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九章 我可是女侠
    地藏寺外的丛林,成了一片废墟,大批量的妖兽靠着本能离开了幽暗的地下深处。

    这里到处都是地藏寺的僧人,依序而立,正在排查,至于里面的尸体,早已经被送往地藏寺里安置妥当。

    近些日子以来,先是地禅寺出事了,后来又是地藏寺,让青山郡的郡守有些头疼。

    佛门清净之地,屡次遭受到打击,前者只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武僧断了一条臂膀,后者竟然死了很多人。

    不但有僧人在这里念经超度,官府那里,亦是派来了数十个青衣捕快,极为认真的搜寻关于凶手的蛛丝马迹。

    此事在江南引发了一阵风浪,南北两座寺,被推送到了风口浪尖。

    寺庙不出事则天下太平,一旦出事,便会牵连出许多的隐情。

    便是在江湖之中,也没有多少武夫去找寺庙的麻烦,即便是和某一位僧人有些过节,也是偷偷的动手,不会明目张胆的动手。

    很多人都在怀疑,这一次的事情是不是武王庶子做的。

    之前地禅寺的事情,本就引发了轩然大波。

    还好,这里的捕快们确认了周围没有万里烟云照的痕迹,只是大批量妖兽过境。

    将这件案子确定为由妖兽的兽潮引发出来的,毕竟青山郡南部,继续往南,就是绵延的妖兽山脉,有数不清的妖兽在深山老林里面凝望着人族的领域。

    不过妖兽为什么会对地藏寺发难,引发多方不解。

    越是如此,便越是显得这件事扑朔迷离。

    一座距离地藏寺不远的江南小院里,龙辉,元正,元麟同坐一桌。

    龙辉说道:“既然地藏寺出事了,暂时庞家的人是不会露面的,地藏寺里的那一位接头人,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出面。”

    “我们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蛰伏中行动。”

    对于调查线索这种事情,元正和元麟都是外行。

    元麟虚心请教道:“以将军的意思是?”

    龙辉道:“有些人的确不会出面,但是大批量的妖兽被你们放走了,地藏寺为了补空缺,肯定还是会去南部的山脉里寻找新的血脉等级高的妖兽作为填补。”

    “高等级妖兽的内丹,辅佐其余的药材,可以炼制出让人延年益寿的丹药。”

    “这是我带来的一张药材单子,青山郡有三个大型的药铺,只要我们找到药铺的账本,就可以确认地藏寺还有多少庞家的爪牙。”

    一张单子,上面写着各类珍贵药材。

    如龙凤草,青云花,紫叶参等。

    元麟接过清单看了一眼,说道:“据我所知,这些药材都价值不菲,必然都有另外一个账本,或是说,这些药材,都会被庞家的人从北方运过来。”

    “如此调查,恐怕很难有所进展。”

    龙辉不紧不慢的说道:“百密必有一疏,炼制丹药这种事情,有些时候需药北方的药材,有些时候需药南方的药材,讲究的是一个南北结合,他们总有一些药材,只能在青山郡里寻找。”

    “且这种事情,本就不适合伸张,从青山郡的药铺里下手,是唯一的捷径。”

    “这张清单里面,记载的都是南方才有的稀有药材。”

    “长兴药铺,和无忧药铺具备这些药材,只要搞到账本,或是潜入两位掌柜的家里,看看那两位掌柜都接触到了多少形迹可疑的人,就可以发现端倪。”

    元正和元麟服了,龙辉到底是吃这碗饭的人。

    话说他们作为武王的子嗣,都不知晓武王府里还有这样的能人异士。

    也许,暂时的武王府,许多机密的事情只有元铁山和陈煜知道,而机密中的机密,恐怕也只有元铁山自己知道了。

    “那我去打无忧药铺的主意,二哥去找长兴药铺的麻烦,兵分两路。”元正道

    元麟没有多大的意见,陈煜说过,他和元正这一次的角色,就是打手,如今来看,不仅仅是打手那么简单。

    细想起来,还是同人撄锋,或者与妖兽搏杀,才能来的爽利一些,这样的麻烦事情,无论是元正还是元麟,都觉得有些头大。

    龙辉道:“我去南部的山脉里调查,你们两个就去这两个药铺调查。”

    兄弟二人同时起身,离开了这座江南小院,出门的时候,也没有刻意的嘱咐什么,反正去的,也不是一个同一个方向。

    ……

    无忧药铺在青山郡西北方向的一隅之地,距离繁华闹市很远。

    这里有一千亩药园,有佃农在地里忙活,药园里有很多人,都在忙着秋收。

    五谷杂粮到了秋天会秋收,药材也是如此,都逃不开四季的规律,然而有些药材,也只能在冬天才能采摘。

    元正来到了距离药园约莫三里地外的一棵参天枫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药园子里的情况,指望能在药园里发现某些端倪,实际上仔细一看,都是佃农。

    秋收季节,便是无忧药铺里的主事者,也会亲自来药园里一观,看看收成如何,顺势拿些银子,安抚一下一年四季都在忙活的佃农。

    元正嘴里叼着一根泛黄的狗尾巴草,忽然间,不远处那条有些坎坷的山路里,有人驾马而来。

    是一个女子,姿色还算可以,南方的女子,身材大多数都不高,但是极为匀称,水灵灵的大眼睛和乌黑的长发是标配。

    这位驾马而来的少女,也是如此。

    少女手中还握着一柄剑,剑鞘还是用上等的金丝楠木打磨而成,至于剑柄还有剑穗,剑柄的中心处,还镶嵌着一块绿宝石,价值差不多百两黄金。

    那少女一脸的严肃,正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少女是真正的武道高手,江湖女侠呢。

    行走江湖,黄白之物不外露,而这位少女,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以元正的眼光来看,少女手中的那柄剑顶多比寻常的精钢剑好用一些。

    倒是剑的装饰不错,有些名剑的倾向。

    元正没有跳下这棵枫树,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位驾马而来的少女去了药园,然后走马观花的浪荡了一圈,和一位身着锦衣的中年男人不知道交谈了一些什么,便又驾马往回走了。

    显然,那少女对药园里的事情,丝毫没有兴趣,她的心里只有那快意恩仇,风流潇洒的江湖世界。

    这一次元正跳下了这棵枫树,一个瞬移,就到达了那条崎岖山路上。

    没一会儿,驾马少女就来了,马蹄声有些闷沉,不算多么的刺耳,这匹马,也只能算是寻常的乙等快马。

    不过没有官身的人,能有乙等快马,已然象征了显赫的身份地位,至于甲等快马,战马等,大魏庙堂绝不允许私人拥有,那都是顶级的战略资源。

    少女一身劲装,戴着护腕,看见元正拦住了她的去路。

    一脸冷漠,横眉以对道:“哪里来的小厮,还不给女侠我让开道路。”

    在她看来,元正腰间挎着斗鬼,哪怕穿了一身不俗的黑色锦衣,可是他的剑,连剑鞘都没有,一看就知道是土狗装狼狗的货色。

    她向往着江湖,她也不缺银子,对江湖上的事情也有些了解。

    故此,她很看不起元正这样装腔作势的人,本身她也跟着一位剑道师傅学过几年剑术,武道修为也还算是可以,抵达了感境初期。

    最起码比寻常的老百姓要厉害。

    她也不认为这个突然出来的登徒子能拦得住自己的去路。

    行走江湖,自信还是要有滴。

    元正乐呵了,自从离开武王府以后,还没人认为他是一个小厮小贼呢,果不其然啊,有万里烟云照追随的时候,哪怕自己穿的破破烂烂的,都会被人高看一等。

    如今扛把子不在身边,连这样一个人情世故都不是太懂的小姑娘,都敢小看自己了。

    元正莫名的觉得有些搞笑,淡然道:“姑娘应该姓商吧?”

    无忧药铺的主人是青山郡有名的财主商河,如果这位姑娘姓商的话,那就说明是商河的小女儿。

    其实元正不太确定这姑娘到底是谁,得到的情报本身就不是很多,才问了这个有些愚蠢的问题。

    商静秋呵呵一笑,带着几分骄傲跋扈道:“江湖上,想要打本女侠主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你这小厮,虽然皮囊不错,但是入不了本姑娘的法眼,劝你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女侠我也不是喜欢欺凌弱小的那一类人,大人有大量,你走吧。”

    她一直都在称呼自己为女侠,看来对女侠这两个字,情有独钟,越是这样,便越是证明她多渴望成为女侠。

    商静秋也干过不少好像挺有女侠气概的事情,遇到进京赶考的穷酸秀才,她会慷慨解囊,给他们一笔还算可观的路费。

    遇到老无所依的穷苦人家,这位女侠也会帮助那些老人家打打水,聊聊天,解解闷。

    偶尔看到有大孩子欺负小孩子的时候,这位女侠更是会义正言辞的站出来拉架,当然,有些时候气不过了,也会拉偏架。

    还是干出了一些寻常人不会去做的小事上,充满善意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让这位女侠心里有种骄傲感,可是和别人去吹牛的时候,也会底气不足。

    被小看的如此彻底,元正也有些郁闷了,道:“既然你是商静秋,我需要你回答我一些问题。”

    商静秋故作威武的娇喝道:“小厮,不要逼我拔出这柄剑,我这柄剑,拔出来就要见血,我自己都拦不住的。”

    元正:“……”

    实在是懒得废话,元正一个瞬移,便站在了这乙等快马的马头上,运转真元,遏制这匹乙等快马,强势的压力,让这匹乙等快马丝毫不敢动弹。

    元正没有拔出腰间的斗鬼,对付一个小姑娘,用斗鬼,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

    商静秋目瞪口呆的看着居高临下的元正,嘴里呢喃着:“原来你是真的有本事的大侠啊,小女子我刚才有眼无珠,还希望大侠你不要在意。”

    元正道:“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原本气质冷淡的女侠,此刻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元正呵呵一笑,便乘风而动,去向了前方的空旷的灌木丛里。

    商静秋一看这这架势,忍不住赞叹道:“这是真的大侠,都可以飞行了,象境高手,平日里都见不到多少,爹爹也真是的,姑娘我天赋如此之高,也不知道给我拜一个好师傅。”

    “若是从小被重点培养的话,我也能飞行,而不用骑着马来回跑了,屁股咯的生疼。”

    “既然遇到了这样的大侠,一定要让他交给我几招厉害的剑法,以后出去吹牛就有底气了。”

    小姑娘越想越兴奋,骑着马一溜烟的速度,便来到了这片空荡荡的灌木丛里,秋日的阳光折射进来,洒下大片的金黄。

    下马,看着元正那绝世独立的风采,小姑娘眼睛里满是崇拜。

    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见过不少皮囊还算不错的年轻人,对于元正这一号人物,她没有爱慕之意,只有崇拜以及羡慕,羡慕对方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深厚的武道修为。

    商静秋顿了顿嗓子,很严肃的问道:“不知道大侠叫我来所为何事,小女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元正一看,到底是个雏儿啊,这样的女侠,幸亏家境还不错,受到的庇佑多。

    不然的话,就这样的女侠,真的行走江湖,被人卖了,还会在那里一个人傻呵呵的乐乎着。

    不过这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软绵绵的,南方的姑娘就是这样,哪怕很凶,也觉得很可爱,说话的声音始终都带着三分甜味。

    调查情报,寻踪定位,这种事情元正是头一次干,他没有把握,可是在瀚州风流的那几年,元正对付女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他以为商静秋会非常的难对付,结果……

    既然都叫自己大侠了,元正也不知羞耻的坦然接受了。

    负手而立,身姿笔直,轻柔问道:“你家里这些日子以来,可否有你不曾见过的生人,根据我的情报,有人想要对你的爹爹图谋不轨。”

    小姑娘的脑袋瓜子嗡了一下。

    一脸迷糊道:“这个真的没有啊。”

    元正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感觉和商静秋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话说回来,哪怕商河和庞家的人有所来往,或是说一些隐秘的客人来往,自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看见。

    也是为了家人的周全。

    元正道:“我需要你回去,在你们家的药铺里待一段时间,老实安分的待着,看看有什么形迹可疑,出手阔绰的人去你们药铺里购买药材。”

    商静秋终于问了一个像样的问题:“大侠,难道我家的情况如此严重?竟然连我都不知道。”

    元正深呼吸一口气,故作忧郁惆怅的表示道:“是啊,连你都不知道,你想想那该多可怕啊,所以我才需要你帮助我好生调查一下。”

    他看得出来这小姑娘爱好江湖里的事情。

    然后微微运转沧海**,地面上的碎石子儿随着落叶漂浮而起,围绕着他们两人徐徐旋转,隐约间,遮住了金黄色的日光。

    商静秋这样的小姑娘哪里见到过如此神奇的景象。

    她喜欢江湖,她也不懂江湖,她的父亲可以允许她骑着价值不菲的乙等快马,再给她配上一柄花里胡哨的佩剑,来回就在青山郡和自家的药园里溜达就行了。

    过把瘾就好,不需要真的去到江湖那样的水深火热之处。

    元正伸出手,随意一掌,所有的石子儿落叶,朝着更远处暴射而去,在丛林里引发一阵罡风。

    小姑娘看的目瞪口呆,目眩神迷。

    元正良心上有些过意不去,啥时候自己这样的老手,竟然用这样的下作手段,来忽悠人家小姑娘了,可是转念一想,龙辉将军交代的任务还是很重要滴。

    毕竟涉及掉了庙堂之争。

    元正假装严肃的说道:“看到没,去往你家的人也有这样的实力,当然他们和我比较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的,只要你回去调查仔细了,我就可以拯救你们家于水深火热之中。”

    说这些话的时候,元正一本正经,面无表情。

    但也是真话,万一庞家日后觉得情况不对,血洗了无忧药铺,也是大有可能的。

    小姑娘严肃而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大侠你都将情况说的如此明了,小女子我也是明白事理的人,我一定回我家的药铺好生调查一下。”

    一看有戏,元正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这么好忽悠的,为啥花椒和茴香那个两个姑娘,就是油盐不进,水火不侵呢?

    商静秋忽然提出道:“大侠你功力如此之深厚,不如教我一些防身的本事,万一我调查的时候遇到了歹徒,也能自保一二。”

    虽说是个小姑娘,可说起话来,还是一套一套的,故作老道。

    元正不禁问道:“你不是有佩剑嘛?你的剑要是拔出来,你不是自己都拦不住嘛?”

    商静秋嘟了嘟嘴,可爱的应道:“那是我骗人的,其实我这样骗了好多人呢。”

    估计骗的那些人,年纪也不会超过十二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