这里就好,我倒要看看,谁敢来这里动你的地方,要真有人不开眼,那就先问过我腰间斗鬼再说。”

    钟南看了一眼元正腰间斗鬼,一柄没有剑鞘的剑,必然是凶器。

    他是读书人,很明白,剑出鞘,不是杀人,就是伤人。

    “也好,让阁下劳烦了。”钟南叹息道。

    元正很喜欢钟南身上那股不做作的书生意气,刚才那两位女子,别说是读书人嫌弃了,就连村野匹夫,估计都恨不得照着头拍上几石头。

    走到岸边,花椒重新钓上来了一条大鲤鱼,茴香在周围捡了一些柴火。

    苏仪拿出火折子,很老道的点燃了篝火,支了一个烤架。

    至于清晰活鱼,刮去鳞片这种事情,元正并指为剑,一剑轻轻划过,鱼上面的鳞片被剥削的干干净净,该拿出来的内脏,亦是被扔进了清平江里面。

    两条大鱼上了烤架。

    元正介绍道:“这两位姐姐是我的剑侍,一位是花椒,是一位是茴香,她们的厨艺很不错的。”

    “这位道士,则是我的师兄,名曰苏仪。”

    读书人钟南规规矩矩的行礼,双手作揖道:“在下钟南,幸会幸会。”

    苏仪笑道:“你既然和我家的公子有缘,那便是自己人,这个年纪,就成了一位云游四海的读书人,我很羡慕啊。”

    钟南道:“恣意妄为,荒废年华罢了,见笑见笑。”

    元正总觉得,钟南这位读书人,是个真的有学问的人。

    大多数读书人,自命清高,觉得读过一些圣贤书之后,走出家门,就可以抚平天下不平事,就能帮助君王横扫**,为万世开太平。

    这样的读书人很多,失败的也很多。

    只有真的走过一些地方,才发现,有些时候一文钱可以难倒英雄好汉,一句话说的不对,便断了前程。

    万里路和万卷书,不知多少人选择了后者。

    因为前者,实在是太辛苦了,辛苦的光是想想都觉得发愁。

    不多久后,鱼肉好了,没有任何的佐料,可花椒与茴香的手艺很过人,哪怕清清淡淡的,吃起来也能提神醒脑,口感更是圆润饱满。

    元正道:“饭吃饱了,晚上在哪里睡觉是个问题啊。”

    众人:“……”

    苏仪提醒道:“要克制,再怎么不好,也不能抢了别人家的帐篷,天为被,地为床,暂时先将就将就吧。”

    元正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纨绔子弟的习惯,哪怕步入江湖一段时间了,也还是很难更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