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四章 养伤
    看见元麟没有正面回应,元正的心里便有数了。

    这一次,元麟是一个人来的江南,没有带别人,连自己的坐骑,另外一头万里烟云照都没有骑乘,足以看得出元麟想要干什么。

    也许没有明说,是因为慕云在这里。

    有了二哥之后,慕云的作用也就不大了,既然元麟是成心来江南搞事情,他应该打点和试探的,自然是准备妥当了。

    元正对慕云笑道:“目前看来,也不需要你继续给我带路了,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慕云愣了一下,其实看到元麟之后,慕云还想要继续跟着元正后面,这样就可以每天看到元麟了。

    元麟抿了一口茶,没有多说什么。

    慕云道:“公子是嫌弃我办事不力了?”

    细说起来,慕云也不存在办事不力,她只是带路,连跑腿的事情都没有做。

    元正呵呵笑道:“我们接下来还会遇到更多的危险,你跟着我们,难免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若是你境界修为同我们相当的话,自然可以留下来。”

    “我素来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可真的打斗起来,也许就忙不过来了,你也看见了,和那位刀客一战,我已经落得了一身伤,没有十天半个月,是缓不过来的。”

    “这一两黄金,就当做我最后的酬谢吧,谢谢你,带着我杀了这么多人。”

    看到一两沉甸甸的黄金,慕云的眼睛没有上一次那么发直,因为元麟就在这里,她想要体面一些,像个大家闺秀一些。

    元麟并不在意,对于慕云的存在,元麟没有放在心上。

    这世间能够让元麟放在心上的女子,怕是没有多少。

    慕云终于硬气了一回,说道:“一个月十两银子,你也给了我五两银子,刚好半个月的时间,我只做了这么多事,只能拿到那么多报酬,这一两黄金,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江湖没有规矩,但是有道义在心中。”

    起身,然后微鞠一躬,便转身离去,牵着小黄马离开的样子,很潇洒,很女侠。

    见到慕云走后,元麟问道:“那位刀客是个什么情况?”

    元正为难的回道:“元境高手,我想要以下伐上,但不是对手,最后还是靠我的剑侍解决了战斗。”

    没有说实话,元正暂时也不想将扛把子的真实情况公之于众,而是想要等到及冠之年,回了武王府,给自己的父王一个大大的惊喜。

    也给世人一个惊喜,吞了飞黄之气的万里烟云照,不仅仅是万里烟云照那么简单了。

    元麟哦了一声,看着花椒与茴香,哪怕是两位绝美的女子,还是让元麟的内心毫无波澜。

    只是两个年岁和三弟差不多大的女子,可斩杀元境高手,这让元麟有些意外。

    继续问道:“我不太想知道你师承何处,如今看来,你所去的地方,也不弱于我万象剑池啊。”

    元正嘿嘿一笑,一脸得意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元麟了然于心,鬼谷纵横的事情,这是元正烂在心里的秘密。

    元正道:“这两位剑侍,算是自己人,她们两位不太关心我要做些什么,也不太关心我们做些什么,严格来说,她们不属于江湖,亦不属于庙堂。”

    “只是我的剑侍,为我持剑罢了。”

    花椒与茴香就坐在元正的左右两边,显得元正被美人环绕,颇有艳丽风趣。

    元麟道:“知晓,你现在这里养伤,接下来的事情,最起码也要等到你的伤势复原之后才可去做。”

    到头来,还是没说到底要去干什么事情。

    听元麟这口气,好像是要干一件大事情。

    居住这在个古朴简洁的山庄里,元正一心养伤,也没有心思同开花共鸣了。

    眼下这个关口,元正自然是无法手持斗鬼同人争锋了,重伤的情况下,若是使用斗鬼,是真的会被吞噬心智的。

    对此元正也很无奈。

    卧在床铺上,花椒耐心温柔的伺候着,元正盘膝而坐,运转沧海**,缓缓修复自身的经脉。

    三天过后,手臂虎口的伤势,已经尽数复原。

    唯独胸口的那一道血槽,也只是伤口表面愈合,内部,仍然有残存的刀意在绞杀。

    当时叫万里烟云照救主的时候,元正就知道自己无法继续战斗了,若是继续战斗,稍微动弹一下,胸口里面积累的刀意,就可以要了自己的命。

    元正忽然对茴香说道:“以前我只会沧海**,感觉同人交手,非常的舒服,出手随意,入了道境之后,更可以将天地法则纳为己用。”

    “反倒是现在修行了剑道,用纵剑术的时候,就无法用横剑术,只能一个一个的来,而且用斗鬼的时候,也无法融合沧海**,事实上,现在用剑,是我最弱的状态。”

    “不知晓姐姐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看到花椒的那个瞬移之后,元正已经无法将两位姐姐当做自己的剑侍看待了,而是当做自己的老师。

    起码可以确认一点,这两位姐姐随意一个,元正都绝不是对手。

    自己才在秦岭深处修行了多长时间?

    而这两位姐姐,怕是自幼就在大秦龙脉之地潜移默化的修行,一身修为,估计和那位刀客比较起来,也是只强不弱吧。

    有鬼谷子那样的神人指点迷津,哪怕是一个蠢货,都能步入高手之林。

    茴香淡然道:“沧海**博大精深,你也只是学了一个半吊子,最多活学活用,而无法到达如臂使指的地步。”

    “纵横圣剑亦是如此,你的纵剑术和昔年那位比较起来,也不过九牛一毛。”

    “至于横剑术,也是沾染了一星半点。”

    “不过术业有专通,你若是只修行纵剑术,也许你现在的剑道修为,已经可以让你单枪匹马的杀了那一位刀客。”

    “可你要走的路很复杂,从庶人剑开始学起,直到最后,将一身修为,融为一炉,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不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弱了。”

    茴香只会说实话,从来都不会绕弯子。

    看似元正一身功法剑道都是世间顶级,其实都是半生不熟。

    真的遇到一位术业有专攻的高手,元正其实还会败落而归。

    “好吧,受教了,先从养伤开始吧。”元正苦笑了一声。

    花椒打了一个圆场说道:“公子有开花辅助,有如神助,起码比起他人而言,有了很高的起点,公子才刚走进江湖,刚了解江湖,也只是开始修行庶人剑。”

    “不能想得太多了,少年的赤子之心,还是要有的,若现在开始就乱了心境,念头无法通达,日后的路就不好走了。”

    年轻不能想得太多,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去探索。

    元正心里清楚,花椒和茴香并不是为了自己好,只是实话实说,至于自己能不能听得进去,她们也不在意。

    或许到了某个关键时刻,她们还会给元正当头棒喝,谁知道呢。

    要说赤子之心,元正无言以对,想起自己的过往,那份赤子之心,怕早就被消磨殆尽了,如今只剩下了本心。

    他这是第一次和二哥联手去做一件事,哪怕还没有开始,元正也担心自己会掉了链子。

    因为二哥可是万象剑池的高徒,真的是术业有专攻的那一类人,大概感觉到,二哥到达了道境中期。

    却是一身扎扎实实的修为,精炼纯粹,和寻常道境高手,是质的区别。

    能和这样的二哥联手,他觉得很幸运,其实也有些担心。

    抛开兄弟身份不说,仅仅是二哥这种类型的人,便让元正觉得有些压力,和其共事,也是与有荣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