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章 底线
    不懂事的人,可以回家拿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就会明白刀架在脖子上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现在是一柄没有剑鞘的凶剑架在了胡铁锤的脖子上,要比一把铡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还要来的紧张。

    胡铁锤好不容易激发起来的怒火,这会儿被泼了一盆冷水。

    近乎零距离的接触,胡铁锤才意识到这柄剑是何等的凶狂,仅仅是煞气,便已经让自己乱了心境,浑身的真元匍匐颤栗。

    他很清楚,这位武王庶子,稍微用点力,他就会人头飞扬而起。

    至此,他不敢放肆了。

    却也绝不是贪生怕死的主儿,行走江湖,若是贪生怕死,是在江湖上闯不出名堂的。

    心一横,直言道:“要杀就杀,别来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你能将剑架在我的脖子上,也是你的本事,我胡某人今天认栽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江湖中的生生死死,浪子不会放在心上。

    官府庙堂,也不会放在心上。

    于庙堂而言,本国境内若是出现了顶级江湖高手,那也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可即便不能锦上添花,也不会影响大魏庙堂的根基。

    不属于庙堂的高手,于国家社稷而言,也没有多大的裨益。

    元正收回了斗鬼,看着胡铁锤淡然笑道:“我不为难你,但我也不会赔给你一柄新的铁锤。”

    胡铁锤看着元正,有些愣住了,忽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

    他行走江湖已经有些年头了,输给了一个后辈,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可一想到自己输给了武王最疼爱的小儿子,又觉得不是那么丢脸的事情。

    心情有些矛盾,只好接连叹气,转身便走了。

    围观的江湖侠客们,给胡铁锤的落败让开了一条道路,以慕云的眼光看过去,这位使用铁锤的江湖前辈,离开的背影有些落魄。

    元正不是一个张狂的人,也没有问还有谁要站出来。

    结果,一位身着锦衣,手拿折扇的公子哥往前一步,他身后约莫三十余人,也是往前一步。

    公子哥大喝道:“各位,我们一起拿下此獠,断掉其经脉,送往地禅寺请罪。”

    有人带头,是一件好事情。

    元正不屑的一笑,手握斗鬼,一剑横扫而出,一道霸道端凝,与世隔绝的横剑意朝着那位公子哥撕了过去。

    此等变故,令人意想不到。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剑真元澎湃,是货真价实的一剑。

    噗!

    手拿折扇的年轻公子哥,第一个被拦腰斩断,至于他身后的那些人们,有一半当场死于非命,剩下的,即便事后不会死去,也很难继续行走江湖了。

    那些刚涌起热血的江湖侠客们,心里再度咯噔了一下。

    这武王庶子出手,果然够狠辣的,敢在朗朗乾坤之下,血溅五步,滥杀无辜。

    元正不在意那些人的想法,反正临近的刺史郡守,也不敢将自己如何处置。

    冷眼望向这些人,笑道:“若是有人依然对我有意见,上来赐教即可,我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尔等,可拉下上百人垫背,还是有相当大的把握。”

    这话是元正说出来的,是他的心里话,只是凭借他一个人。

    还没有算上万里烟云照这个顶级助力。

    其实扛把子在秦岭进化过后,元正自己都不知道扛把子的战力大概是在什么程度上。

    那是来自于生命的进化,灵魂的升华。

    宁水柔的脸色有些古怪,看到这霸气的一剑,她自己才知晓和武王庶子的差距有多大。

    没有人敢胡作非为了。

    合力杀了元正不是难事,可没有人愿意先死在元正的剑下。

    谁都想要成为被人恭维尊敬的活人,而不是被歌功颂德的死人。

    青石地板,被血水浇筑,染红,弥漫出有些恶心的血腥味,地面上,还有不少人的肝脏呈现在朗朗乾坤之下。

    血,永远都是最好的震慑。

    陆陆续续的,有人偷偷摸摸的离开了此地,最先离开的,就是那些围观的老百姓。

    然后一部分侠客跟随着老百姓的脚步,潜移默化的离开。

    还没有走的侠客,看到其余人都走了,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堂而皇之的离开了。

    至于元正斩杀的那三十余人,最后也还算是体面。

    宁水柔不怕麻烦的叫来了些人,给那位年轻的公子哥收尸,打扫景园客栈门前的场面。

    看着有些心酸。

    如果宁水柔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可能死去的人,都没有人抬棺材。

    元正对宁水柔说道:“我很欣赏你,你的坦诚和直率,这些人不过是人云亦云之辈,并不需要被你这般温柔以待,可你既然愿意做这样的苦活儿累活儿,我也不介意给你一些银子,给他们安排后事。”

    花椒拿出钱袋子,递给了宁水柔一个很大的金元宝,给这些人处理后事,绝对是够了。

    光是买些棺材本,场面只要不是很大,绝对是够了。

    宁水柔抬起头,看着花椒伸出来的手,以及手上的金元宝,又看了一眼花椒的脸,那张脸,连宁水柔这个女子都觉得很美。

    恍惚之间,宁水柔从花椒这里,感受到了一股深不可测的真元波动,内心大受触动。

    很难想象,如此年轻的小姑娘是武王庶子的剑侍,更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道修为。

    “谢谢。”宁水柔道。

    元正转身带着花椒和茴香,返回客栈里面。

    客栈中,吴景园来回踱步,惴惴不安,他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还有那暴烈的剑鸣,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的门庭前面,都会见血。

    可他也没有办法去制止,本质上,这件事和吴景园唯一的关系,就是在他的地盘里动手了,除此之外,再无关系。

    元正对吴景园说道:“不好意思,你的客栈多少沾染了一些血腥,不过还好,这件事也算是有一个结果了,有些人的尸体,有人去打理,也无需掌柜的操心。”

    “往后,你可以继续做你的生意。”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过段时间,江南的道上,会有很多人知晓你这里出现过一件大事情,而我也在大开杀戒,你这景园客栈的名声会比以前更加响亮。”

    “只要名头响亮了,自然就不用担心生意做不起来,哪怕是一个不好的名声。”

    元正也实在是对不起这一位掌柜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便只能这样实话实说了。

    吴景园笑的比哭还要难看,言道:“公子这样说,我也只好这样认为了。”

    元正没有做多余的事情,此地是非之地,吴景园嘴上虽然没说,可元正也知道,吴景园对自己这位客人,有了下达逐客令的想法。

    任何时候都要做一个硬气的人。

    “我们收拾离开吧,去别的地方看看。”元正道。

    旋即,花椒和茴香先后返回了客栈后面的庭院收拾东西,两头五色鹿还在里面。

    至于慕云的小黄马,则被店小二牵到了马厩里暂时安顿。

    自从和元正做生意之后,慕云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想在江湖里过上安稳的日子,是大多数江湖人梦寐以求,却又得不到的。

    慕云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元正看了一眼慕言,按照年纪来算的话,元正应该将慕云叫一声姐姐。

    实际上,元正从来都没有叫过,并非是慕云承受不起,而是元正担心慕云心里会承受不起。

    “人少的地方走,西风瘦马,断桥残雪那样的地方。”元正道。

    “为什么啊?”慕云一脸迷惑,看上去有些清纯可爱。

    “为了杀人方便。”元正道。

    慕云没有继续往下问了,害怕问出更多的事情来,哪怕慕云心里知道接下来元正还会遇到更多的麻烦。

    那些江湖侠客里面,有一部分人,应该是吃俸禄的。

    比如说那位年轻的公子哥,看上去气度不凡,有些贵气,折扇玩弄的也是很好。

    这样的人,在江湖有,可大多数都是江湖世家里的公子,很显然,杀掉的那一位锦衣公子,不是江湖世家的。

    直接起了歹毒之心,寻常而言,江湖世家多数都很老道,不会和那高高在上的武王为敌。

    那就吃俸禄的,想要趁乱弄死元正,幸亏元正提前下了黑手,不然此时状况如何,还是一个未知数。

    铁钩里的钩子们,也不知晓在江南的根基是否深厚,不过能借助任何一件事情,不知不觉得接近元正,细想起来,也是一件让人头大的事情。

    还好,元正是在修行庶人剑,行凶斗狠,滥杀无辜,其实也是庶人剑。

    不多久后,花椒和茴香便骑着五色鹿跟在了元正的后面,慕云老老实实的走在元正的前面。

    慕云需要带路,需要将元正带到没有人,但风景不错,适合杀人的地方去。

    心想,万一有几个实力深厚的江湖莽夫,会第一时间杀出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先杀了慕云,那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一点,慕云的心理压力更大了。

    悔不当初啊。

    元正其实知道慕云现在的心中想法,可他也没有打算安慰慕云。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拿人银子,就要做好事情,这是最起码的。

    元正也不会因为慕云是一个姿色还算过人的女子,就越过了江湖底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