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六十八章 影响
    离开地禅寺,元正长呼了一口气道:“慕云,你是不是很紧张?”

    慕云抬起头,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有些迷惘,反应道:“公子为何这么说。”

    元正听得仔细,慕云的心跳声七上八下,毫无规律,显然是内心紧张过度所致。

    善意道:“你不用害怕,哪怕是做我的向导,也绝对不会有人为难你,甚至,会提高你的江湖名望。”

    “不要觉得江湖上都是武林正道,总有一些人,只看得见利益,其余的什么都容不下。”

    比如说,刺杀元正的那一位蓑笠翁。

    慕云知道这些,可她自己还没有经历这些。

    想来,也是一阵头大,现在是绑上了贼船,走不利索了。

    便也只能跟在元正的后面,就像是一个跟屁虫,虽然慕云自己不这样认为。

    ……

    只需要五日时间。

    武王庶子拜访地禅寺,打扰清净,拔剑相向的故事,在整个江南的江湖里传扬开来。

    老一辈的江湖人物,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

    反而是羡慕元正这样的人,丝毫不顾忌什么,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地禅寺在江南颇有名望,做了很多好事,许多人都有受到地禅寺的小恩小惠,且铭记于心。

    可无论多好的人,他也总有敌人,有的时候,就连是非不分的老好人,也会有人看他不顺眼。

    而年轻一辈的江湖侠客,则是彻底怒了,庶子南下,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地禅寺,还让弘浮师傅自断了一条手臂,未免有些太毒辣了。

    景园客栈在青山郡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客栈了,虽然不在繁华闹市,可这里的饭菜口碑等,是出了名的好。

    有些人为了吃一碗上好的酸菜面,不惜从几百里外的地方驾马而来。

    还有一些人,则是不远百里,千里的慕名而来。

    客栈有景园,坐骑有麒麟,这是在江南传开的一句话。

    元正一如既往,在景园客栈居住了下来,在客栈后面的院落里。

    眼下,烈日当空,景园客栈里里外外,都被围得水泄不通,飞鸟难过。

    客栈的掌柜的吴景园满脸紧张的看着外面来势汹汹的江湖侠客们,好生说道:“各位少侠,女侠,大爷们,你们若是对我的客人有什么意见可以单独找他,没有必要让我做不成生意啊。”

    有青衫仗剑的少年侠客,有长刀在手的莽夫,三教九流,五花八门。

    打眼看过去,到处都是大爷,到处都是杀神。

    来这里的年轻人,大概有五百余个,有人牵着坐骑来,有些人则拿了个破碗过来了。

    人数虽然不多,可突然出现这么一大批的江湖人士,自然而然也就导致了喜欢看热闹的老百姓们扎堆。

    景园客栈水泄不通。

    这些江湖上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在乎掌柜吴景园的呼喊,只是冷冷的看着,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可以杀人。

    吴景园一看这架势,又灰溜溜的退回了客栈,顺着客栈后面的小路,来到了元正居住的庭院里。

    元正不着急不着慌,一边品茶,一遍思考着关于《青山绿水习剑录》的事情,他依稀能够感觉到,修行这部鸡肋的剑道法诀的时候,反而可以压制斗鬼的煞气。

    事实上,从弘浮自断一臂的那一刻开始,元正的心里便已经有了一种虚伪的成就感。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元正也喜欢追求野性的光辉,但是他不喜欢滥杀无辜,也不喜欢恃强凌弱。

    有了斗鬼之后,元正每一次拔剑,似乎不见血,心里都过意不去,老觉得心里有个虫子在吭食自己的心脏。

    吴景园身材不高,但是很胖,笑起来的时候是一双只能看见缝隙的眯眯眼,愁起来的时候,还是一双眯眯眼。

    一年四季,没有多少人可以看到吴景园的眼珠子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吴景园这会儿就很愁的说道:“外面的局势有些火辣,还希望公子出去制衡一下,不然我这小本生意,实在是不好做啊。”

    掌柜的也是很无奈,外面聚集起来的江湖人士,吴景园不好得罪,害怕得罪了,自己以后的生意就真的不好做了。

    眼前的元正,他也不敢得罪,那可是大魏武王元铁山的小儿子,还是最疼爱的儿子,怎能得罪的起。

    经营客栈多年,吴景园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口碑,可不能就这么消散了。

    口碑这种东西,聚集起来特别难,可是浪费起来,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罢了。

    江南总体而言,还是重文轻武,物以稀为贵,偶尔出现几个质量过硬的武夫,也是很涨南人的志气。

    如这一次的事情,吴景园已经派人前往郡守那里通报过了,希望郡守大人可以派出观察,来调理一下这件事。

    可回来的人,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武王庶子的事情,寻常的地方刺史郡守,还真的不敢插手,害怕惹祸上身。

    至于那些江湖上的侠客们,非要找元正的麻烦,郡守和刺史那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庙堂上有着庙堂上的规矩,江湖里,也有着江湖上的道义。

    一般而言,除非是发生了特大的流血事件,官府一般都不会在意江湖上的事情,哪怕死人了,也无所谓。

    反正江湖上的人,大多数都不会为朝廷效力,战事期间,江湖也有江湖的立场。

    元正玩笑道:“据我所知,你这景园客栈,可不是什么小本生意啊。”

    景园客栈的确不是小本生意,吴景园说这话,也是变相的流露出自己的悲催与无奈。

    一个真正的商人,始终都明白,客人是绝对不能得罪,不能怠慢的。

    吴景园苦笑着,眯眯眼里疑似有着着急的泪花闪烁,苦笑道:“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不敢读书,不敢求取功名,只能做点生意,养家糊口,有些时候入账多了,还要给官府大爷那里孝敬很多。”

    “虽说暂无战事,可是我们的税收也是颇高,就害怕哪一天和邻国打起来了。”

    “看起来我们挣的银子多,实际上也没有多少真的落入了我们自己的口袋。”

    这话元正还是相信的,大魏的税收一直都很高,一直都在养精蓄锐,西边的大秦一直虎视眈眈,怎能怠慢了。

    如武王府的金库,其实都是无数个吴景园这样的生意人给充实起来的。

    元正没有理会吴景园,吴景园只能被动地站在一旁,干着急。

    事实上,元正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从慕云脸色都能看得出来。

    而他也真的是在《青山绿水习剑录》里面领悟到了许多,这个时候正是顿悟的关键时刻,他自然不愿意出去会上一会江南的年轻人们。

    吴景园想要继续说些什么,茴香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掌柜的。

    一个冰山美人,吴景园其实喜欢茴香这样的类型,可这一眼,是真的流露出来了让吴景园浑身上下都溢出冷汗的杀气。

    还有一尊万里烟云照,神色不善的看向了吴景园。

    越想越是闹心,小腿肚子都开始打架了,要是万里烟云照稍微吓唬一下吴景园这样的生意人,搞不好吴景园都会尿在裤子里面。

    慕云则小心翼翼的站在茴香的身后,起初的时候,她以为茴香就是一个懂事儿的侍女。

    现在看来,都不是自己眼睛所看到的那样。

    外面都快要闹出人命了,咱们的元正少爷,还是不冷不热的顿悟当中。

    从吴景园进来的那一刻,已然或多或少的打扰了元正的顿悟。

    元正没有发脾气,他也知道吴景园是无辜的。

    对不起,稍微再等一会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