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八章 故人相见
    九真郡,旧南越的重镇之一。

    亦是旧南越的中枢之地。

    九真郡往后,绵延十万大山,深沟险壑纵横交叉,可伏兵数十万。

    往前,一条九真江若盘龙般,横亘于天地之间,可做天险。

    进可攻,退可守,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昔年武王亲征,死了八万精锐步军,才撕开了一道口子,使后方铁骑狂踏而来。

    纵是武王元铁山,当初拿下此地也费了不少功夫,死了不少将士,花了无数抚恤金,就连胯下的万里烟云照都险些瞎了一只眼睛。

    于武王而言,九真郡这一战,是军旅生涯罕有的苦战之一。故此,破城当日,发生屠城惨案,十万南越子民,死于马踏之下。

    哪怕后来南越国灭,武王恐生变故,毅然决然的将麾下六骁将之一齐冠洲留在了九真郡亲自镇守。

    从秦岭到旧南越,一路风尘仆仆,却让元正的心里颇有些感触。

    他和齐冠洲谈不上很熟,可也一起干过狗马弋猎女人的事情,说起来,也有些兴趣相投。

    元正从未想过,齐冠洲会派人去西蜀暗杀自己。

    也没有想过,暗杀自己的第一批人,竟然是自己人。

    可事情也不能这么算了,他还要修行庶人剑。

    行凶斗狠,为己谋私,恣意妄为,就是庶人剑的主旨,亦是大多数人的本能与人性。

    说起来,元正这一次来旧南越,也只是为了找回场子罢了,也不至于恣意妄为。

    欢儿和碧珠的事情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可元正依旧记得,自己差点死在了美人怀中。

    故此,这一次从秦岭下来,经过几座州郡时,元正去青楼,也只是草草了事,并未听曲子过夜,更没有玩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把戏。

    有花椒和茴香陪着元正,元正已经觉得心里很满足了,至于所谓的秀色可餐,解决个温饱就好,没必要细细品味。

    反倒是花椒与茴香作为元正的剑侍,也让元正在剑道一途上秀色可餐了一把。

    元正骑着扛把子,并未上让扛把子展现出在秦岭进化之后的形态,只是和往昔一样,和瀚州时一样。

    花椒与茴香则各自骑着一头五色鹿,顺从的追随在元正的左右两边。

    万里烟云照开道,左右是五色鹿,这样的出行阵容,在江湖上也算是顶级了。

    无论是元正还是两位剑侍,都没有易容,都将自己的本来面目流露出来。

    过往州郡时,但凡是遇到元正三人的守城将士,均没有为难,也不打算验证他们的身份,一律客客气气的放行。

    元正道:“其实我也没有来过九真郡,但齐冠洲在这里,我就要来看看。”

    “也不是非要齐冠洲给我一个说法,因为我也销毁了证据。”

    “想来有些后悔,不过只要我来了,齐冠洲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算不算庶人剑的一部分?”

    花椒骑着五色鹿,随和应道:“算。”

    元正有时候感觉,自己更像是这两位漂亮姐姐的剑侍。

    昔年屠城惨案发生后,九真郡成为了旧南越所有人心里一道很深的伤口。

    十万人,死于武王大军的屠刀马踏之下。那一战,一时惊动天下,四国无不震动。

    也因此,不少南方的儒家子弟,诗人,对当朝武王写下了无数的怨念诗。

    其中不少诗词,名动一时,名满四国。

    若是笔锋可杀人,武王真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更让无数南人觉得心寒之地在于,齐冠洲留在了九真郡,只要齐冠洲在这里,那么昔年屠城的恐惧便会一直留在这里。

    恐惧若乌云一般。

    笼罩在九真郡的上空终年不散。

    如今的九真郡,几乎已无南人了,齐冠洲留在这里只是其一,齐冠洲手底下的将士们,多数都在九真郡安了家。

    武王还是不放心,故此请命当朝陛下,令大瀚州不少商贾迁居此地。

    北人南下,彻底的占据了九真郡。

    既是混乱血腥之地,自然少不了江湖人的蜂拥而至。

    魏国境内,大小三十多个帮派,在武王暗中授意之下,来到了九真郡发展。

    如此一来,商贾背后的靠山均在那座繁华的瀚州。

    齐冠洲背后的靠山是武王。

    江湖帮派背后的靠山还是武王。

    常言道:官匪一家。

    屠城过后的九真郡,真的成为了四国罕有的官匪大家之一。

    庙堂与江湖之间,来往密切,暗中有一张无形的巨网,牵线搭桥。

    致使九真郡彻底成为了南人的心伤之地,北人的狂放之地。

    当朝右司马更是曾直言:“九真郡,南人的悲怆,却是武王殿下的禁脔。”

    此话令无数北人心气高昂,更让无数旧南越子民彻夜痛哭。

    所幸,武王元铁山是一个大度的人,并未计较右司马此言。

    然右司马在某个归家的深夜里,被堵在了一个死胡同,挨了一顿暴打。

    犯案的人手法高明,并未留下任何线索痕迹,至今都是大魏朝堂上的无头公案……

    进入九真郡后,沿途无论是寻常百姓,还是江湖中人,亦或是官府众人,遇到元正三人,直接让开了道路。

    一些有眼力劲儿的人,已经看出元正直接朝着将军府去了。

    齐冠洲就在那将军府里。

    没过多久,元正三人便来到了九真郡最为气派的府邸面前。

    仪门前,有两尊巨大的黄金狮子雕像,做工精致,栩栩如生,透出一股雄伟气势。

    元正并未在意门口的两队守卫,直接率先往仪门那里去,看看这座将军府里的主人是什么脸色。

    一名守卫什长见状,还是履行职责,底气不是很足的问道:“公子是何许人也,若无通报,寻常人不得进入将军府。”

    元正看了一眼这个守卫,也能看得出来,其余的守卫对自己充满了敬畏,却对自己身后的花椒还有茴香,神色不善,想入非非。

    但凡男人看见了美丽的女子,心中也还是会翻江倒海,翻云覆雨,哪怕是在心里,也要爽利一把。

    “在下元正。”元正微笑道。

    什长连连退后,让开道路,谦卑道:“三公子请进。”

    能骑着万里烟云照,如此自报家门,这位什长自然是无法阻拦了。

    如此,便堂而皇之的进入了齐冠洲的将军府里。

    内部,园林小筑一般,假山一般,有一片不算很大的湖泊,波光粼粼,在日光下,颇为闪耀。

    “叔叔啊,我来了,还不出来一见。”元正喊道。

    这一声叔叔的声音,拖得很长,长到足以传遍整个将军府。

    大堂里的齐冠洲听到这一声,心头宛若惊雷炸响,身旁的幕僚范义亦是如此。

    “这是个什么情况?”嘴中呢喃了一句,一脸迷糊。

    齐冠洲体格有些臃肿,虽不至于膀大腰圆,却也朝着那个方向发展,酒糟鼻,却搭配着一双明亮的凤眼,脸色枣红,透出几分英雄气,亦有几分枭雄气。

    听到这一声,齐冠洲一个箭步就冲出了大堂,范义紧随其后。

    这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齐冠洲看见了,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身后还有两位姿色绝美的侍女骑着五色鹿,这阵仗,也算是不小了。

    “竟然是侄儿登门拜访了,也不知道早些通知叔叔一声,叔叔也好给你备下酒宴,接风洗尘,隆重欢迎侄儿。”齐冠洲上前热乎的说道。

    元正跳下坐骑,看着一如既往热乎和仁义的齐冠洲,有种说不出来的心酸。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微微笑道:“齐叔叔平时政务繁忙,哪里给打扰叔叔,故此就直接来了,你我之间的关系,还用得着如此排面吗?”

    齐冠洲老道的伸出一只胳膊搭在了元正的肩膀上,这个动作,齐冠洲对元正做过很多次。

    “来来来,里面说,既然你来了我南越,不把你招待痛快了,你就别想走。”边说边笑,一副叔侄二人感情很深的样子。

    花椒和茴香知晓是怎么回事,却没有任何反应,一如往常一般,追随在元正身后,入了这将军府的大堂。

    (笔趣库 www.biquku.com)