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六章 好个秋杀
    元麟道:“那倒也不至于,我来。”

    元正让开了地方,元麟上前,将右手轻柔的摁在了黄金门户上。

    引发出罡风雷鸣,微微用力,黄金门户便裂开了一道缝隙,继而元麟顺其自然的推开了这一道门户。

    入了道境之后,可以利用天地法则为己用。

    也可以利用法则,来增强自身的膂力。

    许多境界颇高的武夫,抬手之间,就可以震碎山峰,微微挥手,便可以引发罡风浩荡,犹如神明在上。

    看似那些人力大无穷,其实就是将天地法则利用的非常合理,造成了如巨灵神一般的错觉。

    元麟在道境中期,对天地法则的领悟,自然是在元正之上。

    稍微一想,元正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起初还以为是二哥的万象天功过于神奇呢。

    黄金门户开启之后,恢弘的诵经声振聋发聩,犹如一万只蚂蚁在耳朵里面爬行。

    元麟和元正下意识的运转真元,护住了自己的耳朵。

    里面是一座圆形法场,法场外围,有十二位僧人盘膝而坐,诵经念佛。

    其气势森严,恢弘,宛若神佛临世,有金色的经文符号,在法场周围来回萦绕。

    而法场里面,则是一条紫金色的斑斓巨蟒盘踞,庞大的身躯流光溢彩,紫气蒸腾,尽显祥瑞。

    可扰乱心神的诵经声,让这条紫金色的巨蟒颇为不适,尽管眸子里保持着清醒与镇定,可只有这条巨蟒自己知道,她的心神,无限的接近崩溃了。

    元麟二话不说,亮出秋杀,一剑劈挂而去。

    数不清的剑气,宛若漫天箭矢,落向了那十二位僧人。

    铮铮铮!

    剑气如虹,可撕碎山河,直接打断了这一场图谋不轨的法事。

    十二位僧人勃然大怒,顿时起身,纷纷化作怒目金刚,朝着元麟碾杀而来。

    打眼一看,每一位僧人的修为其实都在道境,十二位僧人联手,不是元麟和元正可以敌得过的。

    可惜,长时间的做法事,消耗了他们大量的真元,看似强势,一对一的情况下,不堪一击。

    元正出手了,他出手没有二哥那么的潇洒,其实想要那么潇洒也行,不过元正最近很迷恋用斗鬼撕碎敌人的感觉。

    一个瞬移便到了一位僧人面前,那僧人气势如虹,中气十足,却生了一副恶相。

    探出金刚大手,朝着元正拍击而来。

    噗!

    一剑竖劈而下,斗鬼锋芒炽烈,将这位僧人一剑劈成了两半,血花大股绽放。

    回过头一看,元麟的剑看似不是那么的霸道刚猛,甚至有些温柔优雅。

    只是轻盈的抖落出几个剑花,便有五个僧人死在了剑下,都是被统一割碎咽喉而死,丝毫没有多余的动作。

    元正觉得自己要加把力了。

    一招横剑术,横贯整个法场,直接将四名僧人拦腰斩断。

    至此,元麟又是一剑优雅落下,最后的两位僧人,被切碎了咽喉。

    开口道:“我真的搞不清楚,你在哪里修行剑道,也不像是霸道剑,更像是刀法。”

    看着地面上零星散乱的尸体肉块,元麟觉得有些不适应,大概是因为斗鬼的缘故吧。

    听有人说,亲自尝试到撕碎敌人的快感之后,便还会有一下次,撕碎别人这种事情,是会上瘾的。

    元正无奈的摊了摊手,谁让他还是一个半吊子呢。

    元麟没有继续和元正纠缠,去到法场中央,一只手放在了这条灵蛇的额头上,注入了一股精纯真元,一瞬之间,紫色的光辉摇曳,仿佛遍地开花。

    这条巨大的灵蛇,化作一位身着紫色长裙的绝美少女。

    身材修长,曲线起伏较大,那张唯美的瓜子脸,清澈如水的灵动眼神,很难让人有不好的想法。

    元麟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姜灵也没有刻意的依偎在元麟的怀里,而是边缘独立的站起身子,秋水眸子里没有多余的情绪。

    “不算晚,起码我还活着。”姜灵道。

    元正没有多大的反应,这条巨蛇,已经不是妖兽的范畴了,而是属于灵兽的范畴,若是修为在高一些,或许可以进化成为真正的神兽。

    他看得出来,二哥和这位女子有事情。

    也明白了,地藏寺的地下深处黑暗不见天日的内幕。

    或是捕捉灵兽,或是血脉等级颇高的妖兽,将其度化,然后提取出最为精纯的天地元力,或是祭炼成某种极为大补的丹药。

    “走吧。”元正道。

    元麟主动背着姜灵,跟随在元正的后面,兄弟二人身影如燕,以极速离开了独木桥。

    经过那一座大型监狱的时候,元正的斗鬼发出数十道零星散乱的剑压,破开了牢房的禁制,至于被囚禁的那些生灵,会不会再一次找回自己野性的光辉,这就是不是元正需要操心的了。

    他只是做到了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

    离开地下深处,来到外面,秋日的阳光不算多么刺眼,却依然让很久不见天日的姜灵觉得双眸刺痛,仿佛被针扎。

    元麟扯下了自己的袖口,温柔的包裹住了姜灵的双眸。

    进入密林深处,在一条小水沟旁暂时歇息了下来。

    元正明白元麟的剑为什么叫秋杀了。

    按照惯例,无论是元麟还是元青,日后的妻子,应该都是某一位大臣的掌上明珠,政治婚姻,平衡各方势力。

    按照年纪来计算的话,元青明年就到了及冠之年,就可以成婚了。

    估计现在,秋华王妃都已经给元麟物色好了一位元麟还不认识的大家闺秀。

    可秋华王妃也不知道,元麟自己已经给自己物色好了一位伴侣。

    可惜啊,不是人族,秋杀的锋芒还是很大的。

    元麟亲自给姜灵洗眼睛,手法温柔细致,冷酷的男人,刹那间的温柔是最为致命的。

    姜灵没有抗拒,静静的看着元麟,说道:“这件事的背后是庞宗,他想要提炼出我的灵蛇气运,干预大魏宫闱之事。”

    元麟哦了一声,继续给姜灵洗眼睛,他自己也没有往峰峦如聚的地方看过去,手也一直很老实。

    元正心里震撼了。

    原来地藏寺,不过是阴谋的一隅之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