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章 怎么好意思
    这个小姑娘如此的好忽悠,元正也不介意传授其一些剑法。

    说道:“把你的剑给我。”

    商静秋一看有戏,便老老实实的将手中剑递给了元正,一脸希冀。

    剑柄镶嵌的有宝石,这柄剑应该还算是不错,对于商静秋来说的话。

    元正下意识的拔了出来,直接惊呆了,剑柄剑鞘倒是挺像一回事的,可是剑体,纯粹是一柄木剑啊。

    哪怕是用上等的金丝楠木削出的木剑,可终归是一柄木剑,杀不了人的。

    元正一言难尽的看着商静秋,道:“这……”

    怎么好意思说出拔出剑来,自己都拦不住的话。

    商静秋难为情的表示道:“爹爹怕我伤人,就给我一柄木剑,但不知道的人绝对以为是一柄厉害的剑,所以很多时候,我都靠吓唬,基本上不拔剑的。”

    有乙等快马为坐骑,剑柄剑鞘价值不菲,寻常而言,的确是能够震慑住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无奈之下,元正说道:“你过来,伸出手。”

    商静秋唯唯诺诺的靠近元正,伸出了自己葱白的玉手,一看手相,没有粗皮老茧,手腕的肌肉也不发达。

    元正相信商静秋绝对是学过剑术的,但估计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质。

    毕竟是姑娘家,哪怕希望自己成为高手,却也不希望成为高手的代价,让自己失去了一星半点的魅力。

    元正并指为剑,落在商静秋的掌心,旋即,注入了一股温润的真元,帮助商静秋打通了体内多条经脉。

    商静秋本能的察觉到自己的丹田充盈了几分,有滚滚真元在自己的体内游走,这种感觉,就像是泡香汤浴一般。

    美滋滋的笑道:“大侠果然就是大侠,仅仅片刻,我都感觉到达了感境中期。”

    摊上这么一个小姑娘,元正真的很担心,这个小姑娘蛰伏在自家店铺里面,到底会不会发现什么端倪,这也忒不靠谱了吧。

    元正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半吊子货色,可和商静秋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无奈之下,又只好给商静秋教了三招带着几分纵剑术性质的剑法。

    简洁朴素,一击必杀,动作也还算是潇洒,起码忽悠商静秋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商静秋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了真元,学起剑法来,也特别有盼头,三下五除二,就学会了元正教给她的剑法。

    虽说动作有些难看,可一击必杀的效果还是有的,不过一柄木剑而已,也很难一击必杀啊。

    元正好奇问道:“你本身也会剑术,在我面前演示一遍可好?”

    商静秋嘟了嘟嘴,给自己打气,然后就很认真的将自己的剑术在元正面前展示了一遍。

    非常简单,就是一个回旋斩,有点像是刀法。

    然后就是往前三连刺,一个横剑格挡,最后再搭配一道还算漂亮的剑花作为收尾,吓唬小孩子绝对是够了。

    元正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的那位师傅,也还算是不错。”

    他不好意思打击小姑娘,只能说小姑娘的那位剑道老师,真的是误人子弟,估计是铸剑阁里混的再不如意的外门弟子,也能轻而易举的破开商静秋的剑招。

    商静秋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潜伏在药铺里面,一旦发现形迹可疑的人,我就来找你,话说我去哪里找大侠你啊。”

    元正道:“就在这里吧,此地距离你家的药园也不是很远,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商静秋连连赞道:“佩服佩服,大侠果然是老江湖。”

    元正温柔道:“接下来就看你了,还望女侠你一路小心。”

    被大侠叫了一声女侠,商静秋的心里岂止是美滋滋的,带着甜美的笑容,潇洒的翻身上马,一溜烟的速度就不见了人影。

    过了这么长时间,商静秋真的是找到了一件让自己特别有干劲的事情。

    至此,元正转身走向了密林深处,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

    比起元正收买小姑娘为自己做事,元麟的做法,可就成熟很多了。

    长兴药铺里走出来了一位约莫七八岁的药童,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一身宽松的衣裳。

    打算去距离药铺不远处的那家小茶馆里买上几杯凉茶去喝。

    南方人喜欢喝凉茶,说是凉茶,其实也是用红枣等水果熬出果汁,辅佐红茶泡出来的。

    无论是文人,还是匹夫,都喜欢喝凉茶,因为味道不错,酸酸甜甜的,小孩子最为喜欢。

    元麟就在茶馆做着,给自己要了一杯泡好的中等毛尖,在这里索然无味的消磨时间。

    药童买了五杯凉茶,刚到手,就喝掉了自己的那一杯,舔了舔舌头,憨态可掬,又看向了自己手里剩下的四杯凉茶,很想要喝了,但是一想起其余的几位哥哥弟弟还等着自己回去交差。

    便硬生生的克制住了嘴巴。

    元麟见状,主动招呼道:“你要是还想喝的话,哥哥可以买给你哦。”

    说话的时候,元麟还故意模仿了一下南方人嗲声嗲气的口音,听的元麟自己都想抽自己两巴掌。

    药童一看,元麟锦衣在身,生的模样俊美,也不像是个坏人,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小茶馆里的老板娘看着药童笑的合不拢嘴,搭腔道:“要是你点头,这个漂亮哥哥,就会给你买凉茶喝哦,还是葡萄味的,可甜了。”

    被喊了一声漂亮哥哥,元麟的嘴角有些抽搐。

    药童实在是抗拒不了这种诱惑,笑嘻嘻道:“真的假的啊?”

    元麟耐心道:“当然是真的,一杯凉茶,哥哥还是请的起。”

    然后药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头答应了的,老板娘立马流露出了为难的面色。

    元麟道:“给他一杯,挂在我的账上。”

    老板娘立即开始泡茶,这位锦衣公子哥,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他说什么,自己做什么就好。

    元麟趁着老板娘忙活的时候,将小药童招呼到了自己跟前,问道:“今年多大了啊。”

    小药童虎头虎脑,还有些腼腆,不好意思道:“马上都要八岁了。”

    一想到自己要利用一个还不到八岁的小朋友,元麟的心里有些难受,但他也愿意难受。

    暗中传音给小药童道:“你每天都来这里,哥哥也每天都在这里给你买茶喝,哥哥看你是个乖孩子,才这样的。”

    “当然,你也要给哥哥帮忙,你们药铺里要是去了生人,或者特别气派的那种人,以及僧人,你都要告诉哥哥哦,哥哥就是看你诚不诚实,你要是一个诚实的好孩子,哥哥天天都给你买凉茶喝。”

    “这是个秘密哦,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小药童哪里懂得这么多,一看哥哥没有张口,就将声音传到了自己耳朵里,如此神奇,心里佩服的紧,以为面前的哥哥是天上的神仙。

    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在美味凉茶的诱惑中,失去了自我。

    没一会儿,老板娘就做好了一杯凉茶递给了药童。

    有多余的一杯凉茶可以喝,药童的心里满满的幸福感,走的时候,更是对元麟说道:“谢谢哥哥。”

    元麟微笑着摆了摆手,药童这才抱着五杯凉茶返回长兴药铺。

    不管怎么说,元麟也算是成功地打入了长兴药铺内部。

    起身,他结账后便走了。

    老是在长兴药铺附近蹲着,元麟也觉得了无生趣,这种探子的事情,还真的不适合他。

    有些羡慕龙辉了,最起码还可以去往有妖兽的地方查探,偶尔还能动动手,活动活动筋骨。

    伸了一个懒腰,便开始折返那座江南小院里。

    ……

    院落里,兄弟两人可都是讲究人,上好的大红袍泡在茶壶里。

    元麟回来的时候,在某家客栈买了很多吃食,荤素搭配,还有些时令小菜。

    若非兄弟两人都不是喜欢喝酒的人,估计还会抱上一坛子上好的女儿红回来。

    两人吃着小菜,喝着好茶,相处融洽,江南的小院,安静温柔,岁月静好。

    元正将自己的光荣事迹说了一个大概。

    元麟也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所作所为说了一个大概。

    随后便是两兄弟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谁也不服谁。

    元正觉得自己都够下作了,没想到二哥更过分,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最起码忽悠的还是无忧药铺里掌上明珠,算是正儿八经的核心人物,虽然说是一个不懂江湖险恶的小姑娘。”

    “可你这就有些过分了,连七八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天天一杯凉茶,就把人家给收买了。”

    “太不要脸了吧。”

    以元麟的身家和身份,别说是天天一杯凉茶了,哪怕是天天大鱼大肉,也能给那个小药童管够一辈子。

    元麟对于三弟的责问,无动于衷,不冷不热的说道:“你懂什么,大人总是喜欢说反话,口是心非,虚伪狡诈,只有小孩子说出来的话才是最可信的,哪怕是谎言,也是能够被一眼拆穿的谎言。”

    元正白了一眼道:“难道你觉得那么忽悠的小姑娘,还能造假不成?”

    元麟没有回应,淡定的给自己夹了一块文火慢炖的小鹿肉,然后放进嘴巴,开始细嚼慢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