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九章 得剑
    尽管知道齐冠洲要来子午不会费什么事情。

    可依然拖延了两天的时间,这两天里面,元麟一直无动于衷,将所有的事情看的很通透。

    齐冠洲的幕僚也不知如何和武王次子打交道,只能每日好酒好肉的伺候着,哪怕齐冠洲的将军府里从来都不缺好酒好肉。

    第三日正午。

    齐冠洲带着一位约莫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来到了将军府的大堂。

    这位中年男人一席墨黑色的长衫,身材有些消瘦,个子不高,一头流云发。

    他背负着一柄剑匣,剑匣乃是用万年的梧桐神木雕刻而成,散发出淡淡的梧桐香味,虽然很淡,经久不散。

    元麟见状,说道:“这一位就是五绝堂的主人,廖寒星吧?”

    来旧南越之前,元麟大概调查了一下五绝堂,知道廖寒星这一号人物。

    也清楚,许多齐冠洲不好亲自去做的事情,都是廖寒星去做。

    与其说齐冠洲是为了五绝堂的根本利益着想,还不如说是介于互相合作的上下属关系。

    齐冠洲满脸惆怅的说道:“是的,我花费了很多功夫,才说动了廖堂主。”

    廖寒星给人的感觉不卑不亢,有种平素枢机的感觉。

    元麟对这样的人,还是很有好感的,也很羡慕齐冠洲,手底下可有这样的人为自己做事。

    起码廖寒星绝对不会去做多余的事情,每一件事都能做的很到位。

    元麟有所耳闻,近些年来,旧南越残存的古老世家,都是廖寒星亲自出面去制衡,偶尔也会灭其满门。

    这才有了齐冠洲在旧南越地界呼风唤雨的影响力。

    廖寒星上前,双手呈上剑匣,说道:“子午在下给你,可需要二殿下一个承诺。”

    元麟淡然道:“子午这柄剑,的确可以要来我的承诺,前辈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直说就好,只要我元麟能够做到。”

    齐冠洲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子午是五绝堂的,不是齐冠洲的。

    故此,元麟称呼了一声前辈。

    也没有着急接过这剑匣,元麟在等着廖寒星的下文。

    廖寒星正色道:“我有一个儿子,是一个读书人,大概后年,会去皇城那里考取功名。”

    “我不知道我的儿子和其余的士子比较起来,会是如何。”

    “可我的儿子出自于江湖,到时候难免会被各路衣冠士子看不起。”

    “还希望二殿下可以在皇城里,给我的小儿子一些面子,招待一下。”

    齐冠洲在一旁无动于衷,这件事廖寒星跟齐冠洲说过,齐冠洲也说过要给廖寒星帮忙。

    若是旧南越出现了一个可以在大魏庙堂为官的才子,无论是对于齐冠洲,还是廖寒星,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军方而言,齐冠洲完全有能力为廖寒星的小儿子,谋取一份不错的职位,起码是个参将。

    但齐冠洲也没有愚蠢到去培植党羽,武王麾下,每一位将军都是干干净净,堂堂正正的。

    元麟伸出手,接过了剑匣,从容道:“我只能为你的儿子开路,至于你的儿子日后会不会连中三元,那就要看你儿子的本事了。”

    “南越距离江南不是很远,届时很有许多士子进京赶考,考取功名,终归是大浪淘沙的事情。”

    “希望你也能有一个心理准备。”

    廖寒星微微点头,平静道:“若是我的儿子志大才疏,本事不够过硬,那是我儿子的事情,我廖寒星绝对不会怨恨二殿下。”

    元麟道:“知晓。”

    齐冠洲招呼道:“既然事情都已经谈妥了,不妨大家坐下来吃一桌,好好聊聊。”

    元麟摇头道:“不必了,我先去万象剑池,再去西蜀时间紧迫,来不及耽误了。”

    齐冠洲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侄儿长大了,也开始变得忙碌了起来,当叔叔的我,有些时候总觉得自己老了。”

    元麟没有多余的回应,仅仅两字道:“告辞。”

    旋即,便带着姜灵离开了将军府的大堂,庭院外面,有一头万里烟云照等着。

    接着,万里烟云照震开双翼,御天而上,没过多久,便离开了九真郡的天空,前往万象剑池。

    见到好侄儿走了之后,齐冠洲终于释放出来了怒气。

    满脸不爽道:“三少爷还真是一个倒灶的少爷啊,让我们损失了子午,这柄剑本来是留给大殿下的,现在倒好,大殿下日后一旦成为世子,我们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拿不出道贺。”

    吃了就走,就像是狗。

    这是齐冠洲内心深处对元正的评价,不但像是一条狗,这条最后还给他反咬了一口。

    范义在一旁安抚道:“二殿下的性子是冷淡了一些,直接了一些,看上去不太懂人情世故,实际上比谁都计算的清楚,子午于二殿下而言,终归是一个很大的人情。”

    “以二殿下的为人,必然会记得这一份人情。”

    齐冠洲冷笑道:“若是连这么大的一份人情都记不住的话,我也就不认他这个侄子了,等过年的时候,非要在王爷面前好好絮叨絮叨这件事。”

    廖寒星沉默不语,于他而言,无论是将子午送给大殿下,还是二殿下。

    好处都是一样的,廖寒星只是希望,慢慢的从江湖中归纳向庙堂里。

    真的为难的人,其实只有齐冠洲一个人。

    ……

    这些日子,该去西蜀的人,差不多都到位了。

    蜀道外面,一如既往地冷清,也许是元正没有赶上一个好时候。

    刚来蜀道外围,元正就看见了那一位一席紫衣,头戴紫金冠的道士。

    不过这一次,苏仪还是有坐骑的,没有光靠两条腿在路上走。

    那是一头青牛,就像是江南稻田里面耕地的大水牛,不过双眼炯炯有神,隐约间透露出淡蓝色的光辉。

    元正大老远的喊道:“师兄,你这一头坐骑,很气派啊。”

    苏仪在这里等候多时了,和上一次一样,他的手里还是拿着一柄寻龙尺。

    走到跟前,苏仪才说道:“我的坐骑再气派,也没有你的万里烟云照气派啊,还有两头五色鹿。”

    元正坏笑道:“我的意思是,师兄这样的人,哪怕是骑着一头瘸腿的毛驴,那也是气派的,毕竟仙风道骨的风采摆在这里。”

    苏仪淡然道:“看来修行庶人剑的时候,师弟学会了油嘴滑舌,也学会了更深一层的人情世故。”

    元正苦笑道:“算是吧,和师兄比较起来,还是云泥之别。”

    絮叨了一会儿,一行人便进入了险峻的漫漫蜀道。

    距离冬季,还有一段时间,可蜀道里深秋的风,算是有些刺骨了,对于寻常百姓来说。

    元正将自己的打算跟苏仪说了一遍,就是和西蜀双壁联手,得不到龙脉,也要得到人心。

    西蜀双壁虽然厉害,可苏仪当做军师而言,也能给西蜀双壁帮上大忙。

    听完了元正整体的计划之后,苏仪却说道:“这件事本就是一件各为其主的事情,不适合拉帮结派。”

    “龙脉只有一条,谁都想要吃独食,盟友太多,肉不够吃的。”

    “况且西蜀双壁,依旧是大魏朝廷通缉的要犯,师弟若是和西蜀双壁联手,被大魏的铁钩抓到了蛛丝马迹,师弟的父王那里,也很难有一个过得去的交代。”

    “西蜀的龙脉离开,散去,对于大魏庙堂而言是一件好事,最后的归属到底是谁,皇城里的那一位也不会在意。”

    元正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儿,真的很想给自己两巴掌,如此粗浅的问题,自己竟然没有想明白,非得要师兄提醒自己,自己才能反应过来。

    啥时候老子变得如此的愚笨了?

    龙脉只有一条,便意味着西蜀注定会腥风血雨,到时候江湖豪强会死掉不少。

    江湖上的人,大多数都不服管教,死了就死了,对于庙堂而言,也算是少了些刺头。

    龙脉会被谁得到?

    皇城里的那一位也不会在意,因为大魏的龙脉,要比西蜀的龙脉厉害一些。

    只是一个人得到龙脉,撑死了就是延年益寿,接近永生罢了。

    那样的人,会当凌绝顶,对于世间俗事,也没有了多大的兴趣,估计都会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对于大魏庙堂,还是一件好事。

    此番西蜀的事情,必然有着大魏的铁钩提前步入了西蜀,暗中观察。

    顺势解决掉一些通缉要犯,若是有合适的机会,也会暗杀掉一些皇城里那位不太喜欢的人。

    元正心有余悸的说道:“我们这一次,是暗中观察,还是奋力一搏,奋力一搏的话,对于我们并无好处,天境高手出没,基本上没我们的事情。”

    苏仪道:“那就是暗中观察咯。”

    元正:“……”

    “可我也真的不希望,西蜀双壁那样的大才,死在了这件事里面,事关他们西蜀的气运,秦广鲁和郭喜军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

    苏仪淡然笑道:“那就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事情了,有些人自然会死,有些人也会活下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与宿命,你又不是神明,怎能面面俱到。”

    闻得此言,元正有锥心之痛。

    小事情可以用银子解决,大事情,自己还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