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一章 诡谲
    森林深处,阴暗潮湿,时常伴随着淡淡薄雾。

    龙辉来了,他站在一棵参天古树上正在瞭望前方,原本漆黑的眸子,浮现出一抹金色的光辉,化作一双淡金色的瞳孔。

    百余里内,他可以看破虚妄,可以看清这个山脉里大大小小的地方,便是连一些隐秘之地,也能看的真切。

    相对而言,北方可以让妖兽栖息的山脉,并没有多少,总体而言,北方终归地势平坦。

    尽管有雄伟壮阔的山脉连成一片,那么山脉之外,自然就是平原。

    不像是南方,地势嶙峋,山脉的结构也是五花八门,且空间颇大,颇为适合妖兽生存。

    地面上没有清晰的脚印,龙辉继续朝着前方探索而去。

    的确遇到了一些弱小的妖兽,可是数量并不是很多,也没有人族高手活动的痕迹。

    龙辉很冷静,又前进了约莫五百里,才发现了一片血染的魔土。

    地面上满是尸骸,森森白骨,浓郁的血腥味无法消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毒气。

    金色的瞳孔打量过去,有几尊较为强大的妖兽,隐居在自己的洞穴里,然后探出头,默默地关注着这一切,其有些惺忪的眼眸,让龙辉的心里有些疑惑。

    他没有继续往前探索,强大的妖兽战力不可估量,龙辉下意识的退回去了。

    几乎可以确认,地藏寺所捕猎的妖兽,多数都是单独外出,不小心遭遇了围捕。

    至于强大的妖兽,除非有一支大军来到这里征讨,否则没戏。

    “看来庞家的人安分了很多,停下了手里所有的事情,难道是我们自己的阵营有内奸?”龙辉一时间想到了很多。

    即便是有内奸,此刻应该也在武王府里面。

    这一次南下,陈煜只是带着龙辉一个人。

    多余的试探,可能会让自己命丧于此。

    龙辉没有原路返回,他有一双金色的眸子,不会再这光怪陆离的山脉里迷失了方向。

    选择了另外一条有些南辕北辙的道路返回。

    郊外的山庄里,秋风飒爽,地面上积累的落叶,实在是有些碍眼,丧失了美感。

    闲来无事的陈煜,亲自清扫这个院落。

    大军师做这样的事情,有些不符合身份,不过闲着也是闲着。

    这里有一尊万里烟云照,陈煜不是扛把子的主人,也无法指望扛把子。

    还有三位美丽的少女,花椒与茴香连元正的话都不会听得太多,更别说是陈煜了。

    至于姜灵,以陈煜的眼光自然看得出姜灵是灵蛇后裔,既然和元麟认识,陈煜也保持了最大的尊重。

    山庄里面,只有自己一个男人,苦活累活,也能自己做了。

    还好,花椒和茴香会做饭,厨艺过硬,便是连陈煜都觉得分外好吃,比起皇城里面的御厨,好像都要厉害一些。

    心想,元正这个小家伙,真的是好福气,办了柳青诗的事儿之后,又遇到了这两位美女剑侍,不但可以持剑,还会做饭,至于会不会暖床,这就是陈煜不知道的事情了。

    他也不是那么好奇的人,但对于这两位剑侍,陈煜是真的好奇。

    陈煜的武道修为,最起码也在化境,真正的高手,却也无法第一眼看出花椒与茴香的武道修为,可直觉告诉陈煜,花椒与茴香绝对要比元正厉害很多。

    大军师是靠脑袋是吃饭的,他想到了很多,比如说元正消失的那一段时间去了哪里,两位剑侍所背负的剑匣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剑。

    他想要探索,可花椒和茴香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在意,甚至将陈煜当做自己人。

    可也始终没有给陈煜一个合适的机会,便是连姜灵,花椒与茴香也保持着莫须有的距离,三位女子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

    真正做到了食无言寝无语,这种闷沉的氛围,让陈煜有些紧张感,也忍不住怀念起了武王府的热闹。

    快要清扫完山庄里的落叶时,一道黑色的瞬影划过半空,龙辉回来了。

    陈煜的手里拿着一把很大的扫帚,单手叉腰,魁梧的身子站的很直,方头大脑小眼睛,眯了一眼龙辉,不太高兴的说道:“落叶都快清扫完了,你回来干什么?”

    龙辉微鞠一躬道:“武王府可能有内奸,我们来江南的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

    陈煜神色一凝道:“此话怎讲?”

    龙辉道:“庞炉停止了所有的任务,让我无迹可寻,也许只是风口浪尖,他们安分了很多,却也不至于如此的安分。”

    陈煜对于龙辉说的话还是信任的,最为当今武王最为器重的家将之一,龙辉从未失过手。

    否则也不会带着武王的两位子嗣在江南执行任务了,这样的殊荣,估计连明面上的麾下六骁将都很难有。

    陈煜道:“我晚上会书信一封,告知武王殿下。”

    “如此看来他庞家人,不但想要和诸葛家族联姻,还想要顺势笼络更多的江南世家。”

    “南人重利,庞家的人拿不出心动的筹码,也很难让那些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老家主们心动。”

    “至于找出地藏寺和庞家的那位接头人,交给那两兄弟就好,我来负责照应那两兄弟,你去江南其余的州郡多多走动一些,也要留意一下江湖上的动静。”

    “我一直都在想,地藏寺企图炼丹,企图凝聚气运,那么这些东西,到底是谁有那个福气可以消受呢。”

    ……

    翌日清晨,一只英武神俊的海东青,落在了武王元铁山的肩膀上。

    富丽堂皇的武王府,多出来了一只海东青,便意味着这富丽堂皇可能有些地方,会被小人觊觎。

    元铁山打开信封一看,是陈煜的亲笔信。

    看完了之后,元铁山不屑道:“还堂堂大军师呢,连这么点小事情都做不好,直接抢过那剑匣看看不就知道了。”

    元铁山想要确认元正是不是已经拥有了开花。

    可惜,元正离开瀚州的时候,元铁山没有观察,在铸剑阁隐居的时候,元铁山也没有在意。

    哪怕去了西蜀,元铁山还是没有在意过这件事。

    直到元正消失之后又出现,在齐冠洲那里要了一柄斗鬼,元铁山才开始在意这件事。

    沧海**本就惹人眼目,元铁山哪里又会想到开花。

    “麟儿竟然还有这种嗜好?”元铁山看着信上的内容,嘴里呢喃着。

    对于正经事,元铁山不是多么的在意。

    不正经的事情,元铁山倒是很来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