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一章 扯淡
    慕云很听话,的确将元正带到了没有人的地方。

    一眼望去,平地里到处都是野草,有些野草,长得比人还要高。

    这样的地方,倒也符合江湖侠客对决的场景。

    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不紧不慢的跟在慕云后面,心想铁钩里的钩子,暂时不会出来。

    就算立马出来,也会做足万全的准备,可一个完全的准备,暂时是做不出来的。

    思考对策的时间还是充足的。

    前方,一条三丈宽的河流发出不算湍急的水流声,河上有着一座石拱桥,不算精致,两边桥头的摆设也不算精致,就是两个大乌龟石像摆在那里。

    桥头有一个年轻人,约莫十七八岁,身穿一席素衣,料子上好。

    他身边放着书箱,书箱上面摆放着一柄寻常铁剑,大概有三斤重的样子。

    没有刻意的装扮成穷酸秀才的模样,身上的衣裳不算好看,但极为干净,应该是被洗过很多次了。

    这位读书人,坐在桥头上,拿了一块细长的石子儿正在练习书法。

    慕云让开了道路,有了先前的经验,慕云看到每一个人都是疑神疑鬼的,害怕这位读书人,也是一个狠角色。

    元正上前,看了一眼这位读书人的字迹,方方正正当中,又带着三分潦草,潦草当中,充斥着豪迈与慷慨还有随性。

    仅从字迹来看的话,元正对这位在桥头的读书人还是颇有好感的。

    主动招呼道:“据我所知,儒家弟子通常只会在及冠之后负笈远游,看你的年纪,也和我相差无几,这么早就负笈远游了。”

    读书人早就注意到了元正到来,可没有多大的反应,哪怕有万里烟云照骑着。

    抬起头,露出一张还算是清秀的脸,淡然道:“有些事情,没有必要遵循守旧,不过历代前辈们都认为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觉得,行万里,然后读万卷书才最适合我自己。”

    元正呵呵一笑,是真的乐呵了。

    “兄台好大的气魄啊。”元正道。

    这位读书人的武道修为,元正看不出来,但撑死了就是感境,那柄铁剑,遇到稍微皮糙肉厚一点的野兽,都没多大的作用。

    这样的一个人,行万里路,风险还是有些大的。

    读书人却说道:“我有一柄剑可以防身,我也走过千山万水,我读了很多书,虽然没有经历很多事,但我觉得这样是正确的,所以就去做了。”

    “惹来阁下的哄笑,我也不在意,阁下又不是我,怎能懂得我的快乐。”

    元正是真的不懂,不过听口音的话,这位读书人,不像是一个纯正的南方人,多少夹带了一些西北口音。

    也许是去过西北了,沾染了一些西北的习俗。

    元正正经说道:“绝对没有嘲笑的意思,我只是好奇。”

    他也能看得出来,这位读书人家境一般,又不受拘束,估计家里的儿子还有很多个,所以家族才愿意把他放出来,任由他随意走动这大好河山,也凶险万分的山河。

    比起那些衣冠士子,这位读书人没有老师指点,有没有丰厚的人脉资源,衣食住行方面,也很一般。

    不过胜在可以自己任意的胡作非为,也许这样真的能够学到一些东西,也许是荒废年华,谁也说不清。

    可这位读书人,最起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没有被世俗规矩,家族长辈老师等牵着鼻子走。

    而比较起寒门士子,这位读书人最起码可以解决掉自己的口腹之欲,书箱里看上去沉甸甸的,应该是有不少存货,精神是颇为富足的,也能有更多的选择。

    纵观古往今来,大多数干出大事情的人,好像都是二不挂五的货色居多一些。

    更难能可贵的地方在于,这位读书人还自带了几分潇洒风流与诗意。

    钟南道:“我又没说你是在嘲笑我,只是哄笑而已,阁下又何必当真呢。”

    元正可以确定,钟南绝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随后问了一个问题,道:“不知道你对江湖有怎样的看法。”

    钟南想了一下说道:“这世间只为了一口气一件事而活着的人,实在是太少,江湖里看似有很多这样的人,其实不然,多数情况下,都逃不过天下熙攘皆为利往的准则。”

    “江湖鱼龙混杂,能出于淤泥而不染的人,着实太少。”

    元正还以为这位读书人要好好的说一下江湖上的快意风流,结果说出了一句天下熙攘皆为利往这句话。

    这句话可以套用在士子身上,可以套用在生意人身上,也可以套用在江湖上。

    符合元正近期以来对江湖的看法和见解。

    继续问道:“我看你出口成章,肚子里面也还是有几两墨水的,不知道打算什么时候前往皇城,考取功名?”

    这样的一个读书人,就算是做官,也做不到多大,也许会很大,毕竟当官之后的心态就变了。

    钟南道:“我暂且只是在大魏境内胡乱溜达,我还想去其余的三国看看,等我什么时候看够了,学够了,再去说考取功名的事情吧,人生在世,前二十年图的就是个爽利,中间二十年,必须要图个功名利禄,剩下的二十年,无所谓了,最好走的时候,能走个利索的。”

    元正很喜欢这位读书人,因为大多数读书人,都将人生叙说的很诗意,很美丽。

    其实大多数的人一辈子,过的都不是太好,顺心意的事情,没有几件。

    钟南起码说出了实话,说出了实情,可能因为钟南现在也是年轻人的缘故。

    元正道:“你学剑,不知晓剑道修为如何?”

    有些人用剑,只是将剑当做一个摆设或是威慑,有些人用剑,是真的要将人弄死的。

    元正很好奇这位读书人是怎么用剑的,了解别人用剑的品性,也有助于元正自己修行庶人剑。

    钟南为难的笑道:“实话实说,我的武道修为,不敢恭维,眼下我用剑,就是个摆设,偶尔自保,暂时还没干出行侠仗义的事情,我是读书人,但我也喜欢剑。”

    元正呵呵道:“了然了然,就不打扰你了。”

    钟南起身拜别道:“望有缘再会。”

    过了石拱桥之后,元正还回头望了一眼,那位读书人,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要是他真的有气数,也许以后会是个大人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