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七章 绸缪
    秋夜的西蜀大地,月光皎洁,映照出雄烈的山川地势。

    不知多少江湖野游离开了自己苟且偷生的地方,去了那困龙之地。

    也不知多少吃俸禄的人,偷偷摸摸的到达了西蜀。

    西蜀西蜀,卧虎藏龙,虎也不卧了,龙也不藏了,局势一目了然。

    渝州城内,客栈人满为患,张美娘的生意是越做越红火,这些日子以来的收入,差不多顶的上寻常三年的收入。

    那个小医馆里,烛火明亮,秦大夫一如既往的练字。

    听闻夜间练字,更能凝聚精气神一些。

    这一次不仅仅是秦大夫在练字,还有一位看他练字的人。

    郭喜军站在文案的对面,看着秦大夫的字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上面写着:

    我寄相思入明月,

    未建寸功报天阙。

    故国西蜀冷月中,

    何年可见青云天。

    郭喜军看到这几行字,有些惆怅,也有些兴奋与紧张。

    这种感觉,大概有二十年没有过了,二十年前,郭喜军还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现在虽然不是小伙子了,但是依然眉清目秀。

    秦广鲁放下笔说道:“大概是在平顶峰那个方向,这一次会有天境高手出没,到底能来多少,其实我们都不知道。”

    “哪怕那条龙脉不喜欢西蜀了,它想要离开,回归大海,我们也要给它一路护航。”

    “并非是那条龙脉对不起我们西蜀,而是我们西蜀对不起它,没有给它一个舒展龙躯的好地方,细算起来,好像都是我们的不对。”

    郭喜军没有说话,他安静的坐在一旁。

    下午私塾放课的时候,郭喜军告诉过那些孩子们,暂时私塾不开门了,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开门。

    所谓的过一段时间,就连郭喜军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段时间到底是有多长。

    他沉思道:“有天境高手出没,就是江湖高于庙堂的局势,我们手底下有三万人,可惜装备不全,有铠甲在身的兄弟都没有多少。”

    “组合列阵也好,正面厮杀也好。”

    “也许可以拖延住一位天境高手,但肯定不会拖延太长的时间。”

    直面惨淡的现实,这种事情,秦广鲁和郭喜军干了很多年了。

    他们是西蜀双壁,是西蜀天空最为璀璨的两颗将星,曾几何时,他们也是西蜀的门面。

    有他们在,城门就不会破,敌军就过不了蜀道。

    可最后,他们终归没有力挽狂澜,但他们依然是西蜀双壁,现在是,将来也是。

    秦广鲁道:“尽力而为,发挥我们的余热,即便敌人注定要得到那条龙脉,也得踏过我们的尸体。”

    郭喜军忽然间明白了,过一段时间到底有多长,大概就是一辈子吧。

    天境高手,世间能有几个?

    上古年间,天境高手可以一人灭一国,可以左右天下大势。

    现如今,虽不是百国林立,只有四足鼎立,可天境高手,依旧是世间武夫的终极信仰。

    也是四国君主不得不放下姿态,和和气气对待的神人。

    江湖高于庙堂,能彻彻底底做到这件事的人,大概也只有天境高手了。

    ……

    从江南到西蜀,路有些漫长。

    五色鹿的速度,显然跟不上万里烟云照的速度。

    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一路游山玩水,花椒与茴香跟在元正后面,一日差不多能前进一千余里。

    若是有其余的事情稍微耽误一下,一天可能最多八百里。

    和甲等战马的速度差不多。

    西蜀的龙脉,元正也查看过,虽然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样子,可也有些对西蜀的龙脉不好意思下手。

    故作感慨的说道:“西蜀本就不容易,若是被我得到了其龙脉,你们说西蜀的人会不会恨死我?”

    花椒淡然笑道:“前提是你能得到西蜀的龙脉,这一次必然有天境高手出没,我们想要得到龙脉的难度很大。”

    元正继续说道:“可能会和人打架,至于到时候具体会发生什么事情,暂时不太好说,龙脉这种东西,本就比较古怪,就算是天境高手,也不见得能如何。”

    “话说回来,我若是和人打架,打不过的情况下,两位姐姐会不会打开剑匣,取出里面的家伙事给我帮忙?”

    帮手,最重要的就是帮手。

    指望元正一个人,不过道境初期而已,想要去打西蜀龙脉的主意,别说是天境高手了。

    恐怕连西蜀双壁那一关都过不去。

    陈煜是把话明说了,元正也知道该如何去做这件事,可怎么下手。

    一个不小心,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茴香一如既往的泼了一盆冷水道:“和天境高手别说是交锋了,能遇见都是三生有幸,公子也不太可能被天境高手多看一眼,天空中的神圣巨龙,是不会和地面上的蝼蚁一般见识的。”

    “公子可能有些多虑了。”

    元正:“……”

    花椒笑道:“放心,这种事情也还算是一个大事情,苏仪师兄现在应该走下秦岭了,会在西蜀附近等我们。”

    元正迷糊道:“苏仪师兄也来,那我们估计就有戏了,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就拿了一把寻龙尺四处晃荡,这一次不用他拿着寻龙尺四处晃荡了。”

    茴香道:“不要把苏仪师兄想的太过于靠谱,排兵布阵,寻龙定穴,舒化文武这种事情,苏仪师兄的确十拿九稳。”

    “可这一次是硬战……”

    元正的心里越来越有数了,他知道西蜀双壁这一次不会闲着的。

    “我决定去帮助西蜀双壁,不管他们做什么,我都要帮助,不拉些人下水,我们也自身难保。”元正沉思道。

    打算来西蜀的时候,元正就想好了。

    龙脉能不能得到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可一定要跟西蜀双壁把关系搞好了。

    花椒想要说些什么,茴香看了花椒一眼,花椒只好将话吞回了肚子里面。

    有些事不能说穿了,说穿了就没意思了。

    眼下来看,元正还是在修行庶人剑,还没有到修行诸侯剑的地步,哪怕这一次是修行诸侯剑的最好契机。

    可饭,也是一口一口吃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