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人
    元正疼的有些难受,顺势倒在了花椒温柔的怀抱里。

    倒在温香软玉的感觉,有些酥麻,元正的痛楚都减轻了不少。

    花椒对此很无奈,可也看得出来元正是真的不行了,吃下一颗丹药后,气色虽然好了些。

    可胸口的那一道血槽是硬伤,以元正道境初期的修为,没有十天半个月,也缓不过来。

    无奈之下,也只能让元正这么躺在自己的怀里。

    茴香在一旁看着,面无表情,也不知晓元正这种占便宜的小把戏,会延长多长时间。

    猛然间,万里烟云照转身,凝聚出一道巨大的火焰球,一大批面部覆甲的刺客们,手握制式长刀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领头的那位,竟然还有道境修为。

    看似修为不是很高,可人数众多,元正腾地一下起来了,捂住自己的胸口,冷笑道:“我有些迷糊了。”

    看架势,这一群刺客和之前的刀客,显然不是一伙的,起码背后的主子不是一个人。

    万里烟云照喷出这道巨大的火焰球,朝着这一群刺客焚烧而去。

    一道巨大的刀芒从天而降,将这一道火焰球劈成了两半,整个芦苇荡燃烧起了熊熊烈焰,真的是乌烟瘴气,一言难尽。

    元正颇为难受的咳嗽了一声,对扛把子无奈道:“我呼吸都有些问题了,你还给老子玩火?”

    万里烟云照有些难受,然后准备冲过去厮杀,杀了这些人,主人的心情大概会好很多。

    慕云捂住了自己的樱桃小嘴,这里的烟火太旺,真的影响呼吸吐纳。

    然后,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那群刺客的后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一位剑客,那一位剑客出剑颇为潇洒,一剑出,数不清的剑气激荡过来。

    每一道细微的剑气,都落在了每一个刺客的咽喉之地。

    元正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位剑客,嘴里呢喃着:“瞬杀啊?”

    万里烟云照认得那一位剑客,所有没有敌意,迅速飞到了那大河边,激荡河水,形成浪潮,朝着芦苇荡里涌过来。

    灭火这件事,扛把子做的非常到位。

    那剑客一席紫黑色的锦衣,正儿八经的锦衣玉带,腰间的玉佩上,还有着黑金蟒纹的图腾,手握青锋,贵不可言。

    至于面容气质,连慕云这样的老江湖都开始犯花痴了。

    略有些阴柔,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垂直至腰间。

    面容五官,精致秀气,无可挑剔,一脸冷酷的模样,实在是说不出的高贵。

    让元正目瞪口呆的,不是这一位剑客帮自己瞬杀刺客,而是他竟然会来这里。

    开口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万象剑池吗?”

    来人是元正的二哥,武王次子——元麟。

    元麟来了,带着清风与贵气而来。

    看了一眼元正,看了一眼花椒和茴香,看了一眼那两头五色鹿,至于慕云,则直接被无视了。

    元麟开口道:“我听说你去了地禅寺闹事,就知道这里面有事情,刚好我最近也在江南,便顺势来看看你,景园客栈那里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但我没有想到,想要杀你的人,是如此的错综复杂。”

    和自己的二哥元麟,身份上有着天差地别。

    元正是庶子,元麟是嫡子,母亲是秋华王妃,大魏皇城里的那位,是元麟的舅舅。

    元正叹息了一声道:“其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无缘无故的出现了这么多的仇人,要杀我的人,好像每一个都带着使命而来。”

    “那个位置,以后不是大哥,就是二哥你坐上,与我也无关。”

    “可我也不愿意成为别人眼中必须要死掉的那个人。”

    元麟知道元正在说些什么,没有在意这件事,都是明白人。

    看了一下地面上被剑气划出来的沟壑,看着元正插在地上的斗鬼。

    很有兴趣的问道:“据我所知,你应该修行的是沧海**,怎么忽然之间改修剑道了,而且剑道修为还不俗。”

    元正摸了摸脸,应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实在是一言难尽,所以我就不说了。”

    元麟没有刨根问题,大哥有大哥的秘密,自己也有自己的秘密,三弟也有三弟的秘密。

    谁心里还没有一点难以启齿的事情了。

    “若是走的动路的话,就跟我来吧。”元麟招呼道。

    元正嗯了一声,在花椒的搀扶下,一行人跟着元麟离开了这个芦苇荡。

    半个时辰后。

    元麟带着元正一行人来到了郊外一个偏僻的山庄里。

    山庄很古朴,一切从简,至于园艺假山这些东西,都没有,都是顺其自然。

    亭子里,元麟亲自端茶倒水,哪怕是慕云,元麟也给她倒了一杯清茶,哪怕没有笑容,也把慕云看的如痴如醉的。

    元麟道:“斗鬼是一柄凶剑,齐冠洲也真是够粗心的。”

    元正没有多说齐冠洲的事情,伤和气。

    从小到大,无论是大哥还是二哥,对元正的态度其实都很好,可一年到头见不上几次面,那种寻常人家的兄弟情深,也没那么明显。

    元正问道:“你出师了?”

    元麟回道:“也快了,大哥已经出师了,稷下学宫的学业繁忙,他二十二岁出师,而我修行剑道,心无旁骛,十九岁也可以出师了。”

    兄弟两人的对话,无论是花椒还是茴香,亦或是慕云,都插不上嘴。

    花椒与茴香是不在意,慕云则是不敢说话,这两个少年,可都是天潢贵胄。

    元正心生一计道:“齐冠洲那里有着一柄子午,我没要过来,他却只给了我斗鬼,你既然快要出师了,不然去齐冠洲那里说道说道,能将子午要过来最好。”

    “大哥的家伙事是御龙戟,和剑道无关,而你从万象剑池里出来,要来子午,应该不是问题,齐冠洲就算不愿意给,他也得给你。”

    嫡子张口,就由不得齐冠洲了。

    元麟明白元正是什么意思,自己若是去要子午,还能让党争的时间延后几年,有些事情,元麟亦是有所耳闻。

    想了想道:“等我把江南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再去九真郡要子午,刚好你也在,给我搭把手。”

    元正一脸迷糊的看着元麟,说道:“感情你来江南,也是走的杀人放火的路子?”

    元麟抿了一口茶,咳嗽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