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五章 跟着二哥搞事情
    ……

    半月后,元正痊愈,再度生龙活虎了起来。

    换了一身新的玄衣,料子上佳,整个人高大挺拔,透出一股风流意气。

    江南已经步入了深秋,但气温差距和炎炎夏季比起来,相差并不是很多,若是北方,现在都该要穿上纨绔了。

    山庄里的秋叶飞舞,淡淡的秋凉弥漫开来。

    元麟整装待发,将腰间的玉佩,放回了屋子里那个酒桌子里的抽屉里。

    元正看到这情况,心里便有了数。

    看着那柄湛若秋水,显见不凡的剑,好奇问道:“这柄剑叫什么名字,还未出鞘,就能感觉到是一柄不会拖泥带水的上品之剑。”

    元麟摩挲剑柄,柔和应道:“名曰秋杀,凑活能用,估摸着我到了元境之后,这柄剑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眼下,是秋杀最后的辉煌了。”

    元正没有多说什么,二哥的母亲是秋华王妃,他的剑却是秋杀,有些古怪啊。

    “我们该出发了。”元麟道。

    万里烟云照一溜烟就来到了元正身旁,花椒与茴香站在那台阶之上,没有要跟随的意思。

    元正安慰道:“此番前去,应该走的是刺客之流的路线,被刺杀了这么久,我们也要当一回刺客,体验一下那是个什么感觉,你太耀眼了,就在这里和花椒茴香在一起,等我们归来就好。”

    扛把子一脸不舍得看着元正,还是想要跟着一起去。

    元正严肃道:“听话赶紧回去,没看见你的兄长都没有跟着二哥一起来吗?你可不能拖后腿。”

    元青,元麟的坐骑,都是扛把子的兄长,它们的父亲,都是武王元铁山的坐骑。

    无论人,还是坐骑,都是正儿八经的一家人。

    听到这话,扛把子沮丧的摇了摇头,摆了摆尾,恋恋不舍的退回去了。

    至此,元麟和元正一步跨出,就到了山庄之外。

    兄弟两人御风而行,体态颇为轻盈,且潇洒如意。

    世间大多数武夫,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抵达象境,到了象境之后,就可在天空中飞行,宛若仙人一般。

    至于抵达道境之后,则是可以借助天地法则,御风而行的速度会更快,消耗的真元也会越少,可持续飞行的时间也就越长。

    半空中,元正问道:“我们此行何处?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元麟不急不缓的回道:“地藏寺,位于青山郡南面。”

    青山郡有地禅寺和地藏寺,有些双胞胎的意思在里面。

    唯一的不同就是,地禅寺里,有武僧修行,经常做善事,可开寺挣些香火钱,也可以外出修行。

    地藏寺,则是真正的佛门清静之地,那里只会修行佛法,只会普度众生,至于世间俗事,一律不染指,便是青山郡的郡守来了,也可以关门不见。

    元正一脸迷糊道:“感情我刚去地禅寺挥舞了几下斗鬼,你就拉着我去地藏寺继续搞事情,这不太好吧。”

    元麟柔和道:“到时候去了你就知道了,我们不走正门,而是地藏寺的地下深处,那是真正的地藏之寺。”

    “另外,你的斗鬼属于长剑,且剑体比之我的秋杀,要魁梧雄壮很多,有剑魁的倾向,也比我的秋杀锋芒更盛,去了之后,苦活累活儿,都辛苦你了。”

    元正:“……”

    半日后,元麟带着元正来了青山郡南部。

    周围是一片密林,站在密林里面,可以见到远处那座山峦上的地藏寺一星半点的轮廓。

    前方,矗立着一块写着“地藏寺”三个大字的石碑。

    石碑呈金红色,有些岁月斑驳的痕迹,也许是因为地藏寺没有挣香钱,没有多余的金子来点缀,也许是被过往的路人给偷偷摸摸的撕去了一部分的金串子。

    元正修行过沧海**,也懂得卦象占卜之术。

    打眼一看,就看出来石碑周围的草木建设,暗合龙穴之势。

    这里有一条地道,直通地藏寺地底深处。

    果不其然,元麟上前,一剑破开了某种禁制,地面上的草地轰然下榻,露出了一个由上往下的地道。

    地道呈青石台阶地貌,入口处的台阶,还有些淡淡的青苔。

    元麟道:“进来吧。”

    兄弟二人瞬息步入地道里,接着地道关闭,石碑周围,一切如常。

    没有想象中的漆黑,地道两旁都有着烛台,烛火摇曳,显得光线有些昏暗。

    两人一路前行,身法宛若鬼魅,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地道的尽头。

    那是一扇石门,石门外,有着两位体积颇为高大魁梧的僧人镇守,两位僧人都手握金刚杵,仅仅是站在那里,都不怒自威。

    看见元麟和元正来了,两位僧人先是恍惚,接着是怒目一对。

    没有任何言语,直接冲杀了过来,流露出象境巅峰的武道修为。

    可透露出来的真元气息,看似光明正大,无欲则刚,可元正本能的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邪气。

    也许和这地下的风水有些关系。

    元麟道:“交给你了。”

    两位象境高手而已,元正还是有相当大的把握。

    拔出腰间斗鬼,往前一指,剑尖的位置上,黑色的煞气涌动,继而化作黑色的棱形晶体,轰然爆射而去。

    噗!噗!

    仅仅是斗鬼的剑压,便让这两位看门僧人,倒在了血泊中。

    元麟快步上前,一掌轻柔的推开了这个石门,石门上,立即涌现出金色的符文,闪闪发光,流露出异象,元麟觉得手有些灼热。

    元正也跟着上前,运转沧海**,寻找到其具体机关之后,轻柔一掌,推开了这扇石门。

    一个崭新的世界,呈现在兄弟二人的眼前。

    里面是一座大型监狱,可是牢房里面都不是犯人,而是妖兽。

    有三眼猴子,有白玉龙象,有大明孔雀等,都是一些血脉等级颇高的妖兽。

    可大部分妖兽看上去,都奄奄一息,无精打采,看到两位陌生人进来了,眼眸中,也是麻木,丝毫没有平日里的凶威赫赫。

    且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些妖兽大多数都是境界修为不高的妖兽,不过灵性十足。

    其血肉,可让人族延年益寿,增添武道修为,亦可洗精伐髓,脱胎换骨。

    元正惊讶道:“这里面果然内有乾坤,地藏寺这搞的是什么名堂?”

    元麟不屑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两人继续向前,越过这座大型监狱之后,便看到前方是一座金光闪闪的独木桥。

    独木桥是真的用黄金铸造的,不过桥下面,都是倒放的枪矛利刃,一旦不小心从独木桥上掉下去,必死无疑。

    而独木桥两边墙壁上,有着大小不一的凹陷空位,空位当中,都是手握利器禅刀的僧人,各个浑身涂满了金色粉末,宛若诸天罗汉般。

    下一刻,两边的僧人睁开了眼睛。

    元麟道:“你一个人行不行?”

    元正道:“都是象境,应该可以。”

    数了一下,差不多四十九名僧人,一旦组合列阵的话,不太好对付。

    元正轻盈一步跨出,站在了金色的独木桥上,一掌击向高出,一股磅礴真元落向四野。

    墙壁里面的僧人迅速拿起禅刀,对准元正,接着便是数不清的罗汉印朝着元正轰杀而来,两边的墙壁上,更是撑起了一道金光闪闪的罡气护罩。

    可随着元正一掌而出,周围的重力增强,隐约有海浪滔天之势。

    那些轰杀向元正的罗汉印,金色的光芒暗淡,然后开始下沉,等近距离接触到元正的时候,直接掉落下了独木桥。

    抱元守一,凝神静气。

    元正双手握住斗鬼剑柄,轰然一剑,横贯八荒**。

    轰…

    暴烈霸道的剑罡剑气横卷八方,犹如天刀一般划过,两边的墙壁出现崩裂迹象,至于那罡气护罩,顷刻之间荡然无存。

    那些手握禅刀的武僧们,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接下来,便被元正的横剑术或是拦腰斩断,或是砍掉头颅,一个个武僧,犹如山石滑坡一般,掉下了金色的独木桥下。

    其尸体,被长枪长矛,又来了一次绝命击杀。

    元麟看的真切,放在元正那一剑,有些火候不足,可杀人绝对是足够了。

    随后元正顺着独木桥往前走,元麟跟随在后面。

    可忽然之间,天花板上无端射出了暴烈的箭矢,数也数不清,箭矢上面有着紫黑色的毒气。

    本身独木桥上着力点小,若是半空周旋的话,一个不小心,也会掉落在独木桥下。

    元正刚欲出手,却只见元麟大袖一挥,一声凄厉的龙吟响起,射下来的箭矢,纷纷爆碎,化作烟尘雾气,弥漫四周。

    紧接着,元麟探出右手,右手上浮现出一道白银色的旋涡,将所有的烟尘雾气吸入其中,接着又是一掌击出,被吞噬的烟尘雾气,化作了无清澈的虚无。

    元正不可思议的说道:“据我所知,你的剑道修为不俗,这么一看,你这些年来,修行的不仅仅是剑道啊。”

    元麟玩笑道:“只允许你修行沧海**,就不能允许我修行万象天功了?”

    元正心中骇然,万象天功乃是万象剑池的禁忌功法,连万象剑池的宗主姬清泉都没有修炼大成,怎么自己的二哥就学会了。

    更让元正觉得不明白的地方在于,姬清泉愿意收元麟为徒弟,那是看在武王元铁山的面子上,看在大魏庙堂的面子上。

    只是传授其剑道,便已经是给了天大面子,连万象天功也传授了,这就有些不合清理了。

    元麟看出元正在想些什么,提醒道:“小心一点,越过这个独木桥之后,开启那道门户,才是真正的恶战。”

    “为了不让你分心,我可以告诉你,万象天功是我偷学的,你也不要到处给别人说这件事,一般人我是不告诉这个秘密的。”

    元正点头道:“明白明白,我懂。”

    也搞不清楚,元麟到底是通过什么机缘巧合,偷学了万象天功。

    这门功法,是真正的禁忌,大成之后,可让天地风云变色,也能筑下日后冲击天境的基础。

    不多久后,这条独木桥就走到了尽头,这次不是一扇石门,而是一扇黄金铸造的仪门。

    仪门上,雕刻着诸天神佛,栩栩如生,有十八罗汉,有各路菩萨,亦有各种奇珍异兽,像是一幅囊括了诸天万界的画卷。

    略微感受了一下,这道门户没有一万斤的力道,是推不开的。

    元正闷头说道:“早知道就把扛把子叫上了,你我合力虽然可以推开,可也会陷入短暂的疲惫当中,不利于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杀人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