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十章 野游汇聚
    西蜀比想象中的热闹。

    这样的热闹,大概这几十年来不曾有过。

    对于蜀人而言,他们宁愿不要这样的热闹。

    对于那些吃俸禄的人而言,这样的热闹倒是好事,可以提升西蜀的民生收入,增加赋税,也可以削弱西蜀那份不曾消散的复国野望。

    也算是被动的大功一件了。

    进入西蜀之后,元正本来打算再去张美娘开的那家客栈里面,然后好好休整一下,泡个香汤浴,吃几顿好的,再去干正经事。

    然而不说渝州城里,就连西蜀其余的州郡,都是人满为患。

    无奈之下,元正一行人只好顺着清平江一路向北。

    元正道:“西蜀的江湖野游本来就多,上一次我来的时候,那些人没有浮出水面,现在倒好,该来的和不该来的,都来了。”

    “我连花钱的地方都找不到。”

    “梦里楼里面的姑娘,最近挣的银子倒是不少,也不知道那细胳膊细腿的,能不能招架得住,会不会给散架了。”

    有些怪陈煜叔叔给自己的情报太晚了,要是早一点的话,元正还是可以给自己找一个好地方的。

    清平江的风很冷,潮气很重,对于雨露不沾身,湿气不入体的人而言,虽说没什么影响,可那股来自于西蜀大地的清冷,依旧在潜移默化的抗拒着元正一行人。

    花椒与茴香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反正她们自幼生活在秦岭深处,见过了壮阔的山河,来到西蜀,也能见识到西蜀的名山大川,也是一种修行。

    苏仪在带路,手中有寻龙尺,自然适合带路。

    这次寻龙尺没有转动,很平静,清平江一路往上,遇到了不少的江湖人士。

    有些人直接在江畔的草坪上搭帐篷,点燃篝火,伺机而动。

    元正的万里烟云照是最好的震慑,沿途所过之处,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哪怕有些人是真的高手。

    一路向北了三天左后,来到了清平江上游,距离平顶峰不是很远了。

    上游的江水,汹涌澎湃,声势浩大,如一条怒江之龙。

    江畔边上,依旧有人搭帐篷,依旧有人点燃了篝火。

    元正一肚子的气,说道:“这可倒好,人家还能搭帐篷,我们连搭帐篷的家伙事儿都没有。”

    “站在清平江上,吹着冷风,写出一副绝世篇章,那是负笈远游的儒家学子应该做的事情,可我们能干什么啊。”

    这几日,元正的火气很大,想要去青楼里面败败火,都挤不进去。

    周围谈不上人潮拥挤,可大大小小的帐篷,大概也有六七十个,一个帐篷里面睡上三个人,差不多接近二百人。

    还有很多人和元正一样,没有搭帐篷,在清平江畔吹着冷风。

    万里烟云照,五色鹿,青牛,这样的坐骑终归是显眼的,其余的江湖人士看到后,本能的和元正一行人保持着距离。

    有些许久未见的朋友,在这里遇见了,忍不住演武切磋,以武助兴。

    甚至还有本就有私人恩怨没有解决掉的江湖人士,直接杀到了清平江上的江面上,大打出手。

    让原本就浩荡奔腾的清平江,增添了气冲霄汉的势头。

    苏仪拿出一根钓鱼竿,还有个小罐子里面装着诱饵,咪咪笑道:“客栈是进不去了,咱们倒是可以在清平江里钓鱼吃,不管环境如何简陋,总得把五脏庙给伺候好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钓鱼的家伙事递给了花椒。

    两位剑侍直接到了清平江边开始临江垂钓,元正都有些木然了。

    他不是不能吃苦,而是想着来到西蜀之后,去一下青楼,解决一下那方面的温饱问题。

    不能如愿以偿,自然火气就大了。

    元正道:“以师兄的推算来看,那条龙脉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出世,又来了多少的天境高手。”

    苏仪笑道:“差不多还有半月,至于天境高手,本来就能遮掩天机,像我这样的人,也推算不出来。”

    “对龙脉感兴趣的天境高手,撑死了也就不到五六个,还是那种在天境高手里面,半吊子的货色。”

    武道修为,一步一重天。

    便是随意的一重天里面,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元正有些头大:“这种浪荡山野的日子,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苏仪点了点头,满脸笑容。

    元正其实很想带着苏仪一起去青楼,人多了好办事,也热闹。

    但可惜没有机会。

    花椒临江垂钓的时间不是很长,鱼线有了反应,花椒感受到了一股巨力传到了自己手上。

    准备收线的时候,一道不算多么犀利的剑气,斩断了鱼线,然后鱼钩和诱饵,就彻底的被清平江给吞了。

    然后那一对正在比试切磋的武夫,继续比试切磋,也没有在意这件事,剑气那么多,谁会留意到每一道剑气的去处。

    元正刚好看见了这一幕,拔出腰间斗鬼,指着那一对武夫喊道:“要打架去别的地方打,没看见我们正在钓鱼吗?”

    其实也用不着钓鱼来解决掉口腹之欲,以元正的实力,站在清平江上,完全可以隔空取物,抓几条大鱼上来。

    可钓鱼,钓的就是一个心气儿,最忌讳的就是被人打扰,在风水气运上,也是一个不好的兆头。

    正在比试的那两人,都差不多三十余岁,正值盛年,一人手里是剑,另外一人手里则是一杆长枪,两人斗的不亦乐乎。

    听到元正这一嗓子,手握长枪的那一位,回过头就骂道:“难道你们不知道去别的地方钓鱼,清平江这么大,哪里不能钓鱼了?”

    花椒与茴香没有多大的反应,这两位女子,遇到任何事情,总是能够做到心如止水,念头通达。

    苏仪重新拿出来了鱼线和鱼钩,递给了花椒。

    看来这一次,苏仪就预料到会在清平江钓很长时间的鱼了。

    元正不乐意了,提起斗鬼,一个宛若神来之笔的瞬移,便来到了这位手持长枪的侠客面前,吼道:“你还真是好大的气魄啊。”

    二话不说,一剑就过去了,爆射四野的剑压,让这位手握长枪的侠客措手不及,连连躲避,空中没有着力点,若非另外一位剑客及时挡住了元正一部分的剑压。

    这位枪客搞不好就要掉进清平江里面喂鱼了。

    两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本以为一个少年,能有多厉害,可流露出的道境修为,让他们也硬气不起来了。

    剑客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应道:“还请小哥息怒,我们去别的地方比试,定然不会打扰小哥钓鱼的闲情雅致。”

    元正这才一个瞬身回到了岸边。

    周围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元正也没有在意。

    那些看热闹的人,当然是想看看骑着万里烟云照的少年,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扛把子站起来,对着那些看热闹的人瞪了一眼,热闹很快就散去了。

    元正大概扫视了一眼看热闹的那些人,却发现了一个没有看热闹的人,正在同人吵架,还拔出了那柄廉价的铁剑。

    既然有缘,这个忙,元正还是要帮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