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三章 得手
    距离长兴药铺不远的小茶馆。

    每天这个时候,元麟都会来这里喝上几杯毛尖,然后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一来二去的,也跟这位老板娘熟络了几分。

    不过老板娘始终都很克制,她知道元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只是偶尔寒暄几句,不会说多余的话。

    在老板娘看来,这位年轻的锦衣公子,大概是单独在外面做生意,经费不够,才会来自己这里喝茶。

    然后顺带看那位小药童顺眼,买上一杯酸酸甜甜的凉茶。

    那位小药童又来了,先是笑嘻嘻的对元麟说道:“哥哥好。”

    元麟微微一笑,然后暗中传音道:“今天有没有出现一些形迹可疑的人,有没有僧人?”

    小药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有些话是不能让这个老板娘听见的。

    元麟继续暗中传音道:“那个僧人是地藏寺的,还是地禅寺的,要是地藏寺的你就点头一下,地禅寺的你就点头两下。”

    小药童要了五杯凉茶后,点了一下头。

    元麟一看有戏,又暗中传音道:“那个僧人有什么特征嘛?”

    小药童抱着怀里的凉茶,凑近元麟,小声说道:“右手上戴着一个紫金色的护腕,护腕上还有老虎的样子。”

    元麟摸了摸小药童的脸,柔和道:“哎呀,真是一天比一天乖了。”

    小药童腼腆的笑了笑,喝了一杯凉茶,元麟又给他买了一杯。

    这才屁颠屁颠的往药铺里返回。

    看见小药童走远了之后,元麟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金元宝,扔给了老板娘。

    老板娘见状愣了一下,这么大的一块金元宝,自己一年下来,可能都挣不出来。

    有些仿徨的问道:“公子这是何意?”

    元麟道:“可能我明天就不会来了,这个小药童往后多余出来的那杯凉茶,都在这块金元宝里面。”

    老板娘实在是不明白,为何这位公子就这么喜欢那个小药童,不过大户人家的儿女,有些想法,外人是捉摸不透的。

    反正有一块金元宝,老板娘也没有问那么多,就点头答应了。

    ……

    从青山郡返回地藏寺的路上,有一条无人问津的羊肠小道,周围都是荒野,杂草丛生,鲜有人来。

    秋季其实很好,若是夏季的话,有不少的毒冲潜伏在杂草之中,过往的行人,一个不小心便会被收割了性命。

    但从线路上来看,这是从长兴药铺返回地藏寺的一条捷径。

    元麟站在一颗大石头上,身姿挺拔,腰间多了一柄秋杀。

    他在这里等候了差不多两炷香的时间,才看到了一位僧人,不紧不慢的从前方走来。

    那位僧人看上去约莫有六十余岁,面相沧桑,瘦骨嶙峋,可是手腕上真的有一个紫金色的护腕,护腕上还有着白虎图腾,符合那个小药童说的人。

    果然,还是小孩子说的话,最为可靠可信。

    元麟轻盈跃下那颗大石头,拦住了这位僧人的去路。

    这位僧人也是老江湖了,不卑不亢的问道:“公子为何要拦住贫僧的去路?”

    寻常而言,真正的僧人不会将话问的这么直接,这僧人的口吻口音,多少带了一星半点的江湖气。

    元麟没有多余的废话,亮出秋杀,一个瞬移便到了僧人面前。

    僧人神色大变,运转真元,透露出道境后期的修为,比元麟的境界修为高。

    一拳轰出,带着金色的符文,欲将元麟一拳毙命。

    元麟抖落出一道剑花,轻而易举的化解开了这一拳的力道,随后并指为剑,指向了这位僧人的额头。

    一道风雷罡气瞬息之间命中了这位僧人的额头,僧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觉得浑身上下的经脉被彻底的封锁住了,嘴里呢喃着:“这是什么邪门歪道?”

    万象天功运转起来的时候,有鬼神莫测之效,故此很多见过万象天功的人,都觉得那是邪门歪道。

    实际上,只是技不如人的说辞罢了。

    元麟不是很放心,毕竟这位僧人的修为在自己之上,一剑刺破了僧人的气海穴,更是一剑令其丹田破开了一道口子,让其暂时失去了武道修为。

    这位僧人哪能经得起元麟如此折腾,直接晕死了过去。

    元麟长呼了一口气道:“早知道将万里烟云照骑着来,身边也没有一个麻袋,该怎么将这个老人家带回去呢?”

    没有多余的办法,元麟只好背负起这位僧人,乘风而行,往那座偏僻的江南小院里而去。

    还好,那座偏僻的江南小院,距离地藏寺也不是很远,这条羊肠小道周围也没有人。

    没花费多长的时间,元麟就带着这位僧人返回这座江南小院了。

    元正一个人盘膝而坐,默默地修行沧海**,一副无欲则刚的模样。

    见到元麟回来了,还带着一个活口回来了,心里大受触动,问道:“你这么快就得手了?”

    元麟随意将这位僧人扔在了地上,发出闷沉的碰撞声,伸出手,隔空取物,一根麻绳从里面的屋子里自从飞出来,被元麟握在手上。

    “过来搭把手。”元麟道。

    不用元麟说,元正也会来搭把手,兄弟两人,三下五除二的速度,就将这一位僧人给五花大绑了,从头到尾,这位僧人都不知道,因为他还在晕死当中。

    元正看了一下这僧人身上的伤口,说道:“看来你也是老江湖了,下手如此狠辣。”

    元麟无动于衷道:“长兴药铺这里是有反应了,不知道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本来以为,自己的进展会比二哥更快一些,毕竟自己算是忽悠了无忧药铺的嫡系,而二哥忽悠的是一个小朋友。

    现实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喜欢打脸的。

    元正道:“商静秋告诉我,有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购买了很多珍贵的药材,其中有些药材还是剧毒之物,三天后他们还会去无忧药铺里取货。”

    元麟道:“看来庞家的人这一次是兵分两路啊,两家药铺之所以能够互相敌对,却又屹立不倒,必然一方有着另一方拿不出来的好货。”

    “你那边我就不管了,龙辉还有其余的事情,今夜我就带着这位秃驴前往山庄,交给军师大人处置。”

    元正点了点头,二哥能够单枪匹马做到的事情,他也能做得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