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六十三章 开端
    瀚州,武王府。

    武王庶子重现江湖的事情,道里道外几乎都知道了。

    庭院里,元铁山懒散的靠在一张黄杨木椅上,桌子上泡了一壶上好的大红袍,茶香诱人。

    陈煜负责斟茶,偶尔也负责给元铁山摇扇。

    知晓小儿子还活着的时候,元铁山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来了,就差一点,元铁山就直接率领大军前往九真郡找齐冠洲兴师问罪了。

    哪怕知道元正的失踪其实和齐冠洲没有关系,元铁山还是想要将齐冠洲揪出来,出一口恶气。

    陈煜很无奈,王爷心情好了,自己随时都要作陪,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现在还要摇扇了。

    什么时候,名震四国的大军师,竟然干起来了下人才该做的事情。

    可没办法呀,谁让武王殿下多云转晴了。

    元铁山坐起身子,端起青釉色的茶杯,抿了一口正宗的大红袍,又放下茶杯,茶杯里的茶水无意间荡漾出来了几滴。

    说道:“奇怪啊,正儿消失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忽然间出现的时候,就直接去了旧南越,找齐冠洲去了。”

    “还从齐冠洲那里要了一柄剑。”

    陈煜不冷不热的应道:“以三少爷的资质,大概已经知晓齐冠洲都对他干了一些什么,去往旧南越,算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武王元铁山纳闷道:“据我所知,那里的确有一柄叫做子午的圣剑,供奉在五绝堂的祠堂里,这么多年下来,齐冠洲早已经拿下了整个五绝堂,将子午赠送给正儿,不算是多难的事情。”

    “反倒是赠送了一柄凶剑斗鬼。”

    陈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点破道:“子午明明是咱们的齐将军给未来的武王当做仪剑用的,怎么可能会赠送给元正。”

    “二来,齐冠洲拿出子午,就要伤害五绝堂的颜面,若是换不来足够的利益好处,齐冠洲也绝不至于伤害五绝堂的颜面。”

    武王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一脸的不高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你瞎说什么大实话,真以为本王不知道这些事情。”

    陈煜:“……”

    武王元铁山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武王,有的时候有许多古怪之处。

    陈煜已经习惯了。

    不习惯也没办法。

    元铁山神色一凝道:“据我所知,正儿的师傅应该是不会让正儿去修行剑道的,那位师傅他自己都不懂剑道,正儿要了一柄斗鬼,还给降服了,就说明正儿的剑道修为已经不算弱了。”

    “至于正儿消失的这段时间,到底都干了一些什么,是我比较在意的事情。”

    陈煜忽然之间想起来了一件事情,郑重说道:“就算是修行剑道,也应该是独孤前辈自己指导三少爷,反倒是让三少爷满世界的乱晃,莫非是要让三少爷有所启发?”

    “还是说,那柄叫做开花的木剑,重现江湖了。”

    开花,开花!

    武王元铁山的脸上立即涌上了一抹凝重,接着是怒气,接着是无奈,接着是羞愧。

    弥漫出的真元,覆盖了整个武王府,就连远处的天香阁里的秋华王妃,都感觉到了丝丝煞气,阴寒刺骨。

    “不知道,正儿身边有了两位古怪的剑侍,背负剑匣,也许开花就在那剑匣里面,只不过齐冠洲没有看到,我们也没有看到。”

    “或许是正儿一时兴起,喜欢收集剑了。”

    “斗鬼是一柄凶剑,可吞噬主人的心智,对于修成沧海**的正儿来说,倒不是多大的问题。”

    “更大的问题在意,他重现江湖,先是去了齐冠洲那里,现在也到了江南地界,我不知道正儿到底想要干什么了。”

    武王元铁山没有刻意的去说关于开花的事情,那柄木剑,木剑之前的那个主人,是武王记忆深处最中央的年轮。

    事实上,武王之见过开花出鞘过一次,便是那一次,让正儿失去了母亲。

    想起这些陈年往事,武王元铁山的眼角有些湿润。

    陈煜打断了武王的忧郁时刻,正色道:“三少爷大概已经知道齐冠洲这个人了,连我们也知道齐冠洲的野心,这一次算是提醒,今年过年的时候,恐怕不能将齐冠洲的家眷留在瀚州了。”

    元铁山转身应道:“军师的意思是将计就计,可这样的话,会让青儿受到波及的。”

    陈煜道:“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也能断了大殿下和齐冠洲之间的孽缘。”

    元铁山心头一沉,齐冠洲还是不错的,替他背了很多黑锅……

    手心手背都是肉,武王承认自己更疼爱自己的小儿子,可是大儿子,也是一个好儿子,当父亲的人,怎能忍心自己的儿子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即便那是很好的历练。

    可有些历练,就是生与死之间。

    陈煜郑重道:“还有另外一件事,之前三少爷在西蜀的时候和一位大夫,一位教书先生下过棋。”

    “那个大夫姓秦,那个先生姓郭,三少爷和那两位有过短暂的交集,解决掉刺客源头,也是三少爷借助了秦大夫的援手,当然,那个援手应该是价值不菲的。”

    武王元铁山忽然笑了,乐呵乐呵的,差一点就是哈哈大笑了。

    显得有些疯癫。

    可仪态依旧保持的很好,一股中正平和的王者之气,由内而外。

    “如此,西蜀双壁也冒出来了,他们就在西蜀,秦广鲁和郭喜军没死,一个是大夫,一个是教书先生,这倒是稀奇啊。”

    “更稀奇的是,正儿还跟他们做了朋友,有些交道或是交易。”

    “一天天的,可真是能折腾啊!”元铁山笑的胸口有些闷痛,气息都不顺畅了。

    陈煜道:“西蜀双壁出现了,对于我们大魏而言,并非好事,东山再起是不太可能了,可后院起火,倒是有很大可能,若是王爷降服西蜀双壁的话,也能在庙堂上硬气三分。”

    行军打仗的人都知道,西蜀双壁并非输给了大将军庞宗。

    只是输给了西蜀没有龙脉,输给了气运,也输给了西蜀。

    单论领兵作战,排兵布阵,阵前厮杀的才华,西蜀双壁不弱于人。

    元铁山道:“正儿此行外出,看似游历江湖,已经不是游历江湖那么简单了,秦广鲁和郭喜军应该知道正儿的身份,却没有为难正儿,反倒是做了一笔交易。”

    “我不大相信正儿有着那样的领袖魅力,可既然双壁没有恶意,那就自然是善意了,心里也多少向着正儿,不过是不显山不漏水罢了。”

    陈煜细思极恐,有些事,还真的不敢想象,哪怕元正是机缘巧合的遇到了西蜀双壁。

    可只要那两个人还活着,皇城里的那位,就一天不得安宁。

    问道:“我们该当如何?”

    不巧的是,这件事涉及到了元铁山的家事,陈煜这个大军师,也不好做下决定。

    元铁山深吸一口气道:“这件事暂时只有我们知道?”

    陈煜点了点头。

    元铁山道:“如此就好,不要打扰那双壁的闲情雅致,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底还要平庸到什么时候,正儿既然有此机缘,就不能断了。”

    陈煜心头一沉,按照大魏律法,私通外敌,图谋不轨,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放开铁钩,让那些鹰犬尽量朝着正儿扑杀过去,如此,就能保证西蜀那里不会引人注目,毕竟正儿才是最招人喜欢的那一个。”元铁山沉声道。

    铁钩,大魏的谍子,直属大太监张清凉。

    张清凉又直属大魏的皇帝陛下。

    陈煜忍不住问道:“这番博弈,到时候恐怕无法为武王府争一个世袭罔替啊?”

    元铁山不屑一顾道:“放心,老子还能再活五百年。”

    “可三少爷不见得能抗住铁钩的扑杀。”陈煜细心道。

    “别怕,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局势如此,况且,正儿手中斗鬼,本就是一柄没有剑鞘的凶剑。”元铁山从容道。

    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到底在想些什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