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四章 各怀鬼胎
    入夜,豪华的府邸里灯火通明。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庭院里的景色倒是风雅,可大堂里传来的肃杀之气,折煞了刚刚绽放的菊花。

    “失踪了一个人,这倒是稀奇了。”一位约莫二十余岁的小伙子冷笑道。

    小伙子面貌硬朗,古铜色的皮肤,生的浓眉大眼,略微透出几分凶恶的气息。

    一头披肩狂发,配着高大魁梧的身材,尽显野性的光辉。

    地藏寺的虚严长老道:“以少将军的意思是?”

    除却地藏寺的虚严长老,还有一位干练的中年男人在这里,便是去无忧药铺里采购的那一位。

    庞洪沉思道:“二叔三日后就不要去无忧药铺里拿货了,眼下我们的药材也能勉强维持现状。”

    庞毅摩挲了一下大拇指上的扳指,提着一口气说道:“我去无忧药铺那里,应该是不会引起怀疑,毕竟我又不是僧人,不会引人注目。”

    事情无缘无故的发生了,让庞洪的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真的不希望再出任何事情了,维持现状,然后顺理成章的和诸葛家族联姻。

    哪怕吃相有些难看,只要吃进嘴巴里就好,就怕被碰壁,碰断了一副好牙口。

    一位年近六旬的管家走了进来,虽然有些苍老,可走路的时候,腰杆挺得很直,一看便知年轻时候也是投身军伍的。

    “少爷,诸葛家那边来话了,让少爷过上五日去他们家做客。”王老说道。

    本就出事了,心里不舒服,庞洪听到这话,更来气了。

    下意识问道:“怎么,他们诸葛家族的诸葛韶荣,还看不上本少爷?”

    王老露出为难的脸色,干笑道:“江南女子不像是北方女子那般干脆直接,该等的日子还是要等的,时机合适的时候,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庞洪深呼吸了一口气,对于所谓的诸葛韶荣,庞洪不是那么的感兴趣,若不是日后要借助诸葛家族来稳固江南的人脉,庞洪暂时还不愿意解决掉自己的终身大事。

    这门亲事若是成了的话,诸葛韶荣必然是正房,而且也断绝了庞洪日后三妻四妾的可能。

    纳妾这件事情,明显是对诸葛家族的不敬重。

    无论诸葛韶荣长得有多么的漂亮,庞洪还是喜欢百花齐放,才够爽。

    细想起来,最近都是一些糟心事,地藏寺出事,现在一位重要人员也出事了。

    尽管知道对手是来自于武王府的人,可到底来的都是谁,庞洪不太清楚,武王府里的斥候,也没有个明确的交代。

    只是听闻陈煜最近消失在了武王府,代替武王,巡礼各个军镇大营。

    想来江南这件事情,也不至于让那位闻名天下的大军师亲自出场,可庞洪也在担忧这件事。

    父亲大人那里,一直都在庙堂上和武王元铁山周旋,也腾不出手来支援庞洪。

    虽不至于孤立无援,可现在的庞洪,还真的有这种感觉,双方都在暗处,明显对手藏的要更深一些。

    庞洪再一次嘱咐道:“三日后就不要无忧药铺了,爽约一次也没什么,眼下多事之秋,不要横生枝节了。”

    庞毅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

    这一次炼制的丹药,很多人都有份,一来是庞宗要越来笼络各方人脉,二者也要为皇宫里的那位贵妃增加气运。

    若是云丽贵妃的气运强势到了一定程度,就算无法成为皇后,也不会被皇后掣肘。

    名分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务实不务虚。

    “散了吧,都安分一些,地藏寺也是如此。”庞洪道。

    失踪的那一位僧人,虚严也不指望他能够回来了,反正那一位也没有掌握什么机密。

    让虚严真的生气的地方在于,那条灵蛇竟然被救走了,当初抓捕那条灵蛇的时候,地藏寺就付出惨重的代价。

    只可惜煮熟的鸭子,飞了。

    庞毅带着两位贴身护卫离开了大堂,返回自己西北面的厢房。

    从大堂到西北面的厢房,不过数十米的距离,庞毅觉得这一条路有些漫长,比从北方到南方还要漫长。

    一位护卫此时说道:“我们真的不去了吗?”

    庞毅微微叹息,满脸遗憾,能这样同自己说话,这位护卫自然也不是普通人。

    “少主都已经下令了,我们能够如何。”庞毅惆怅道。

    护卫道:“眼下的药材的确能够维持现状,可是到时候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不够分的啊,除了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会有,其余人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叔叔当年在战场上留下的硬伤,到如今也没有恢复,若是有了这一次的丹药,不但也可以让叔叔恢复元气,也能重回军伍,重新掌握生杀大权。”

    “未来若是战事再起,大将军也肯定会让叔叔担任重要的职位,毕竟其余的人,大将军信不过。”

    庞毅何尝不知道这些,二十年前,在西蜀留下的伤,让他彻底停下了武道之路,多年来,一直都在象境。

    也因为身体有所残疾,兄长成了大将军之后,也找不到一个正经官职安排给自己这个弟弟。

    只能在那座将军府里当家将,庞毅何尝不想也拥有自己的一座将军府,那座将军府里面莺歌燕舞,欢声笑语,逢年过节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带着笑脸,提着昂贵的礼物登门造访。

    庞毅心一横道:“你的意思是,我们阳奉阴违,去拿了那批药材,然后和地藏寺私通,炼制部分丹药,私底下消化了就行。”

    护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就是这个意思。

    若是庞毅真的恢复了,哪怕阳奉阴违的事情败露,庞洪那个当侄子的人,又能把二叔如何?

    哪怕是大将军庞宗,怕也会对自己的弟弟好生安抚怀柔。

    庞毅连连冷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去做吧,我不过象境,若非在不突破,日后的寿元也不会有多少,大哥倒是生了一个好儿子,我却因为硬伤,连个种都没留下来。”

    “虽说败在西蜀双壁的手上并不丢人,可我自己这些年来,过的也窝囊,过的也难受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