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二章 潜伏
    无忧药铺。

    里面很大,仅仅是柜台都长达两丈,更不算摆放的一些奇珍异草。

    几名药工在前面的柜台上忙活着,来这里的人,多数都是大夫。

    药材行情,便是大夫到药铺里抓药,然后卖给病人,等于是一个高质量的二道贩子。

    然而有些大夫,也有自己的药铺,自己的药园。

    不过那样势大的大夫,终归还是少数。

    做药材生意的人,和大夫经常打交道,却是不同的性质。

    大夫要治病救人,遇到心善的大夫,哪怕病人没有多余的银子,也会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准则做人做事。

    而商河,则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

    他有药园,在北方也有着一些根基,本来他可以将生意做得更大,可是青山郡还有一个长兴药铺,与他形成了两足鼎立的局面。

    内厅里,商静秋老老实实的趴在桌子上,翻阅书籍,练习书法,一派乖乖女的作风。

    这倒是让商河有些意外了,自己的宝贵女儿平日里骑着快马,到处溜达,挎着一柄卖相颇好的木剑,到处行侠仗义,虽然有些瞎胡闹的成分在里面。

    可做出来的事情,也算是微不足道的行侠仗义,为无忧药铺也积累了不少的好口碑。

    街坊邻居对商静秋这个小姑娘都颇为喜爱,也让商河这个当父亲的人,欢喜的不得了。

    不过看着小女儿亭亭玉立,一天比一天窈窕了,当父亲的商河心里也开始惆怅了起来。

    儿子是小的时候比较难养活,可长大了之后,就可以随意祸害别人家的闺女。

    而女儿则是小的时候好养活,长大了,当娘亲的人不知是什么心态,反正商河这个当父亲的人,生怕女儿有一天带着一个脏兮兮的小贱人,告诉他这便是自己的意中人。

    每每想到这些事情,商河觉得自己挣了那么多的银子,好像也没用。

    只能希望,自己的女儿日后可以交代给一个非常可靠的小伙子手上。

    商静秋揉了揉眼睛,放下手中狼毫,白纸上的自己很秀气,有些地方,笔画并不周整,却有些小俏皮,让人看了之后,也并不觉得难看。

    商河实在是觉得有些古怪,笑眯眯的问道:“闺女啊,你怎么忽然间转了性子,不去外面行侠仗义了,老老实实的样子,让爹爹高兴归高兴,可也有些怀疑。”

    商静秋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要静下心来,好生学习一段时间。”

    “前些日子,我帮助一位老人家写家书的时候,结果有些字我根本不会写,甚至有些地方词不达意,我内心觉得羞愧,故此回来深造一下。”

    “至于江湖上的事情,暂时都已经被我给摆平了,眼下一片太平,不需要女侠我亲自出面了。”

    商河笑的合不拢嘴,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真的是福气所致。

    不过他听到江湖上的事情都被自己的小女儿摆平了之后,还是觉得有些好笑。

    商静秋的江湖,大概就是街坊四邻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了,不过好歹也摆平了一些事情,也还算是不错。

    不像有些人,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事情,都没有能力去摆平。

    这时一位外面一位伙计进来,低声说道:“掌柜的,大主户来了。”

    商河的脸色顿时认真了起来,道:“赶快请进来。”

    看了看女儿认真读书写字的样子,商河也不打算打扰,说道:“女儿,等一下你可要规规矩矩的,不要插话哦。”

    商静秋道:“我不在乎药铺里的事情,我只会管江湖上的事情。”

    商河乐呵呵的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在伙计的带领下,一位大拇指头上戴着碧玉扳指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这人一席华贵的锦衣,腰间佩玉,身材匀称,打眼看过去,没有生意人的油腻,更多的是一种精炼可靠。

    在他身后还有两位约莫三十余岁,身穿布衣的精壮汉子,穿戴整齐,精神抖擞,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

    中年男人看见商静秋在这里读书写字,笑呵呵道:“早就听闻你有一位在江湖上行侠仗义的女儿,没有想到也爱好读书写字。”

    商河笑道:“闺女喜欢,当爹的也只能支持了,不然还能有什么办法。”

    中年男人道:“这倒也是。”

    商静秋没有说话,很老实,却在暗中观察,那位大侠给自己交代的事情,商静秋还是当了一回事的。

    “来,随我到里面说话。”商河道。

    内廷里面,还有一间暗房,里面陈列着各种珍贵药材,有大补之物,也有恶毒之物。

    商静秋去过里面,很清楚里面的药材,一般人家是绝对买不起的。

    这会儿商静秋为了克制住内心的紧张与兴奋,开始正儿八经的练习书法,一笔一划,字迹顿时周整了很多,规规矩矩的写字,也有助于让自己的内心保持平静。

    大概是过了小半个时辰,爹爹和那几人才从里面的暗房里出来。

    中年男人没有再一次的和商静秋说话。

    临走之前,对商河道:“很好,三天后可能还需要一批药材,年份稍微久一些的。”

    商河应道:“无妨,药园那边已经开始整理了,三日后尽管来取就好。”

    中年男人也没有多余的寒暄,直接带着两位护卫离开了。

    这时商静秋才故作好奇的问道:“爹爹,那位叔叔家里的人得了重病吗?竟然需要暗房里面的药材?”

    一般稀奇古怪的病症,需要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材。

    然而这个世界上,无论是稀奇古怪的药材,还是病症亦或是人和事,都比较罕见。

    称得上稀奇的,自然价值更高,甚至比想象之中的高。

    商河暗房里面的药材,一年到头来,其实很少出手,没有多少人真的需要里面的药材。

    如今来了这么一个大主户,也让商河的钱袋子充盈了很多很多。

    商河道:“闺女啊,不可瞎说,也许是叔叔们的某些亲戚朋友需要那些珍贵的药材呢。”

    商静秋道:“哦,也希望那些亲戚朋友们可以早日康复,咱们卖药材的,也得有父母心才对。”

    “好啦好啦,你都知道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难道爹爹还没有父母心。”商河笑的合不拢嘴。

    商静秋腾地一下站起来说道:“我忽然想起来,我还要帮住马婆婆写一封家书呢,我先出去行侠仗义了。”

    商河一脸无奈的道:“去吧去吧,骑马慢一点,别摔着了。”

    “好的。”商静秋一溜烟的速度就离开了药铺。

    看着女儿如此活泼,丝毫没有寻常女儿家的矜持温柔,也是让商河觉得头大的一个问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