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六十九章 江湖险恶
    大概是过了半个时辰。

    在这个半个时辰里,吴景园数不清自己到底冒出来了多少冷汗。

    江湖上的人是不能得罪的,因为江湖人手中有利器,他们心中有道义,但是从来都不会在乎什么规矩的。

    元正忽然间抬起了头,握住斗鬼的剑柄。

    刹那间,斗鬼发出一声凄厉的剑鸣,继而化作咆哮的剑鸣,带着几分挣扎,与不屑。

    花椒和茴香看得仔细。

    隐藏在斗鬼深处的煞气,被元正潜移默化的镇压当中。

    可镇压,也只能维持现状,斗鬼的煞气,不是那么好镇压的。

    且与主人的抗拒当中,斗鬼还隐隐约约占据了上风,不过也失去了部分主权。

    元正起身,无奈的说道:“看来本公子的武道修为还是不行啊,连一柄剑都镇压不住。”

    花椒与茴香没有多说什么,以慕云的修为,她也看不出元正到底都干了一些什么。

    还好,元正起码暂时不会被斗鬼潜移默化的吞噬心智了,只要按照《青山绿水习剑录》里的方法继续下去,终有一日,可以彻底的让斗鬼臣服于自己。

    细想起来,齐冠洲没有送出子午那柄圣剑,送出了斗鬼。

    在元正看来,齐冠洲有些亏了,这是一柄凶剑,可若是运用的得当,也不输圣剑。

    看见元正终于站起来了,吴景园的眯眯眼里浮现出了一抹希冀。

    “好了,不让掌柜的为难了,我出去看看。”元正拍了拍吴景园的肩膀爽朗笑道。

    吴景园总算是长呼了一口气,心里有了三分踏实的感觉,至于剩下的七分踏实,要看看这位大爷出去之后的结果会是如何。

    花椒与茴香跟在后面,慕云有些不太想去,可若是不去的话,自己所作所为,会被江湖同道所不齿,也会被元正所不齿。

    她亲眼看到元正逼着弘浮自断一臂,要是到时候给自己来这一招,慕云可就完了。

    慕云还是个姑娘,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往后的日子还很长,落个残疾可不是什么好事。

    尽管江湖上很多人都落下了残疾。

    从庭院进入客栈,再从客栈走出,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来到外面一看,元正没有多大的反应,即便自己的对面,都是带着家伙的江湖人士,大多数都是一言不合,就会拔剑相向的年轻人。

    吴景园没有跟着出来,害怕自己出个意外。

    一位约莫二十余岁的女侠,身后背负三柄剑,伸出不算细嫩的手掌,指着元正骂道:“你好歹也是武王之子,为难出家人算是什么本事,可有胆量在我手底下走上几个回合。”

    元正淡定从容,无动于衷。

    这位女侠,说话的声音有点嗲,可能南方女侠都是这个口音。

    长相的话,以元正这个北方人来看,也勉强可以秀色可餐,但也不能吃的太多了。

    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是一个女子。

    元正没有回应,万里烟云照就在元正的身旁,体积壮硕磅礴,神威凛然。

    原本对元正怀有怒气的侠客们,看到扛把子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收敛了很多。

    有一位差不多三十余岁,手握大铁锤,穿着粗麻布衣的壮汉走出来了,整个人透漏出一股极为流里流气的王霸之气。

    将手中铁锤顿在地上,发出一声闷沉的响声,青石地板上露出蜘蛛网般的裂缝,气势很唬人啊。

    “小子,可敢出来走两步!”胡铁锤喊道。

    听口音的话,是个中气十足的北方人,也许老家是南方,只不过在江湖上漂泊,行过了千山万水,混了一身正宗的江湖气所致。

    元正还是没有多大的反应。

    随着元正的无动于衷,约莫五百名大大小小的侠客,不约而同的往前一步,犹如一张巨网更临近了三分,又似乎是一触即发的海啸,压到了自己脚下。

    那位背负三柄剑的女侠说道:“元正,你敢还是不敢!”

    元正心里已经明白了,通过这件事,他验证了一个道理。

    江湖上,可以死道友,但是绝对不能死贫道。

    敢和自己真的对着干的人,只有那位女侠,还有胡铁锤。

    剩下的人,一半是浑水摸鱼的,一半是择机而动,尽管里面可能还有在江南这个小江湖里面成名的侠客。

    但那样的侠客,元正打心眼里瞧不起。

    呵呵笑道:“我出来,就是了解此事来了,既然只有两位敢同我交手,那就上来赐教吧。”

    胡铁锤道境中期,那位女侠差不多有象境修为,但是根基极为虚浮,细想起来的话,敢有这样的魄力,实战经验应该是极为丰富的。

    这话放出来后,很多人心里不爽,很多人脸上火辣辣的痛。

    可万里烟云照那样的异兽就在那里,随时都可大开杀戒,谁真的敢放肆。

    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在江湖中,是正常的盛况。

    “好,既然你托大,我宁水柔就和这位前辈会会你。”宁水柔拔出了最长的那柄剑。

    第一个杀向了元正,剑道有些刚猛,类似于霸道剑,可霸道的也不是很绝对,是一个好苗子,可缺乏真正的宗师指点,这样的遇不到伯乐的人,在江湖中,一抓一大把。

    很多人有天纵之资,亦有很多人命比纸薄。

    元正看了一下,剑罡还算是可以,这位宁女侠的命,应该是比纸厚实很多的。

    胡铁锤洒脱笑道:“也算是个男人,可你这么不客气,我又怎么好意思客气。”

    敢动手的,就这两个人,剩下,几乎都和老百姓一样,在看热闹。

    面对宁水柔直接取人性命的一剑,元正只是架起斗鬼,微微格挡。

    尽管宁水柔这一剑的确是有些势大力沉,可元正的膂力,在剑客中,已经极为过人了。

    他纹丝不动,然后手腕轻柔发力,轻柔的拨开了宁水柔的剑。

    斗鬼迸发出漆黑如墨的剑压碎星,仅仅是凭借斗鬼的剑压,元正都可以轻易的撕碎女水柔这样的女侠。

    可元正没有这样做,本质上,他是欣赏这种女子的。

    铮铮铮!

    宁水柔的剑上冒出灿烂的电光火石,下一刻,直接断成了碎片。

    一道强势的剑压,被元正细致的化作无形之力,直接将宁水柔弹飞了三丈之远,在半空中倒飞出去。

    幸好,有那么几个热心肠的女侠客,及时搀扶住了宁水柔,不然的话,宁水柔是要在青石地板上摔一个实实在在的。

    元正笑道:“你与我之间,并无深仇大恨,我不杀你,但你应该明白,以卵击石是什么后果。”

    众人看的清清楚楚,元正并未发力,宁水柔这个实力还算不错的女侠,就彻底败北了。

    “小伙子,话倒是说的不错啊!”胡铁锤大喝道。

    抡起大铁锤,卷起阵阵罡风,弥漫出灿烂的雷电,景园客栈的上空,都有了乌云汇聚的迹象。

    出手之间,能引发异象的高手,在江湖里,其实没有多少。

    元正一脸从容,这还是第一次和用锤的江湖高手打交道呢。

    他没有放水,货真价实的一剑横扫而出,用了一星半点的横剑术。

    轰!

    斗鬼与铁锤碰撞在一起,没有引发更多的大气象,也没有真元激荡。

    而是哗啦啦的,这柄大铁锤,成了一地的渣渣,兵器没了。

    胡铁锤对自己的武器是有情怀的,江湖中人,稍微有些信仰的,都对自己的武器有情怀。

    武器玉碎,让这位胡铁锤的心,也碎了一半。

    直接凝聚真元,准备赤手空拳的干掉元正。

    然而此刻,元正的斗鬼,仿佛流星划破了天宇,轻柔的架在了胡铁锤的脖子上。

    刹那间,胡铁锤粗壮的脖子附近,黑色的煞气横卷,颇为渗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