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六十章 降服斗鬼
    在期待中,范义带着四名壮汉进来了。

    一柄剑柄漆黑如墨,剑体剑刃剑脊苍白如雪的长剑被四名壮汉以担架抬进来了。

    这便是斗鬼,黑白之间,尽显狰狞。

    齐冠洲在一旁解释道:“这柄剑有些古怪,其根底也无人知晓。”

    “当初是在九真郡某个猎户家里搜出来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剑鞘。”

    “我曾试图以红木为剑鞘,或是以青铜为剑鞘,甚至某次以黄金为剑鞘,都失败了,但凡试图安上剑鞘,这柄斗鬼就自然分裂出剑气,粉碎剑鞘。”

    “是一柄脾气很不好的古怪之剑。”

    “我不曾修行剑道,也对这柄斗鬼不太了解。”

    元正微微一怔,花椒和茴香的眸光也放在了这柄斗鬼的身上。

    四个壮汉才能抬进来,并非这柄剑很重,而是斗鬼弥漫出颇为强烈的煞气。

    不懂剑道的人冒然握住斗鬼,必然会被吞噬心智,成为斗鬼的傀儡。

    元正当然能看得出来,这斗鬼煞气已经无法用浓郁形容了,可称之为磅礴了。

    范义顺从的站在齐冠洲身后,一语不发,既然三公子来了要剑,自然就要给出一柄拿得出手的利剑。

    至于三公子能不能控制住,这就和他们无关了。

    齐冠洲说道:“我这里能拿得出手就是斗鬼了,以侄儿的眼光来看,这柄剑如何。”

    元正没有理会,而是看了一下四位壮汉的脸色,额头两侧,渗出了冷汗,并未接触,都能让他们如此忌惮。

    便已经说明,这柄斗鬼让这将军府里的某些人吃过苦头了。

    缓步上前,伸出右手,微微握住了斗鬼的剑柄。

    接着,轰然一声,整个担架碎裂一地。

    元正已然彻底握住了这柄斗鬼。

    齐冠洲和范义眼睁睁的看着,面无表情,以齐冠洲的修为,也不至于会让元正死在这柄古怪的剑下。

    花椒和茴香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她们不曾修行纵横圣剑,却也修行过剑道,打眼一看,就知晓这柄斗鬼是什么情况。

    元正能感受到斗鬼分裂出的剑气,朝着自己的气穴之中尖锐涌去。

    微微运转真元,一股磅礴伟力,强势压制了斗鬼的剑气。

    斗鬼之上,浮现出以肉眼可见的血红色剑光剑影,隐约间透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就像是一匹野性尚存的烈马。”元正微笑道。

    微微抬起斗鬼,分裂而出的剑意涌入元正体内,元正体内衍生出横剑意,强势压制。

    看似静止不动,元正是在和这柄斗鬼斗法。

    几个回合下来,斗鬼上面的剑气消失殆尽,苍白的剑体呈现出了几丝透彻的白皙。

    漆黑如墨的剑柄,彻底与元正的掌心融为一体。

    但就站在利器的角度上而言,斗鬼是一柄神兵利器,能清晰感受斗鬼极为凌厉凶狠的剑鸣。

    元正觉得很庆幸,以自己自创的凌邪三剑进行压制,估计不行。

    幸亏是修行了纵横圣剑之后,才遇见了这柄斗鬼。

    也忍不住想到,齐冠洲送给自己斗鬼恐怕也是让元正潜移默化的死在这柄利剑的吞噬之下。

    元正了然于心,转身对齐冠洲笑道:“叔叔的礼物,我很喜欢,这柄剑的确不错。”

    齐冠洲恍惚了一下,他曾试图控制斗鬼,自身也差点遭遇了反噬。

    若是成心控制斗鬼一柄剑,齐冠洲是可以做到的,可若是手握斗鬼去和别人撄锋,哪怕是一对一,也会变成一对二。

    他没有想到元正竟然如此强势的压制了斗鬼,令其臣服。

    这位侄儿说自己拜入了一个野路子的剑道门派,真想知道那个野路子剑道门派到底在哪里。

    话说回来,即便是元正的剑道有所成就,可他接触剑道不到一年的时间,也不至于能降服斗鬼。

    先是西蜀的事情超乎了齐冠洲的预料,欢儿和碧珠的死去,齐冠洲并不在意,根据齐冠洲最后得来的情报,那两个女子没有出卖自己。

    现在的事情,又出乎了预料。

    看来想要暗害一下自己的侄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齐冠洲笑眯眯道:“既然侄儿你能控制这柄斗鬼,也是缘分,不必放在心上。”

    元正忽然间来了兴致,想要用手中斗鬼和齐冠洲切磋一下,见证一下斗鬼的威能如何。

    转念一想,也不能在齐冠洲这里暴露了剑道修为,万一一剑过去让齐冠洲有了反应,那可就是等于自报家门,等着人家来对症下药了。

    元正将这个想法扼杀了在了摇篮里。

    叔侄两人继续坐在座位上,品茶聊天。

    得到了一柄斗鬼,元正觉得心里很满足。

    起码手中有了一柄可以杀人的利器。

    “既然已经降服斗鬼,那便看着准备一个剑鞘吧。”齐冠洲道。

    元正接触过斗鬼之后,知道这是一柄很有灵性的凶剑,不喜欢束缚,也不喜欢剑鞘。

    “暂时不用,还需要好生调教一段时间,才能安置剑鞘。”元正应道。

    “原来如此,我不懂剑道,让侄儿见笑了。”齐冠洲笑道。

    毕竟是侄儿亲自拜访来了,齐冠洲自然不能亏待了元正,小厨房那边忙活了一个时辰后,便直接在将军府的大堂里摆下了隆重的宴席。

    花椒与茴香坐在元正的左右两边,便是坐下,也没有放下身后背负的剑匣。

    齐冠洲对此有些迷糊,越来越不相信元正是在某一个野路子剑道门派修行了,这两位姑娘的架势,怎么看,都像是老手。

    虽说这里是旧南越,可齐冠洲也是北方人,宴席也是以北方的风俗为主。

    和武王府里的伙食比较起来,虽说落於下风,但也不差了。

    元正还真的在齐冠洲这里吃到了家的味道。

    “要是侄儿不嫌弃的话,就在叔叔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反正你游历江湖,在哪里都是游历。”齐冠洲邀请道。

    要是没有西蜀的事情,元正真的愿意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可现在,还是算了吧。

    虽说齐冠洲绝对不会让元正死在自己的地盘上,可也担心时间一长,离开的时候,出现个什么意外的。

    婉拒道:“我只是路过此地,便来看看,都得到了一柄好剑,打算过两日就走,就害怕叔叔晚上睡觉的时候忽然间后悔将斗鬼给我,到了那时候,我怕也不愿意还给你了。”

    齐冠洲哈哈大笑:“送出去的东西,如同泼出去的水,怎能收的回来,你把叔叔我想的也太小肚鸡肠了吧。”

    一柄斗鬼,齐冠洲还是有那个气度胸襟的。

    宴席上没有郑重的推杯换盏,齐冠洲也没有叫来自己的得力下属来陪酒。

    只是简单地叫来了些许舞女助兴,时不时还暗示一下元正。

    元正也看得出来有几个舞女的确姿色过人,修长的双腿,白皙的皮肤,漂亮的脸蛋儿。

    心里虽有想法,但还是算了吧。

    齐冠洲已经在这种事情上给自己一个实实在在的经验教训了。

    宴席过后,便已经临近傍晚,范义亲自安顿元正以及花椒与茴香在厢房里歇息,直到他们三人都就寝之后,范义才回到了齐冠洲身边。

    “三公子不胜酒力,已经睡了,那两位姑娘就在三公子隔壁的房间里。”范义禀告道。

    齐冠洲眉头微皱道:“这是贵客,千万不能怠慢了,他们只要在这里一天,就当做老子一样伺候好,包括他们的坐骑。”

    范义低头道:“明白。”

    同样是这个夜晚,武王庶子重现踪迹,入了九真郡的消息也是不胫而走。

    齐冠洲始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将军府里面,有那么几个忠心耿耿的下属,和武王府那边一直都保持着隐秘的联系。

    这种隐秘的联系,大概是从元正遇刺之后才开始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