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九章 从善如流
    齐冠洲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将领。

    来到旧南越后,多方制衡,安抚怀柔。

    哪怕在南越百姓的心目中,齐冠洲就是一个刽子手,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可多年来的治理和疏导,齐冠洲也渐渐的在旧南越站稳了脚跟,麾下大军十万,隐约有了军民一心的苗头。

    这里也有本土的江湖门派,齐冠洲很会做人,和旧南越的顶级门派五绝堂打好了关系,许多自己不方便出手的事情,都是由五绝堂出面。

    看似是个富贵闲人,整日在将军府里无所事事,可只要他在这里,便意味着旧南越不会乱。

    大堂里雕梁画栋,都是以南方特有的红木为主,家具摆设,看似不太讲究,实际上都是以顶级木材制成。

    齐冠洲介绍道:“这一位是我的军师,叫做范义,前些年也去过王府,但没有和侄儿碰上面。”

    范义约莫五十余岁,一副老儒生的装扮,肤色偏黑,脸上的轮廓到也算是柔和,看着像是一个厚重朴实的读书人。

    元正微笑道:“早些年不懂事,怕是让叔叔和军师见笑了。”

    范义恭敬应道:“三公子说笑了,早年间若是懂事,恐怕就不是三公子了。”

    元正呵呵一笑,齐冠洲也没说什么。

    这个范义给元正的印象挺不错,没有刻意的曲意逢迎,实话实说中也不乏敬畏,齐冠洲身旁有这样的人,也还真是如虎添翼。

    貌美的侍女小心谨慎的给大堂里的人端茶倒水,随后便徐徐退下,整个过程,轻柔无声。

    元正打眼一看,便知晓这几位侍女也在象境,甚至还有一个道境巅峰的。

    齐冠洲笑问道:“你和柳青诗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只能说点子太背,不是你的错,话说不经过那件事,叔叔我都不知道侄儿还有一身不俗的武道修为啊。”

    “这些年来,侄儿藏得够深,王爷知道了后,脸面上倍儿有光彩吧。”

    元正抿了一口茶,茶香四溢,有提神醒脑之效,不过入口之后,苦涩居多,不太清香。

    笑道:“这也是没办法啊老爹不让我干什么,我就非要干什么,还是年轻不懂事啊。”

    元铁山从小都没有让元正修行武道的打算,只是让其读书,可识文断字即可,也不指望元正能混个好名头。

    只要不是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就行。

    齐冠洲哈哈大笑道:“有想法,到底是年轻人,话说这两位姑娘是?”

    问这话的时候,齐冠洲明显有些脸色异常,当初可是陪着元正一起去过青楼的主儿,知道元正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可离开瀚州之后,身边依然有两位绝色女子作陪,这可就是元正的真本事了。

    元正介绍道:“我离开王府后,便在江湖上四处晃荡,拜了一个野路子剑道门派,学了一段时间剑道,也没学个明白,也过了修行剑道的年纪,一时兴起而已。”

    “但我也得做出一副剑道大家应该有的样子,便在我学剑的地方,收买了两位姿容过人的师姐,当做我的剑侍,行走江湖,也算是体面人了。”

    “人虽然不在瀚州了,可排面还是要有滴。”

    齐冠洲看了一眼花椒和茴香,花椒和茴香各自背负着剑匣。

    木剑开花,就在茴香的剑匣里。

    元正也有想过,以后跟人打架的时候,身旁有剑侍奉剑,也还不错。

    只是不知道远在秦岭的鬼谷子和苏仪知晓元正今日所说的话,会不会翻脸,一个野路子剑道门派,可和鬼谷门庭大相径庭啊。

    齐冠洲也没有一味称赞,而是煞有其事的说道:“有排面固然好看,可有些时候,江湖高于庙堂,侄儿既然行走江湖,也要小心谨慎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你的两位剑侍如此姿容过人,也会引起歹心。”

    “江湖路,江湖事,江湖情,可要比江湖深得多啊。”

    元正这一次来九真郡,就是想看看齐冠洲是个什么反应。

    可齐冠洲从善如流,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就让元正有些沮丧了。

    也是。

    齐冠洲毕竟是六骁将之一,昔年国战期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何况是这件小事呢。

    到了一定的年纪,积累了一定的阅历,似乎所有事都和过往云烟那般简单。

    唯一不简单的,估计就是和大哥元青之间的交情了。

    元正也不傻子,知晓大哥元青如今的地位是何等尊崇,也知晓齐冠洲暗杀自己的时候是什么想法。

    说道:“这个我也略有感触,沿途所杀的江湖流寇,也不在少数了。”

    “以前觉得江湖是很美丽的,走了一遍后,才发现是险恶的。”

    齐冠洲咧着嘴一笑,忍不住怀疑元正是否已经知晓了什么。

    远在西蜀的那个谍子头目,也暂时失去了消息,这让齐冠洲的心里惴惴不安。

    武王府那边,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心想,应该是没有纰漏的。

    这件事齐冠洲是完全自己策划的,不曾和范义商量,毕竟是个大事情。

    至于元青那里会不会领自己的这个人情,齐冠洲不在意,只要秋华王妃记得,大魏皇城里的那位记得就好了。

    瀚州不是个出龙的风水,齐冠洲也想成为龙尾或是龙爪。

    可那位谍子头目的下落不明,还是让齐冠洲如鲠在喉……

    齐冠洲笑道:“要是侄儿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在我这里多住上一段时间,叔叔带着你领略一下南越的名山大川,昼伏为龙,夜出为蛇。”

    对于昼伏为龙,夜出为蛇这句话,怕也只有青楼里的常客理解了。

    这句暗语,意味深长。

    元正差点吐出了口中的茶水,硬生生的咽下去才说道:“我都已经从良了,风流的有些早,虽说身子骨和雄心壮志依旧在,却也感到某些肺腑有些不太正常。”

    “找了一个大夫看了一下,大夫告诉我说,要节制,无欲则刚。”

    “要是继续没日没夜的日理万鸡,我这年轻的身子骨,也经不起折腾啊。”

    齐冠洲哈哈大笑,爽朗道:“还是你享福,能有这般体悟的人,可不多啊。”

    花椒与茴香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估计应该不是什么正经的话题。

    元正想起了一件事,说道:“我修行剑道虽然不怎么样,可直到如今,也没有找到一柄称手的家伙,我曾听闻五绝堂内有着一柄供奉着的圣剑,名曰子午。”

    “以叔叔在九真郡的地位,不知可否斡旋一二。”

    子午,上古时期的名剑,听闻是以某位帝王精血为焰火,骨髓为引,花费了九九八十一天,死了十二个铸剑师才铸造出来的一柄名剑。

    传闻亦有真假,元正也不知道子午到底是什么来历,听说是那样的。

    齐冠洲的脸上有些小小的为难,说道:“五绝堂是旧南越江湖的门面,若是失去了子午,怕也就失去了精气神,我虽说可以斡旋一二,但也无法要过来。”

    “你可真是把我为难住了。”

    元正心想,你都派人来暗杀老子了,老子问你要柄剑,你竟然还磨磨唧唧的。

    木剑开花的确不错,可惜暂时无法拔出来,至于及冠之年过后能不能拔出来,也是个异数。

    如今元正自创凌邪三剑,又修成了纵横圣剑,手中无利器,也不是事儿。

    元正故作腼腆的笑道:“是我不懂人情世故,让叔叔见笑了。”

    齐冠洲却言道:“子午我倒是没办法,不过我早年间扫荡南越,没收铁器兵刃时,也搜到了一柄还算不错的剑,侄儿你用的话,应当是是可以的。”

    元正心中有些暗爽,齐冠洲能看上的东西,必然是一个好东西。

    “吩咐一下,让人将斗鬼呈上来。”齐冠洲对范义安排道。

    范义闻言,略微作揖,便立即出去了,三公子要东西,还是要给滴。

    斗鬼,听上去倒还听响亮的,元正有些好奇。

    其实齐冠洲可以随时将五绝堂里供奉的那柄圣剑要出来。

    可是,齐冠洲从一开始,便想着等日后元青继承武王大位之后,再将子午要过来,送给元青,当做仪剑。

    考虑的,其实很周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