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七章 争
    大将军庞宗的功绩,与武王元铁山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

    不然的话,元铁山就是大将军,庞宗就是武王。

    这两人在庙堂上,一直都是对手,只是近些年来,不怎么争斗,也许是在没人在意的地方争斗。

    可两人有一个颇为相似的地方,都是皇亲国戚。

    庞宗的胞妹庞琦,是大魏的云丽贵妃娘娘,据闻在后宫中,也颇为得势,受到当今陛下的恩宠。

    其势力之盛,便是连皇后娘娘,也要忌惮三分,谁让人家的娘家人硬气呢。

    不过大魏的后宫,一直盛行风水气运之术,后宫的职位高低,并非由女子的相貌品德才华来决定的,都看气运。

    钦天监的会依次推演计算,气运高强者,就是皇后,统御后宫,也能为大魏的祠堂增添龙气。

    坊间谣传,当初云丽贵妃的气运,也是输给了皇后娘娘一丢丢而已,要是不输的话,大将军庞宗可就真的硬气了。

    元麟道:“庞宗不会得逞,便是云丽贵妃真的有成为皇后的气运,陛下也不会让云丽贵妃成为皇后,那样会让我们元家不舒服的。”

    “大将军和武王都掌握兵权,可话说回来,大将军只是将军,和王还是有差距的。”

    元家要是不舒服了,整个大魏都会很难受的。

    姜灵道:“你就这么不在意我。”

    元麟微微一怔,这一句话让他无言以对。

    “事有轻重缓急,既然你已经无恙了,那我也就放心了,回去我会和我的母妃好好说这件事,如果她不同意的话,我就跟着你,云游四海,隐居山野,我无所谓的。”元麟平静道。

    姜灵欣慰的一笑,有些倾国倾城。

    元正不好张口,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距离发生夫妻之实,怕也是缺少一个合适的契机了。

    让元正真的好奇的地方在于,以后自己的侄儿,到底是人族呢,还是蛇族。

    人族与妖兽之间的结合,也不是没有,多数情况下均是半妖,然后等修为到达一定程度,再来决定是回归人族,还是提升血脉,成为真正的妖族。

    可人族与灵兽之间的结合,元正不太清楚,也许自己的师尊鬼谷子还是知道的。

    姜灵道:“前些日子,庞洪也去了地藏寺,查看进展,据我所知,他最近也在江南,和江南的诸葛家族有些纠缠。”

    诸葛家族,在江南的地位不弱于谢氏一族。

    两大家族的族人,都在庙堂上有着还算收成不过的位置,只是近些年来,谢氏一族出现了谢华。

    而诸葛家族没有杰出的人才出现,不过倒是有一个闭月羞花的女儿,诸葛韶荣。

    元麟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人,立即就明白了庞家人的计划。

    “真是够贪心的啊,不但想要干预宫闱里的事情,还想要趁着元家得罪了江南世族的间隙,顺势和江南连接秦晋之好,想彻底的削弱我们元家。”元麟道。

    元正明白了,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从自己棒打鸳鸯的时候开始的。

    江南世族,向来同心协力,为的就是抵御外敌,给别人一种钢铁长城的感觉,老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老子后面还有很多人。

    无论是和谢氏一族联姻,还是和诸葛家族联姻,大将军庞宗的庞炉都可以添加不少的柴火,火炉里的火会越烧越旺。

    这么快就要争权夺势了,大将军庞宗到底预料到了什么大事情,还是说他自己陷入了什么困境里面?

    让人有些不太明白。

    元麟抬起头看着元正说道:“我们可能还需要暗杀掉庞洪,成功的话,可以为我们元家添砖加瓦,失败的话,你与我不是死,就是在阴暗潮湿的监狱里渡过漫长的一生。”

    这一次元正没有含糊,也没有拒绝。

    说道:“这件事我一个人去就好了,我是庶子,可以随时都被舍弃,而你是嫡子,一旦出事的话,于元家的大局不利。”

    元麟没有正面回答:“先回去再说吧。”

    略作修整之后,元麟背负姜灵,元正在前面开路。

    等回到山庄里的时候,已经临近深夜。

    山庄里灯火通明,地面上的落叶并没有被清扫,一切如常。

    元麟背负着姜灵,将这位美人儿安顿在了房间,陪着她聊了一会儿,直到美人睡着了,元麟才离去。

    元正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声不响的考虑庞洪的事情,他是庶子,已然变相的接触到了大魏庙堂上的党派之争,细想起来,也是一个头大的事情。

    可他的心里也不在意。

    老子可是鬼谷高徒,最不害怕的就是庙堂上的争锋。

    元正向茴香说道:“帮我杀一个人,可否?”

    主要是搞不清楚庞洪是不是很好杀,要是真的成心来江南搞事情,庞洪身边的高手不在少数,元正也找不到一个下手的机会。

    要是一对一的话,元正并不害怕。

    花椒淡淡的笑了笑,茴香冷冷的回道:“没戏。”

    元正苦笑连连,扛把子依偎在元正旁边,忽然之间,元正心生一计,慈眉善目的看着万里烟云照,流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

    吞了飞黄之气后,扛把子可以幻化万物,化作一只小蜜蜂,轻柔的在庞洪的脖子上蛰一下,不是也可以要了庞洪的命。

    正当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屋子里的门被推开了,花椒和茴香警觉的望了过去,葱白的玉手,放在了剑匣上。

    那人说道:“大半晚上的不睡觉,想啥呢?”

    元正抬起头一看,竟然是陈煜叔叔。

    陈煜亲自来了江南,这件事只大不小,能让这位闻名天下的大军师出动,不容易。

    元麟也跟着进来了,还有一位面相略有些凶恶的精壮小伙子跟在陈煜后面,那人不卑不亢,面无表情,一看就知道是吃俸禄的人。

    花椒与茴香迅速安排座位,沏茶点灯,站在南北二角,负责警卫。

    陈煜意味深长的看着元正,看着元正腰间的斗鬼,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下那个剑匣,想说些什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憋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小伙子,我看你最近长得越来越帅了。”

    众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